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石永泰不要忘記,《基本法》之上還有《憲法》

2018/1/1 — 9:00

石永泰

石永泰

雖然我知道,在這時候唱反調,政治上並不正確,仲一定會被人鬧。我亦明白,有不少人認為,全國人大常委的決定未能合理解釋,高鐵一地兩檢如何不違反《基本法》第 18 條。可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質疑人大常委沒有權作出決定,認為全國人大常委的決定沒有憲制性效力,又認為香港法院有權審視全國人大常委的決定有否違反《基本法》,這說法卻是值得商榷的。

石永泰在接受報紙訪問時表示,「人大對一地兩檢的決定不是《基本法》授權下的一個動作」,又強調整本《基本法》中只有 3 條條文,即第 158 條、 159 條及 18 條,才可讓全國人大常委的一些行為,對本港法律產生約束力。很明顯,石永泰忘記了《基本法》之上,其實還有一部中國《憲法》。

根據《憲法》第 57 條,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則是人大常委。與此同時,根據《憲法》第 89(2) 條,國務院有權向全國人大或者全國人大常委提出議案。換句話說,全國人大常委有權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審批國務院向全國人大常委所提出的議案。換句話說,今次全國人大常委對一地兩檢的決定,是《憲法》授權下的一個動作,《憲法》是《基本法》的母法,對香港特區自然產生約束力。

廣告

石永泰作為資深大律師,他應該明白香港特區之所以可以成立,真正的法源並不是來自《基本法》。他應該知道,全國人大是根據《憲法》第 31 條和第 62(12) 條,並在 1990 年頒佈《全國人大關於設立香港特區的決定》,才使到香港特區得以成立。至於《基本法》作為全國性法律的效力,則是由《全國人大關於《中國香港特區基本法》的決定》所賦予的。

可以說,石永泰若是無視《憲法》賦予全國人大常委的權力,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他所提到《基本法》的三條條文,並不授權人大可以成立特別行政區,也沒條文授權人大可以通過《基本法》。事實上,《基本法》並無任何一條條文,授權全國人大和人大常委可以成立特區。以此推論,石永泰是否打算質疑全國人大決定當年成立特區,違反《基本法》乎?

廣告

因此,石永泰可以質疑一地兩檢的安排不符《基本法》第 18 條,但你不能質疑那個決定對香港並不產生約束力,除非他能證明《憲法》並不授權人大常委審批國務院提交的議案。事實上,當年港府能在深圳灣設立「港方口岸區」,立法會當年所通過的《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條例》,其法源也是來自全國人大常委的一個決定:《全國人大會常委關於授權香港特區對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實施管轄的決定》。石永泰為何不質疑《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條例》的制定不符《基本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