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參與罷工須知

2019/6/11 — 15:59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製圖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製圖

1. 何謂罷工?參加社總「反送中.抗惡法」罷工與一般的勞資糾紛罷工有何不同?

罷工最簡單的釋義是僱員停止工作迫使僱主接受要求,方式主要有正式罷工、及警示式罷工。正式罷工是以集體力量挑戰權威,令資方有金錢損失,達致自己的訴求。警示式罷工是工會或訴求者向資方發動數小時或一天停工行動,作為警告,要求答覆訴求。此外,亦有野貓式罷工和同盟罷工等形式的罷工。以上都是因勞資糾紛而起的罷工方式。

社總發起的「反送中.抗惡法」全港社福界大罷工,可歸類為警示式罷工,但挑戰的對象不是僱主,而是不惜一切出賣港人的林鄭特區政府,向對方作出警告,要求答覆百萬香港市民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訴求。

廣告

2. 罷工是否違法?參加罷工是否需要得到資方同意?

《基本法》第 27 條訂明有罷工權,但條文未經立法,只是一紙空文。《職工會條例》、《勞資關係條例》和《僱傭條例》等涉及罷工的條文自相矛盾,不能肯定香港有罷工權。開埠以來都没有人因罷工而被刑事檢控。

廣告

《僱傭條例》第 21B 條,指參加工會發動的罷工得到法律保障,亦即免責權。該條文寫明:「凡為職工會會員或職員,享有在適當時間參加該職工會活動的權利;」而「適當時間」一詞,是指:「就僱員參加職工會任何活動而言,指 (a) 其工作時間以外的時間;或 (b) 其工作時間以內的時間,而按照與其僱主或任何代表其僱主的人所議定的安排,或得到其僱主或任何代表其僱主的人給予的同意,容許在該時間內參加該等活動。終審法院在國泰罷工案中認為,條文指的「職工會活動」應同樣包括罷工。

依以上條文來看罷工問題,若僱主不同意就不是合法罷工。可以想想,在今次反送中惡法的罷工,機構主管能否同仇敵愾,同意讓員工在工作時間罷工?若僱主僅同意員工在工作時間外罷工,這又是否真正的罷工,對林鄭政府能否構成撤回修例的壓力?

3. 我如何參加罷工?我可否請假參加罷工?罷工要負上什麼代價及後果?

罷工不同於請假,罷工者需要正式知會僱主參與罷工,停止工作。僱主有權扣除員工在罷工期間的薪金。若僱主不同意員工在工作時間內參加由工會發起的罷工,可被視為缺勤或曠工,除扣除薪金外,僱主更可能會按《僱傭條例》及僱傭合約規定解僱員工,但僱主不得即時解僱員工而無須預先通知或給予代通知金。因為僱員參加罷工,並非僱主無須給予通知或代通知金而終止合約的合法理由。

社總明白同工決定是否參加罷工,需要考慮很多因素,你應選擇一個你認為最適合的方式。如同工選擇以支取有薪假方式參與罷工,請注意你付出的代價會比正式參與罷工的同工為低。

4. 如果我參加罷工,如何獲得最大的保障?我是否需要加入工會?

《職工會條例》中的防止歧視職工會條文,規定僱主不得阻止或阻嚇僱員行使參加職工會及職工會活動的權利,亦不得因僱員行使上述權利而解僱、懲罰或歧視該僱員,或在僱用條件中,規定僱員不可行使上述權利。終審法院已裁決由工會發起的罷工是職工會活動,但工作時間內參加罷工需要得到僱主同意。

當你不幸因參加罷工而被僱主不適當懲處,如果你已加入任何一間登記職工會(例如:社總)成為會員,你可以透過工會代表自己向僱主談判,要求取消所有懲罰。如果同工能夠團結一起,集體加入工會,我們與僱主談判的力量將會更大。社總亦已組織義務律師團隊,當同工一旦因參加罷工而被追究,我們的義務律師會作出及時和適切的支援。

【加入社總】

5. 如果我不加入工會,可以參加罷工嗎?

任何人都有權利參加罷工,這是基本法第 27 條規定的居民享有基本權利。然而,如果你不是工會會員,你參加的罷工將不會視為參加職工會活動,你亦不會受《職工會條例》所保障,工會也無法代表你向僱主要求談判。

參考資料:工黨〈從海麗罷工看何謂罷工〉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