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牆、內地生與「你國」

2017/9/8 — 12:03

資料圖片:中文大學民主牆

資料圖片:中文大學民主牆

【文:潘樂亭】

本文主要講標題裡的三件事,其中最後一部分專門寫給用微博的朋友,大家可以選擇性閱讀。文章主要想寫給內地生們看,其次寫給所有知道這件事而又不在現場的或中大的其他朋友。


一 今天下午我看到了什麼

廣告

今天上統計第一課,Michael拖了會兒堂,我有點著急,因為我知道今天下午五點半文化廣場有事發生。這擔心從昨天下午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位新傳學妹做的“CUSU IS NOT CU”的海報模板就開始了。

急匆匆學完R的基本操作,趕緊帶著Hans和Man(我MPhil的同學)衝到校巴站。到了文廣(編按:中文大學文化廣場)之時,現場已經人身人海,說廣東話的,說普通話的,說英文的,黑髮的,金發的,黃皮膚的,白皮膚的擠成一片。十幾個身著藍衣的保安處同事嚴陣以待,人群黑壓壓地擠向民主牆,不時有推搡聲、叫罵聲,亂糟糟地混成一片。

廣告

我擠到人群中去想看牆上貼了什麼。事實上,自從中午看到有人在朋友圈發圖,說有人貼表情包回應時,我已經氣到無法午睡、無法思考和無法上課了。

Come on?貼表情包?上一次聽到這個短語還是帝吧網友“出征”某海外知名社交媒體的時候。什麼時候大學生,而且是中大的大學生,跟這幫人一個水平了?這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

民主牆上此時已經是百花齊放。除了最先引起爭端的“香港獨立”的單張,還有為數眾多的“CUSU IS NOT CU”的單張,當然還有大量的表情包,以及幾張認認真真用文字表達意見的單張(先不論寫的東西的質量,單憑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就值得讚許)。

我昨天下午還略帶嘲諷地說,“唔該把’們’去掉”。我的理據很簡單,“香港獨立”這個論點不要說在香港主流社會了,就算在中大local和老師中,也根本沒什麼市場,為什麼要替這幫人吸引關注?為什麼要以一種容易引起全體local與全體內地生對立的方式表達觀點?開學伊始,這幫人就是貼給你們這些新生看的,生怕沒人沒受刺激呢。

不過幸好,海報上有署名和日期的空白位,我以為也是一種很好的發聲和表態的參與和學習。只不過我今日所見,只有約兩成單張真的署上了自己的全名,是我樂觀了。

第一次高潮發生在兩邊人群的對峙:“香港獨立!”(廣東話)“反對港獨!”(普通話),喊了一陣,學生會的人一度與試圖貼海報的同學發生爭執,需要校領導和保安隔開人群。過了一會兒,有聲音“好好學習!”(普通話),現場響起了掌聲和歡呼。 (這來自於一個古老的、代代相傳以構建身份認同的迷思:local學習都很差...)

我內心再次下沉一萬米,非常難受。哎呀媽呀,好流水賬,不如讓我們來回溯一下這起風波的全過程。


二 前因

這件事原本的焦點根本就不是內地生。

開學第一天中大校園各處確實出現了大量的“香港獨立”的宣傳物品,不過很快中大校方就以“違法”與“違背大學立場”為由將其拆除,引發了巨大爭議。要知道,這是中大校方官方第一次拆除學生的宣傳物品(先不要忙著說是學生會貼的,我手上沒有相關證據可以顯示這一點,不過現屆學生會莊“山鳴”確實有此主張與立場)。

香港媒體和中大師生、校友都在討論此事。因為我們都相信,值此多事之秋,中大尚能保障各方言論自由。而此事弔詭之處在於,五十年來,泛民甚至本土傾向的宣傳物又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就連2014年佔中之時,中大也從未出手封鎖過任何宣傳品,佔中違不違法?違不違背大學立場?也沒見你學校封。

這是這起風波的開端,但事情在9月5號(週二)傍晚發生了轉機。

一名內地女生(下稱“女主角”)將民主牆上的“香港獨立”的單張撕掉了,並與學生會的同學發生了爭執,這段視頻,經過人日、團團、環時等官老爺的欽定轉發(雖然引用的來源還是海外某知名視頻網站,這些細節都讓我覺得更加魔幻),相信各位已經都看過了。

他們的爭執點主要是怎麼使用民主牆(大意如下):

女主角:民主就是你能貼,我能撕。違法的東西不能貼。你說你們是學生會,代表學生,但是我也是學生,我不同意。

學生會同學:你有不同意見可以貼上去,但是你不能撕別人的單張。

女主角:你都貼滿了,讓別人怎麼貼?這麼多相機,你們是要曝光我嗎?侵犯我的隱私權嗎?

雖然這個視頻後來被帶的節奏是“比比誰的英語說得好”,雖然我也有很多關於他們英語對話的嘲諷口想開,但是我還是忍一忍。來看看他們的論點。

我看完視頻後,女主角最有效的反駁是,牆上沒位置貼反駁的帖子了。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女生,我也要說一句,你敢撕走單張,已經比很多人有種了。當然,這句表揚出於我的感性,而不是理性,坦然承認。

沒錯。我仔細看了視頻,事發之時,民主牆四塊大區域,從左往右第一、三和四塊貼滿了“香港獨立”的單場,第二塊沒貼,貼了一些其他組織和活動的宣傳品,不過所留空位也不多。 (學生會今天下午兩點出了通知,不允許相同單張占領太多位置,並予以清除,我覺得他們動作慢了。)

而女主角其他的論點,說實話,不太經得起推敲。

第一,女主角對民主的理解,恕我不能苟同。民主牆向來由學生會管理,自從去年開始有人撕掉民主牆上他人單張後,學生會甚至不惜安裝了一個監控攝像頭,想要防止單張被撕。 (當然,互撕單張主要發生在local本土派vs左派之間,這兒就不展開了)民主更加不等於“我不同意你,我就要封你的口。”這個點不展開了,再展開就容易被封號了。

第二,學生會代表誰,有沒有權不讓她撕。老實說,女主角原先以為是學生會貼的,有此一問,也是應該。可是學生會還真是中大學生一人一票(我知道內地生不屑於投票,可是不好意思,“法”理上,學生會還真能代表你)選出來的,根據民主牆管理守則,學生會不准她撕單張也完全沒毛病。女主角應該是新生(我猜的),沒有在上年投票,也確實可以說“我沒授權”。但是選舉是有任期的,選舉結果是要承認的,這是代議制的基本規則吧?我的美國朋友再他媽崩潰,也改變不了特朗普要當四年總統的現實。

第三,違不違法。這個問題是女主角以及今天在場的內地生的最核心的論點:“言論自由的邊界是法律”。 《基本法》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沒問題,完全沒問題。可是發布“香港獨立”的主張,卻是言論邊界的問題,與實然層面的主權歸屬是兩個問題,說白了,這些單張實際上在說:“我們這些貼單張的人,覺得香港應該獨立。”而《基本法》又保障言論自由,所以這個問題就要尤其小心。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大陸,根據《刑法》第103條第2款“煽動國家分裂罪”一條,違法無疑,且必須負上刑事責任。但在“一國兩制”下,這條法律在香港不適用。在香港討論得飛起的“23條”本地立法,談的就是這條法律,但是現今仍未立法。 (麻煩你們注意一下,我說的是事實,別衝上來問我,那博主你贊成23條立法嗎!!!你贊成港獨嗎!!!)

至於香港建制派法律界人士津津樂道的《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則列明“不可憎恨或藐視…政府(以前是女皇陛下),或激起叛離。”由於此法條乃英國殖民時期所立,有點兒類似於古代的不准背叛皇上的感覺。香港回歸後,這條法例其實形同虛設,不僅實務上極少踐行,而且從中央和香港政府大力推動23條立法來看,《條例》第9條也應該不會適用,否則大可以通過人大釋法的方式,闡明第9條的含義,收拾港獨。

因此,綜合以上資料,我個人傾向認為發布“香港獨立”宣傳品,在現今香港法律體制下,不違背法律,受言論自由原則保護(歡迎法律界專業人士斧正)。

第四,有沒有人預先安排媒體“釣魚”內地生?眾多香港媒體拍下這一視頻後,越傳越離譜,竟然傳出了“學生會陰謀釣魚內地生”這種笑話。事實上,學生會的人一直想防止校方再次撤走宣傳品,因此一直在派人留守,而正如我之前所講,這件事週一就已經成為新聞,因此有本地媒體在此蹲守,不足為奇。學生會一度在社交媒體上以及通過個人渠道呼籲同學前去支援他們,但響應者寥寥,這也是為什麼我之前說他們根本沒市場。

而節奏一旦帶起,就已經失控了。內地的公眾號、媒體、微博、網友們接連狂歡,為女主角瘋狂打call,順便把學生會、中大乃至香港diss得體無完膚,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還跑到我院招生微博底下瘋狂評論和叫罵。


三 我想我們需要反思

不過這些大家都應該習慣了吧?讓我心痛的是身處中大的內地生,尤其是本科生,在這次事件中的反應和做法。

當我第一眼看到大家要去貼海報反駁的時候,我開心極了。五年以來,學校裡其實發生過不少與大陸、內地生有關的政治風波,有的還關乎同學的切身利益比如宿位,但每一次,大家都彷彿只在朋友圈發發言,從未有過實質的行動、有組織的表達和理性的思辨。但這次不同,這次大家終於怒了,有反應了,要參與了。說實話,我真的挺開心的。

我也是內地生,在大陸接受了12年的教育,聽著爸媽“遠離政治”的忠言長大的。我完全理解“政治冷感”是怎麼來的。我無意批評“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們,但是在一個現代、文明、開化的社會裡,一個社會的公民怎麼可能“遠離政治”?怎麼可能“不關我的事”?怎麼可能“反正我也做不了什麼”?

接觸政治、參與政治就等於要反動作亂嗎?什麼時候我們對政治的認知這麼扁平、膚淺、狹隘和扭曲了?微博上舉報貪官是參與政治,討論時事是在參與政治,和意見不同的人辯論是在參與政治,其實大家早就在參與政治了。你在學校裡要求學生會爭取蘋果的學生機是政治,爭取內地生宿位是政治,看不慣學生會不引入麥當勞那你就去反駁他們,這也是政治。

而香港的政治生態與大陸截然不同。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地方,讓我們可以觀察另一種社會的情況,讓我們理解、研究、學習乃至對話。這是一種privilege啊大家知道嗎?這是一個全球流動的時代,有多少人有這個資本從一個地方去到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可以打開自己,體察一種新的世界?我們為什麼要出來留學啊?為什麼來了香港還想去歐洲、澳洲、或者是美國交換啊?真的只是為了簡歷上好看點方便找工作嗎?我不相信。

我為什麼認為那張聲明海報上的“我們”應該改為“我”?不僅是因為每一個人的言論至多只能代表自己,更加是想每一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勇氣,踐行自己的權利,在校園政治中發出自己的聲音。這很難嗎?把“我們”捆綁起來,除了形成一個醜陋的、簡化的、龐然大物一樣的標籤,還有什麼用呢?沒錯,普通人是很喜歡用標籤,因為這很省事兒,所以人家罵蝗蟲,我們就罵港燦。

我接觸過不少了local,學生也好,老師也好。撇除開這些宏大的敘述和從媒體中看到的誇大的標籤,我接觸到的是每一個截然不同的個體。他們每一個個體的差異,遠大於”內地人”和“香港人”的差異。我們可以和生活在“另一個社會”的人緊密地對話和交往而非局限在自己狹小幽暗的空間中,這是一種privilege啊!這是要珍重的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的啊。

所以,以後再遇到不平事,正確的打開方式,尊重議事規則,在邏輯和事例上擊敗對手,用你的論述說服觀眾,取代他的論述。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橋樑,而不是槍砲。


四 有一群人

說到內地生,當然不能不做一個小小的本科生與授課式研究生的區隔。事實上,我完全知道這樣的區隔有多麼無聊和狹隘,在我最好的朋友和一個前同事來中大讀碩士之前,我天天在心裡diss碩士同學,這我完全承認:做得不對,做得low,這個點放給你們打。

不過,今天民主牆上的表情包,在我得到其他消息源後,比較憤怒。據我所知,比我小一屆的同學們除了策劃海報模板和今天下午的集合之外,表情包計劃好像並未得到大部分人的讚同。我以下所出示的截圖,也只能證明中大“內地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公眾號的讀者和部分碩士新生同學表達過要貼表情包的意向,實際行動是否是他們所為,我現在不得而知。

我倒是對這個CSSA比較感興趣,想知道你們一年拜幾次中聯辦的山頭?在哪裡發展會員?不包括本科生的話麻煩你們加個“研究生”,還包括“學者”?中大的內地教授也算你們的一份子嗎?你們認受性真是蠻大的。

微博截圖我沒有給這位同學名字打碼,我默認為你發微博已經不介意大家知道你有此主張了。

還有一茬子事,大家熱淚盈眶忙著打call的“大爺大媽們”。我求你們了,平時多看看本地新聞行不行?這幫人叫“珍惜群組”,全名“珍惜香港民主自由群組”,這是一路什麼貨色,大家看看截圖就明白了。香港長期有一班大爺大媽拿錢辦事(早就曝光過了,不用跟我爭),或發起撐某些爭議議題或政策的遊行,或無腦攻擊反對派,這些“愛”字頭組織,早就成了過街老鼠了。

我不期待你們討厭他們,但請不要把他們捧上天好嗎?太尷尬了。還“愛國”,這是在侮辱這兩個字你們知道嗎? (btw,我知道我現在的語氣很不友善,甚至盛氣凌人,自以為是,坦然承認,這個點也送給你們打)

所以,別再天真地相信:這幫淳樸愛國的善良的中老年大爺大媽,聞訊趕來中大支援同學,匡扶正義,掃蕩港獨,來了一個小時又風一般地離去。全他媽都是一群拿錢辦事的老戲精,賤骨頭。


五 我的粉絲對我都是真愛

最後一部分,啊,好累,堅持一下。我的核心意思就一個:我們要一起塑造一個有活力的,通達的,真正關心公共事務的輿論空間。 Every single word matters, and everyone matters, too.

我為什麼經常在微博上說“你國”?或者類似的措辭。大約一年半以前,我看到別人用“你國”,我也會非常生氣。覺得沒必要,是在演戲給別人看,也沒真正討論議題嘛對不對。但是後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看到的一系列魔幻的政策新聞、社會時事、熱門評論(不復習了,不想再生一輪氣了)震撼著我的大腦的眼球,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被認為和這幫人處於一個“共同體”,被他們代表,被他們捆綁,被他們“團結”。所以我開始用這個詞。

我自己是學社會科學的,我當然明白為什麼。 “你”,相對於“我”,是在區隔,劃界線,是在deal with identity。事實上,大家看看微博上有多少人在用這個詞,就能明白我在說什麼。

這完全是我情緒的宣洩,也絕對會讓一些人非常憤怒從而使我不能與之對話與討論,我充分肯認這一弊端。但是對不起,這個詞有的時候不用我過不去。

經常有人跑來質問我,你就不愛國嗎?事實上,我最近幾次和爸媽吵架,都是因為這件事情。我愛國嗎?學社會科學久了,成天討論國家、政黨、政府、社會公義這些大詞,確實會改變我很多看法和思維。但是我無可否認地對我生長的這個社會有一種天然的皈依和熱誠。不然你以為我什麼天天關注時事?我很閒嗎?

我們都希望她變得更好,以何種方式,可以討論;以何種方式表達我們的感情,更是個人的選擇。你可以看戰狼,我可以罵吳京,但說不定,午夜夢迴之際,我們竟在某些感情的空間上產生了連接。

每次我用了這樣的措辭,我都會掉一些粉,託大家厚愛,新的粉總是多過取關的粉,使得我的總粉數一直在上升。這是我之所以還敢發言的勇氣來源。而且通過洗粉,我發現關注我的朋友素質真的都非常高...在我以前瘋狂diss張傑的時候,有一位小粉絲大概是這個意思:

“博主討厭張傑,我喜歡張傑,這是個人喜好,無法討論,也沒有高低。這不妨礙我喜歡博主的其他觀點和繼續關注他。”

我簡直要感動哭了好嗎! ! !所以,給關注我微博的人一個甜蜜的建議,不要把自己代入“你國”,不要把自己代入我咒罵的對象,本博主只是在撒潑而已…

另外,我也經常在微博上說髒話,特別噁心的那種髒話,或者鄙視別人的外貌,或者掛別人的頭像,非常惡劣。我完全可以意識到。但是我從未首先開啟這樣的模式。

我想大家都聽過這樣一句話,並時常以此寬慰自己:不要和傻逼一般見識,因為他會把你拉到跟他一樣的層次,然後用豐富的經驗擊敗你。

no way,就算我去他那個層次,也是我擊敗他!

— 來自你白羊座的朋友

 

文章首發於作者微信公眾號及微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