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區

2018/11/7 — 18:49

【文:郭倫】

2018 年文憑試作文題目:

在日常生活之中,有各種各樣的禁區。試就個人的想像或思考,以「禁區」為題,寫作文章一篇。

人生之中,禁區處處。禁區分兩種,一種是有形的,另一種是無形的:前者的例子有道路上的禁區,運輸署列明時間和區域,車輛不准進入;後者的例子有校規、法律等規則,指定禁止某些行為。有形的禁區容易避開,無形的則容易誤闖。

廣告

或問:即使是無形的禁區,也有條文列明禁止的行為,怎會容易誤闖?凡是禁區,必須固定。若有清晰的時間或區域,禁區比較固定,人們當然容易避開;反之,法律條文等無形的禁區,即使是最嚴謹的條文,也無法列舉所有情況,而且條文中詞語的定義也不一定清晰。因此,玩弄法治的當權者往往會移動禁區,或者隨意擴大範圍,務求令反對者跌進禁區裡。

在香港,主張港獨是一大禁區。《基本法》明明保障市民有言論自由,除了具體而有煽動性的言論外,市民可以推廣任何的政治理念。只要不是呼籲民眾明天進攻政府總部,推翻政權,主張港獨的言論也是受《基本法》保障的;可是,為何主張港獨成為了禁區?伏爾泰不是說過「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的發言權」嗎?禁區,從來是由當權者定義的。

廣告

當港獨成為禁區,你以為只要不主張港獨便沒事嗎?當然不是,因為當權者會逐漸擴大禁區。港獨之後,禁區擴大為「自決」。2018年立法會香港島補選,選舉主任以周庭背後的政治團體主張自決為理由,拒絕確認其參選資格。禁區的範圍本來只限於以其本人的言行作判斷,但是這次以擴大至所屬的政治團體,即類似秦國商鞅的連坐法。

當你以為禁區只限於政治,但是原來已擴展至民生。近年香港有人滿之患,彈丸之地住了七百多萬人,而內地每天有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每年就有近五萬大陸人來香港定居。特首林鄭月娥接受傳媒直播訪問,有聽眾問她可否取回審批權,她回答指這言論已「踩紅線」。不知不覺間,原來禁區已擴展至單程證問題。

近日,連藝術創作也被當權者列進禁區。香港本應有藝術創作的自由,而澳洲藝術家「巴丟草」以政治諷刺的漫畫聞名,不少作品諷刺中共和香港政府,他的創作自由理應受到保障。他應邀在香港開展覽會,結果受到北京政府的威嚇而被迫取消。用藝術創作表達自己的觀點,現在也劃進了香港的禁區範圍。

禁區越小,藝術創作越興盛,文化的大樹才能開花結果。大陸的影視作品受到嚴格規限,例如作品不可以出現鬼魂、結局必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等。早年香港電影《無間道》的結局,正是惡沒有惡報,最後需要改拍結局才能公映。大陸網民取笑習近平是小熊維尼,結果電影《維尼與我》就不能上映。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提倡文藝要為工農兵服務,在文革時期,大陸甚至只有「革命樣板戲」,例如《紅色娘子軍》等。創作的禁區處處,這樣的地方怎能出產優秀的作品?

在香港,殖民地時期影視、文藝作品百花齊放,原因是英國人沒有處處設下禁區,令香港人的創作在自由的土壤萌芽。剛逝世的金庸早年以反共見稱,曾批評中共「寧要核子,不要褲子」棄民生於不顧,又譴責六七暴動的暴徒。如果在今天,金庸早已踏進了創作的禁區,備受當權者打壓,武俠小說的逸思只能停留在腦海之中,不能見諸大眾。香港人懷念金庸,不只懷念他的文字,更是懷念昔日自由的香港。

禁區本是用作維持社會秩序和穩定,理應大小適中,範圍固定;但是在獨裁的當權者手中,禁區卻越來越大,香港人實在不能不醒覺。

 

作者自我簡介: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著有《圖解「今日香港」》、《為甚麼我考不好中文》等。Facebook 專頁:中文科閱讀理解應試技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