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獨作耙子,言論表達及新聞自由才是目標

2018/8/14 — 13:19

香港外國記者會8月14日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親共團體在門外示威叫罵。

香港外國記者會8月14日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親共團體在門外示威叫罵。

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往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作午餐演講一事,如果不是前特首梁振英連續過多星期高調發公開電郵,一再販賣他自己那一套紅線論,究竟會有幾多人知道?又有幾多人會在意?有媒體打算過會直播嗎?又有幾多人有興趣看?真的從來沒有想像過香港電台會直播外國記者會的午餐點講,以前就算特首去那裏演講都不會受到這樣的待遇。首先香港電台真的有人會打算直播嗎?也很懷疑,就算港台新聞部決定這樣做,又有幾多人有興趣看。

梁振英在 2015 年的施政報告中,從一份沒有多少人曾經注意過的學生刊物挖出所謂香港獨立論來炒作一番之後,真正產生過的作用,是令政府及北京當局多了一個打壓香港言論自由的籍口,也成為了幾年下來政府打擊某些政治組織及 DQ 政治參與者的理由。

又經過了幾年,看不到香港獨立論或民族論多了甚麼強而有力的、足以讓這種觀念得以擴大宣傳力度的、或得以說服更多香港人的論據。香港外國記者會的會員及他們邀請的嘉賓有機會親耳聽聽民族黨怎麼說,究竟會是助長宣揚香港獨立意識,還是會令港人及海內外記者知清楚這一種論調的薄弱與不足?

廣告

就如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所言,對於言論範疇的事,最有效的方法還是要讓有關的論說透過公開的論辯來擊退它。如果獨立論是如此離經叛道、有違常理,那又怕什麼讓他講,越讓民族黨講,不只是應會把這種論調的乖謬與不足暴露得更清楚而徹底嗎?

如果當權者或建制派真的相信真理越辯越明,又真的相信絕大部份香港人都支持北京那個中央政府、又都反對獨立論,如果一國兩制又那麼成功地得以落實、又是如他們所說的那麼深得民心,那又為何懼怕讓民族黨講?

廣告

外交部駐港的官員要干預一個新聞組織的自主,梁振英甚至要僭建法律,把還未存在的《基本法》23 條本地立法也抬出來,一再提出讓「港獨」是「違法違憲」,但就說不出是依據那一條法例。除了是反映自己內心的虛怯之外,也擺明是另有所圖。而如此低水平的政治表現,也正是令更多香港人看不起這一類所謂政治權貴的原因。

現在可能要問,梁振英這個多星期的言行,暴露得更清楚而徹底的究竟是什麼?又產生了什麼效果。

對於有責任捍衛言論及表達自由、更要履行新聞工作者天職的香港外國記者會,如此薄弱不足的理據及如此低水平的威嚇手段會產生什麼後果?真的會令他們取消邀請陳好天的演講會嗎?他們真的會因為害怕失去那個並不存在的所謂會址得到港府「象徵式租金」優惠而讓步嗎?

可能只會讓各界更有理由認定,香港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在梁振英這一類人的把弄權勢之下,已經是岌岌可危了。

以梁振英先生在任時的前科,他所說的「外國記者協會不會請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這一句,只會令人聯想起他任內破天荒一再有江湖人物與政府扯上關係。況且,對於今天這個強勢得連政治抗爭者也絕不放過的香港特區政府,陳浩天若真的是等同於黑社會頭目一樣的犯罪分子,不早就應該被拘禁了嗎?梁振英這種說法,是想說明特區政府滅罪或反黑不力嗎?

更可能只是再一次暴露了要以法律手段來打壓政治異見的意圖而已。香港社會已經被威權主義打到埋身,香港人要更警覺地捍衛自己的政治權利及各種自由。就算不支持港獨,不支持民族論,對陳浩天沒有好感,也沒有理由袖手旁觀,容許梁振英這一類人透過所謂打擊港獨,或林鄭月娥所說的會全力打壓港獨言論,作為破壞香港制度的切入點。

梁振英最新的論調,是把邀請陳浩天演講與邀請「宣揚種族歧視、反猶太主義或納粹主義的人士,又或是聲稱猶太人大屠殺及南京大屠殺是虛構的人士」演講相提並論。把港獨作為一種政治訴求與上述這些混為一談,根本就是十分明顯的邏輯謬誤,也明顯只是意圖混淆視聽。

他這種如此低水平的邏輯,其實騙不到大多數人,但也能夠產生觸動起某些水平更低的,例如愛字頭、政治嘍囉及網上五毛的神經。有些政治皮條客也要呼和梁振英作政治表態,痰餵豬之流都不用說了;就連不時要扮吓超然與政治開明的前立法會主席也要表表態;網上的五毛也肯定會乘機叫叫嚷嚷。

我想起了專欄作家高慧然在今天的文章說,對這一類人的最大羞辱就是鄙視他們,無視他們。這點容易,痰餵豬及愛黨皮條客之流的言論我早就不大理會,就算要回應也只會反駁。我也早就已經把那些網上五毛block 掉,漠視他們就是最大的鄙視。但有時,這些無聊無知兼且無恥的行為仍然無可避免在我們的視野內出現。例如梁振英之流可以繼續不斷出那些電郵,繼續販售他們那些低水平的邏輯及論調,媒介也自然也會繼續報道。

據說,有幾個團體已經說明會去外國記者會的會場外示威,要反對外國記者會為港獨製造平台云云。一犬吠形,百犬吠聲,看來也同樣會引起傳媒的報道。梁振英這一次起碼為這一些嘍囉、愛字頭、或網上的五毛製造了一個平台。有些也是不能完全 block 掉的。但沒有辦法,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就是要讓那些低水平的、反智的、五毛的、在同一個法律框架下也可以有着同樣的自由。

經過了個多星期,梁振英差不多天天出公開電郵,越說越糊塗,越說越蠻不講理,越說就越是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他就是要扼殺這種自由,甚至要動員那些今天能夠利用這種自由的五毛嘍囉愛字頭來扼殺這種自由。

好了,是真是假都好,現在搞到廣播處長要下令香港電台不准直播陳浩天的演講,正好說明這可能已經部份達到了梁振英的目的了。

所以,大家要關注的,不是香港民族黨有什麼值得的重視的主張或新的論據,而是要防禦這一種意圖扼殺香港新聞及言論自由的政治黑手。所謂香港民族論,從來都只是當權者自己製造的一個議題,更只是一個假的議題,真正的議題是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