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稱曾北上八次遊說營救被囚內地牧者 管浩鳴:嘈嘈閉閉解決唔到問題

2019/4/13 — 10:46

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昨晚(4月12日)出席一個講座時,指自己有為曾遭內地政府拘捕的神職人員奔走。他指自己曾八次返內地,為因「挪用資金罪」而一度被拘捕的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前會長、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顧約瑟牧師求情,顧約瑟在 2017 年 12 月 24 日獲釋。他又以此表示,自己有向內地表達反對意見,「你未聽過我講,唔代表我唔講。」而面對香港問題,他指「如果都係嘈嘈閉閉,我哋好難決問題。」

建道神學院舉行 120 周年院慶學術研討會,邀請管浩鳴,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榮休牧師吳宗文,以及中大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主講「教會與政治」,共有約 300 人出席。管浩鳴在分享時指,自己佔中前曾經說過不希望佔中發生,結果自己被標籤為「反佔中」,「如果有機會打我名,我相信你 google 到明早都未完全找完我的東西。」

他憶及與不同基督教人士都曾出席最少兩次不公開場合,討論佔中,「基本上甚麼光譜的人都有」。管浩鳴指當時無法說服「一些人不作某些行動」,而自己和部份教牧同工最擔心,是能否控制一些情況,「係咪呢個時候就用呢個方法(佔中)?」而即使在人大 831 決定後,自己亦和部份同工希望能和政府溝通。

廣告

指基督徒應以愛和見證感動執政者

管浩鳴以傳教比喻和政府溝通,「你日日話佢罪人,你落地獄,我諗今日我哋(傳福音)都唔會咁。我們都是用我們的愛、見證、我們的好行為,盡量令到別人感動。」他指執政掌權者都是人,應該用較人性化的方法,「用愛去感動佢,好過時常用抗爭」。

廣告

管浩鳴又指,大部份教牧同工都是採取「不出聲」面對佔中,「免得得罪大家(教友)」。他指有一種意見是較激烈;另一種就是想他提倡「用傾的方法」,但這樣容易令人誤解,以為他保皇、盡量不講一些政府「唔啱聽」的說話,但他澄清「你未聽過我講,唔代表我唔講。但如果我公開講埋呢,私底下即係唔駛傾。」

聖公會將於下月舉行普世聖公宗諮議會,全球聖公會的主教、牧師及平信徒代表都會雲集香港。管浩鳴指和世界其他聖公會人士不時交流,今天港人可能覺得中國和香港的政權「好難搞」,「世界上好多不同政權比我們所面對的更加困難。」

管浩鳴重申,自己認為現時在香港,「公民抗命未係時候」。又指公民抗命雖然可能宣示自己的信仰和價值,但他從實際角度出發考慮,「你鬧佢係咪就係得?如果你鬧佢係得,即係好似我哋教小朋友一樣,佢聽你都 OK,問題係你鬧佢佢當你唱歌呢?」

他指自己有和曾佔領旺角的人士溝通後,發現彼此了解大家更多。

透過已故愛國會主席營救顧約瑟

另外,對於內地發生的拆十字架、迫害神職人員,管浩鳴指有人採取較激烈方法,例如遊行示威,他對此不以為然,「我又唔會話批評呢啲方法,最主要(問題)係,呢啲方法,做咗之後又會係點?」他其後表示,自己曾八次赴內地為顧約瑟牧師奔走,「相信亦唔係我一個人(功勞),相信背後有很多人,一齊去努力幫手,最終顧牧師得到釋放。」他稱最終要和內地政府要有不同理解、信任。

他亦指在營救顧約瑟牧師時,多次和去年八月逝世的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傅先偉溝通。顧約瑟獲釋後,在去年八月份到上海探望傅先偉,管浩鳴這時才第一次見到顧約瑟,「內地官員都好奇怪,你來咁多次做咩,你同佢(顧約瑟)好熟?」

管浩鳴指,信徒應衝破意識形態之爭,「我自己會離開意識形態當中,會唔會從實際層面呢,可以盡量做多一點。」他最後指自己真心提醒教內弟兄姊妹,「你或者都參加過好多大大小小運動,究竟最終點樣為香港最好呢?或者點樣去做表達方法係最好呢?」他指基督徒要讓人見到是上帝的兒女,「我們是講道理,以理服人,以愛服人,如果只是用一些其他方法,和其他無信仰的人有甚麼分別?」

不過管浩鳴亦承認,儘管採取不同手法,「大家都係希望香港好、國家好,不過可能在表達上有不同方法。」而面對香港問題,他指「如果都係嘈嘈閉閉,我哋好難解決問題。」

管浩鳴

管浩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