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新界東北案件的十三位抗爭者

2017/8/17 — 20:26

2017年8月,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請,把在2014年6月在立法會外反東北發展的13名示威者從本身裁判官裁定的刑罰加重。圖為示威者在法庭外。(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7年8月,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請,把在2014年6月在立法會外反東北發展的13名示威者從本身裁判官裁定的刑罰加重。圖為示威者在法庭外。(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面對沉重的逼迫和殘酷的現實,願你們繼續嘗試保持安寧恬靜的心情! 對你們來說,驟然囚牢入獄無疑是極其嚴峻的生活考驗和十分苛刻的生命磨練,不過激動的憤慨至今已於事無補,如何在往後艱難日子中堅定的走下去,才是必須反思和迎向的挑戰。

我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家,有兩個兒子,都像一般香港年輕人一樣對政治冷感,選舉投票時支持泛民主派算是他們唯一的政治表態,對其餘的社會議題完全顯得漠不關心。 這也許是我個人在家教方面的失敗,因為就算作為父親的我多年來言傳身教,一直關注和參與香港的政治和社會運動,可是對兩個兒子還是產生不了甚麼明顯影響和有效感染,心底總有點遺憾,甚或「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此時當刻,在電腦前按鍵給你們寫上這些話,心情實在沉重,難免忐忑不安,只能摯誠的表達對你們的支持,送上懇切的祝福!

你們堅信「公民抗命」和「違法達義」,並且身體力行的付諸行動,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抗爭中,為了守護土地和農耕產業,為了捍衛逾萬受影響居民的合法權益,你們勇於面向強權的特區政府,敢於抗衡官商勾結的壓力,過去一段長時期持續以不同形式的活動申明理據和表達訴求,從卑微、平和、理直氣壯的力爭過程中不斷掙扎,最後無可避免的發展成激烈行動,也因此琅璫入獄,付出不輕的代價,相信至今你們仍然為此有憾未能成事,卻始終無悔曾經委身參與其事。 你們以無私無畏的精神,在當前香港政治暗黑低迷的天空中燃燒起青春歲月來擦亮幾點亮光,雖然政治現實依舊冷酷寡情,你們的抗爭行動未必能照耀和撼動所有香港人的功利的心,不過我深信,不少年輕人早已把一切是非黑白看在眼內藏於心底,抗爭意識必須假以時日的沉澱和醞釀,適時才能再度迸發,畢竟香港的未來屬於青待放的年輕人!

廣告

當年八九六四民運的年輕學生之中,我特別偏愛年僅二十歲的王丹,寫過一首詩送給他的家人:《大地兒子---給王丹父母的信》。 王丹先後多次被捕入獄,其後於1998年被遞解出國流亡海外至今,可是他抗爭不絕,學有所成,一直堅定不移的致力中國民主運動,仍然踏實無悔的走在不歸路上。 我讚許王丹是中國大地的兒子,「是黃土的驕傲,是燄火裡掬出的泉水,喧嘩聲響中保守著的,窄窄的一片寧靜,是虛弱的希望,隱隱滲進岩層石壁,燃亮遍地嫩根幼苗……」(註一) 坦白說來,相對於王丹的慘痛遭遇,你們在香港的牢獄之災算不得甚麼,但是你們不愧是香港土地的兒女,堅韌不屈的秉持著捍衛公義的信念,香港的本土社運歷史必然記寫下你們的名字和新界東北這一場抗爭運動。

最後,我建議各位在獄中好好閱讀一些書,其中一本值得向你們推薦的是許知遠2013年出版的《抗爭者》。 該書的受訪人物涵蓋台灣、香港和內地三地逾二十位抗爭者,在序言中有幾句話對抗爭者而言必須認真嘴嚼和反芻:「他們不僅是行動者,也是思考者,知道倘若沒有一套新的語言與價值,抗爭可能只會淪為權力爭奪,喪失更高的意義:沒有一個充沛的內在世界,外在的行動便注定難以持久;沒有個人的孤獨堅持,集體行動則容易消散。」(註二) 而且,從抗爭者個人成長和塑造生命意義的角度來說,我認同許知遠的那句總結話:「抗爭從不僅僅是只求尋求一個良好的政治與社會秩序,它更是個人證明存在的意義的主要方法。」(註三)

廣告

我會以書信形式改寫此文稿,透過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轉交東北支援組送給你們東北案件的十三位抗爭者,謹此祝願你們趁機休養生息,好好保重,他日重聚時再詳談!

 

註:

一:陳國權:《回頭無岸》第43頁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2011年出版)

二:許知遠:《抗爭者》第5頁 (台灣八旗文化/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出版)

三:許知遠:《抗爭者》第6頁 (台灣八旗文化/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