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園的社會功能?

2018/9/24 — 15:20

將軍澳工業邨數據技術中心預計於 2020 年落成。(圖片來源:香港科技園網站)

將軍澳工業邨數據技術中心預計於 2020 年落成。(圖片來源:香港科技園網站)

【文:馮德聰(光子網絡數據中心行政總裁)】

山竹過後,全城滿目瘡痍;交通混亂,雖然只是一天半日的事,但也教人慨嘆!我們這城市已算是坐擁世界首屈一指的公共基建系統,原來也未必能應付得到突然而來的變化。

不過,大家又有沒有發現,在風暴這幾天,香港的網絡服務大致上運作如常?其實,可見的公共基建硬件以外,更有一群資訊科技界的從業員朋友,在默默守護著香港的數碼基建。

廣告

作為業界一份子,我對香港在資訊科技的發展感到自豪,但絕不敢自滿。畢竟,在許多不同的比較調查中,香港在資訊科技基建,雖然表現不差,但也未算是最頂尖。說到底,香港政府也是在近年,才意識到資訊科技對這城市的未來競爭力之重要性。平情而論,要做出成績,也不能是一時半刻的事;但資訊科技這行業瞬息萬變,更是一個「一將功成萬骨枯」(Winner takes all)的死亡競賽。失去了先機,就會恨錯難返。

再者,作為一個信奉市場力量的人,我相信推動資訊科技發展,必須要由商界作為最主要的動力源。所以,決策期超長的政府,角色就應該是只一個「促進者」,只需確保市場是開放而公平,從而吸引到本地企業和世界各地的參與者,可以在一個合理的環境下競爭。任何偏頗的政策,都會破壞到競爭生態環境的平均,構成顧此失彼的結局。

廣告

毫無疑問,要做到這種平衡殊不容易,但是再難也必須要做,因為正如先前所說,資訊科技的發展,是香港未來在世界經濟競爭的核心元素,是重中之重。

其實除了政府和企業以外,香港還有介乎於公私之間的獨立法定機構,作為公權力和市場的接口。這種獨立機構的角色和定位都一直以來都不易拿捏:太過保守?又發揮不了作用;但太過進取?又怕變成與民爭利。

今年七月,在立法會的一個事務委員會,我提交了意見書,指出像科學園般的獨立機構,不該純粹只師法商業運作來逐利,應要看到香港發展的大局,更應要嚴格地緊守建立它們時,訂出的相關法規。

但偏偏在具體的執行上,科學園卻有點反其道而行;對微小企的支援不足,但同時涉嫌「有法不依」,破壞了市場競爭平衡,令到不少資訊科技界中人感到意冷心灰。

話說,早在 2014 年,我也曾經希望加入科學園,藉其強大的資援,推動數據中心業務。但經深入研究後,發現由於科學園及其管理的用地,有「不可分租」的法律條款限制; 我們曾向科學園確認,數據中心的分租機櫃業務,在條件限制下正屬於「分租」行為,無望在科學園租得單位開展業務。基於分租機櫃空間乃數據的核心業務,我最終還是打消進駐的念頭,敗興而回。

隨後,在不同的渠道得悉,原來其他財團卻成功投得科學園在將軍澳工業邨的地皮,興建數據中心後,能提供與分租機櫃無異的業務! 要知道,科學園批出土地的成本,要遠比市價便宜,甚至乎可以說,科學園就有如資訊科技界的「房委會」,工業邨內的數據中心就有如「未補地價居屋」,分租也好,出租也好,其實都是在吸納稅人的血,剝削廣大市民的權益!

可能這樣說,大家會覺得有點迂迴。要知道,這些地皮,要是以市價出售,那可是數以十億計的庫房收入,可以用在醫療或教育福利之上。偏偏透過科技園的「分配」,坐擁鉅資的大企業就得到了廉價得地皮!無力賣地起廠的微小企?只能乖乖的等大企得了「成本優勢」後,把你打到關門大吉。

當然,這些數據中心都是在明買明賣地做生意,但是我們這些得其門而不入的小營辦商,何嘗不是在默默推動著香港的資訊市場科技發展?為甚麼在同一個城市,會出現兩套標準?這不是不公平競爭是甚麼?

最近,香港其中一大數據中心新意網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科學園嚴格執行地契規定;個人希望這是撥亂反正的第一步,可是更根本的問題是:究竟科學園的社會功能是甚麼?對我們這些中小微企而言,科學園的存在,意義又是甚麼?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