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6/10 - 11:15

草案事少,不在乎事大

執筆時身在多倫多,眼看著臉書上的朋友直播遊行,腦裡除了擔心朋友和各方安危之外,開始萌生的是如何要在之後二零四七時自處,又或者說能不能熬到那個時候。

其實草案事少。

只要你夠想像力,更具爭議更有威力的草案只要你想得出,只要時機成熟有人掀起火頭,都足以成為設立該條草案的契機。草案再具爭議更令人失望,都不及政府不主動積極回應市民訴更令人失望。只要政府沒有考慮市民觀感,而市民除了遊行以外沒有實際能力迫使政府作出讓步,再差再令人擔心的草案也可以通過。

廣告

只要不在乎,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所以退一萬步,就算假定只是一個史無前例的誤會,政府也沒有必要在各方疑慮未釋清時,就強要在沒有共識之前就立法通過。如果你認為是一個誤會,而立法不是你自己家中決定晚餐吃什麼,是會影響到八百萬人和未來一代的事,那麼為什麼不把握機會好好說清楚,那怕要花上很長的時間,寧縱莫枉?這一點,就算是最客觀最沒有政治認識的市民,憑常理良心也應有的想法。

先不要說,這是大是大非不容辯論,而要先明辨是非。

這就像很多人吵架,早已經和那一件事無關,而是在爭辯之中反映出對方是一個怎樣的人。要是說自己願意講道理,察納雅言,斷無倉促通過,牛刀割雞的必要。如果政府在這件事上不起碼暫緩立法程序回應市民的訴求,政序和市民的衝突很可能會進一步升級,屆時也沒有必要相信政府不會再在其他地方無視市民憂慮。

五十年不變,還有二十八年,不知怎的好像已經越來越接近為之後的一國一制做好準備熱好身了,本來還以為因為想為台灣做個榜樣會善待香港。

我在乎,但我在乎的人不在乎,更不在乎我,我也只能在乎地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