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禍不及妻兒」是現代文明與道德的基石

2017/9/13 — 23:23

背景圖片:網上流傳教育大學民主牆出現奚落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及其遺孀劉霞的標語

背景圖片:網上流傳教育大學民主牆出現奚落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及其遺孀劉霞的標語

「禍不及妻兒」是現代文明與道德的基石,說它與言論自由同樣重要也不為過。何解?先講筆者自己的立場。我認為惡人之死不需尊重。即如希特勒死,我不會講RIP,而會說「抵佢死,死得好」;對列根、thatcher之流,亦無興趣去講RIP,甚至會講「終於死啦」。然而,對其家人朋友,卻絕對不可以有同樣的態度。即希特勒的兒子自殺,我無法高興,亦認為因此而高興,實在是有違道德精神的事情。

皆因現代道德是以個人靈魂為基點的系統,「一人做事一人當」,一個人的道德、罪責,只由其個人負責。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概念,乃是所有價值、道德和人格的根據。每一個人都是獨立自主的生命。因著獨立自主,才講得上「負責、承擔」。無法為他人承擔,亦無人可為你承擔。若有人要求你為他人的罪責承擔,則有人失責,此要求亦等同迫害。

沒錯,禍及妻兒乃是壓迫,根本地違反道德與文明。利用他人為籌碼去逼使一個仆街改變行為,等於自己轉身為壓迫者,卑鄙無恥。一個人的妻兒、朋友,均有屬於他們自己生命的價值,無人是為了他人的善惡而存在,而我們亦不應逼使他人變成善惡的工具。

廣告

最近有人就高官喪子之事表現涼薄、有人主張禍及妻兒。見到高官仆街,極權政府仆街,就以之為理由和藉口,為自己的仆街開脫。道德淪亡,無疑是時代之難。我們容易陷入一種迷思,覺得「高官都咁仆街涼薄,唔通佢個仔就係仔,我地香港其他年輕人就唔係仔?」然而,解決辦法不是令高官的仔成不了仔,而是令所有人的仔都成為仔。黃子華的魚蛋論是用來警世,不是要人去順從。

這樣的事件,讓我想起新儒家在二十世紀初的大聲疾呼,道德必須由自己挺立。此乃對抗極權的必由一步。有仆街在破壞道德與文明,他們守舊封建、誅連無辜。我們要踏過、超越這些仆街,建立自己真正的正義與文明。古老的講法「恭己正南面而已矣」,「上行下效」已經徹底破產,要靠上位者來端正社會風氣,輕則是笑話,重則是政府宣傳。

廣告

所謂民無信不立。既然政權立不了信,我們何不自立,而後為國為民。信,並非戇尻,亦非笨柒,而是有節有理。高官、權貴殘民自肥,然而大眾有力量、精神去建立組織和體制,何懼有人無信、不義?有公論、曉對錯,何須必仰賴幾個良心發現的法官、高官?「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而我民聽」,義在民間。政府、權貴要來破壞公共討論,限制言論自由,我們就應建立守護。他們涼薄、殘暴、可恥,我們就更不可以放棄義理。堅定地反對不義,對抗文明的敵人,同時知道大義背後,出自對人類最深切的愛。作出判斷之前先自省,免得成了假冒為善的人,不然,我們又何異於面對劉曉破、劉霞默然的無恥之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