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會亂象

2018/5/2 — 17:43

2017年8月14日颱風「天鴿」襲擊前的東人工島。(圖片來源:港珠澳大橋管理局)

2017年8月14日颱風「天鴿」襲擊前的東人工島。(圖片來源:港珠澳大橋管理局)

近日看新聞報導,社會不少現象均是前所未見,特區的管治實在令人擔心,不吐不快。

首先,政府審查歷史教科書,覺得「香港在中國南方」、「中國收回香港主權」、1949年後「大批內地人湧港」用詞不當,或文理不清。這事在傳媒上已熱烈討論,不贅。與此同時,卻有報導說,2017/18學年有近三萬九千名學生就讀國際學校。而48間國際學校中,18間錄取本地生比例高於教育局准許的三成。(本地生是指沒持有特區護照或英國海外國民護照以外的學生。不要怪措詞別扭,報章確是如此寫的)。本地生比例上的增加,反映愈來愈多本地家長打算送子女到國際學校,而教育局亦指出,未來數年的國際學校學額會逐步增加。這些學校的收費,小學中位數為11.9萬元,中學中位數為15.8萬元,家庭負擔不可謂小。總的印象是,不少本地家長(其中當然有聲稱愛國愛港的) 對香港教育制度失去信心,選擇以腳來投票了。

諷刺的是,不少政府高官局長也送子女往國際學校,包括教育局局長本人。如要作決定,你會選擇他說的,還是他做的?

廣告

第二件事,就是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向東方向的防波堤,其中的扭工字塊(「弱波石」)被市民拍攝到顯得散亂,參差錯落。負責的路政署反應遲緩,最後要待回內地跟大橋管理局商討後才向公眾交代,已是一個星期的事。雖然如此,至今好像仍未拿出科學證據,以釋除外間土木工程師的疑問。特別是那裡的扭工字塊重量僅得萬宜水庫那處的三分之一,能否抵擋如去年颱風天鴿襲港時帶來的巨浪,而安然無恙?所需證據並不多或太複雜,例如路政署提及的實體模擬測試結果,又或將2017年颱風天鴿襲港前的照片和現在的照片并列比較,便一目瞭然。

據報導,港方在大橋管理局的代表,一直僅是由一名高級工程師署任。如屬實,無論那位工程師的能力有多高,從外面看,很難不令人覺得政府對這項千億工程(香港的份額是數百億) 沒監管、欠控制、不重視。

廣告

同樣也是路政署,日前申訴專員指出,有數項工程因標書有誤,未經財委會批核便自行賠償承建商,達四億多元。我在政府工作三十年,從沒有聽過這些事,現在居然發生了。這樣大的事,以前的做法(不過此事史無前例!)是一定有人要負責,慣常是重則掛官,輕則提早退休。且拭目以待。

第三件事,也是申訴專員查出的,是官辦往內地的交流團,原來僅一人也可成團。這已是荒誕,原來還有後著,就是派了三名工作人員跟隨這個交流「團」!自己不知羞,有沒有想想人家接待單位心裡怎樣想,有沒有想想市民對如此這般運用公帑有何反應?再看看政制事務局的辯解:程序上沒寫明一人不能成團。語言偽術外,還補充說會改善程序 ……

以上都是常識,不牽涉科學或高深理論。但好像報導過後,或有一些討論,但再沒有政府人員走出來問責,有的是更多的語言偽術。之後大家就見怪不怪,麻木了。好像這個政府就是這樣,大家好自為之,不要對它再有什麼期望,不如將每年的財政盈餘乾脆讓七百萬人分了算。
           
2-5-2018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