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異見人士是直接被謀殺的」

2018/11/5 — 17:17

圖片來源:黃之鋒 facebook

圖片來源:黃之鋒 facebook

剛與 Pussy Riot 成員 Nika Nikulshina 和 Olya Kurachyova 重遊金鐘佔領區,參觀立法會、政府總部及公民廣場,跟他們講述雨傘運動的抗爭歷程。

三天以來,論壇、記招、快閃行動、飯局和導賞,與他們談了好些俄羅斯抵抗普京統治的經驗,最深刻的仍是曾問到他們「曾否有異見人士『被失蹤』」,他們的回覆是:「沒有,異見人士是直接被謀殺的」。

"Have any activists been disappeared by the government?"

廣告

"No, they have been murdered directly."

交流過程中,被問及香港民主運動的狀況,深感自慚不如。我們在傘運以後,陷於無力感與失落的情緒當中,滿以為經歷群眾抗爭未能收成正果,已代表反對陣營難以重燃戰火。但當把狹窄的視野放遠至世界各地,只能說香港的抗爭者仍是十分「幸運」。

廣告

我們活於糖衣包裝下的所謂法治社會,縱使人權自由寸進尺退,僅餘空間逐漸失去也好—— 至少可以肯定,在香港抗爭仍未需要冒上犧牲生命的風險。他們的戰友遭到落毒或殺害,仍矢志不渝奮鬥下去,我們的家仍未到此田地,又談何資格退卻。

我們所作的,實在算不得甚麼。

宏觀世界各國人權捍衛者的付出,倒不如把握香港的定位,在習近平與普京治下,人權與自由即使淪為空談,
連結各地面對獨裁政權的抗爭者,也是在香港的大家,仍可做到的。

正如,Pussy Riot 在傘運及政治犯入獄期間聲援我們,而我們也在 Nika Nikulshina 和 Olya Kurachyova 於世界盃行動被捕後到領事館聲援示威。

世界或許不會因著我們的付出而改變,但我們個人的信念與盼望,總會感染到各地的人,嘗試結伴繼續持守價值,直至改變來臨的那天。

#眾志國際連結

原刊於黃之鋒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