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女神」的前世今生

2018/2/9 — 14:59

2010年,新民主女神像在中大豎立時的新聞報道短片截圖

2010年,新民主女神像在中大豎立時的新聞報道短片截圖

【文:青(支聯會義工)】

生命的真正終結不是死亡,而是遺忘,這是近期大熱動畫《玩轉極樂園》帶給人們的反思。一個人的生命如此,一尊雕像的「生命」也如此,是人們的紀念活動賦予雕像不死的生命、流動的意義。早前中文大學的民主女神像披上本港「良心犯」名單,令八九民運與當下香港的社運、學運有了連結;二十多年來,正是人們不遺忘,使得「民主女神」生生不息、遍地開花。今年支聯會的年宵攤位將化身迷你紀念館,細述「民主女神」的前世今生。

人民的廣場 人民的神像

廣告

「石膏塑成的民主神像,雖然不能永久保存,我們堅信,黑暗就會過去 ,曙光必定來臨……我們堅信,真正民主到來之日,我們一定會再來廣場,豎立起一座雄偉、高大、永遠的民主之神像。」

二十多年前的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日,民主女神像昂然矗立於天安門廣場,學生朗讀《民主之神》宣言,似乎預見這座神像生命的短暫,也預示神像的「不亡」。

廣告

那是北京戒嚴第十天,廣場陷入混亂、骯髒、凋零的狀態,學生進退兩難,「民主女神」的誕生大大振奮人心。這座雕像由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中央戲劇學院、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等院校二十多名學生,於中央美術學院內用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趕製出來。

五月二十九日晚上,在數千市民護送下,雕像分四個部件用三輪車運往天安門廣場。學生赤手空拳,沒有起重裝備,只能靠繩索布條,運用槓桿原理裝嵌,把沉重的雕像一寸一寸拉上預先架好的棚架,十分吃力。五月三十日中午,經過十六小時裝嵌加工,神像終於挺立於天安門廣場,覆蓋神像的紅藍布幅在激昂的《國際歌》聲中徐徐拉下,現場歡聲雷動。學生在《民主之神》宣言指出,民主女神像是這次運動的象徵,奉獻給在廣場絕食的學生以及參與民主運動的民眾。

「民主女神」高約十米,雕像內模為泡沫塑料,石膏外層。神像外形頗為中性,臉形清秀,短髮飄揚,身披長袍,雙手高舉火炬。有說雕像是按「文革」期間政治犯張志新的形象創作,也有說雕像藍圖取自當時雕塑系學生的功課。

據《人民不會忘記》,有參與製作神像的學生不諱言,民主女神像的設計參考美國的自由女神像。「自由女神」右手伸直高舉火炬,左手擁書,書上寫着美國獨立的日子,是一個勝利宣言;「民主女神」則雙手微彎緊握火炬,展現出一份堅毅,有分析指當時運動正處於低潮,神像雙手擎火炬,似是表示要以雙倍勇氣和力量爭取自由民主。

民主女神像的擺位也凸顯這份抗爭精神,神像正面向着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兩者相距約三百米,遙遙對峙,象徵民主與專制的較量。

神像的豎立使廣場再度沸騰起來,數十萬巿民爭睹女神風采,自發守護神像。神像也引來官方強烈反彈,北京市天安門管理委員會發表聲明,指在廣場內聳立女神像是「對國家尊嚴與民族形象的污辱與踐踏」,《人民日報》於五月三十一日至六月二日連續三天發表文章抨擊。

五日後,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解放軍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血腥清場,民主女神像被坦克推倒輾碎,與無數抗爭者一同遭到「屠殺」。

「民主女神」 活在過去也活在當下

天安門廣場的民主女神像雖然只「存活」數天就被無情摧毀,但迅即在各地「復活」。「六四」屠殺後不久,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八日,香港十多名藝術工作者及六十多名演藝學院學生合力製作,仿製民主女神像和人民英雄紀念碑,在香港豎立起第一座「民主女神」,於維園舉行揭幕儀式,讓巿民參觀和哀悼北京死難者。

可惜首個「港版」民主女神像壽命也不長。據〈最終,一個香港人臉孔的民主女神像〉一文,當時社會氣氛仍然很緊張,藝術工作者在演藝學院後台製造雕像,不時傳聞有中共特工滲透,學院高層也施壓,以保安原因要求將女神像移走。一九八九年底,因未能申請永久擺放民主女神像的地點,神像被拆毀長埋地下。

一九九零年代初,支聯會義工以鐵絲網製成一個高六呎的民主女神像,在「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清明節獻花」和「六四」紀念活動等場合豎立。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支聯會以玻璃纖維重塑一座高八呎的民主女神像,在山頂舉行揭幕儀式。

二零一零年「六四」前夕,銅鑼灣時代廣場展出旅美雕塑家陳維明以玻璃鋼製成的民主女神像,雕像連基座高六點四米,一手高舉火炬,一手擁着寫上「自由、民主、公義」的書本。由展出到落戶香港掀起不少風波。

五月二十九日,雕塑運抵時代廣場,未豎立已收到食環署警告,指違反娛樂場所條例 。警方到場搶走兩件展品,支聯會十三名常委及義工被捕。五月三十日,支聯會抬着另一尊民主女神像遊行,並於遊行結束後將神像送往時代廣場,警方再沒收女神像。「強搶民女」事件引起公憤,在輿論壓力下,警方無條件歸還女神像,提早開放維園供女神像展出。

中大學生會提出將陳維明的民主女神像移送中大長期擺放,與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互相呼應,但遭校方以「必須堅守政治中立」為由拒絕,校內外群情洶湧,斥校方政治獻媚、打壓表達權利。當晚「六四」燭光集會後,中大學生會與逾千市民護送女神像入中大,豎立於大學火車站對出的大學廣場。

「民主女神」落戶中大後,逐漸融入學生的各種抗爭活動,不斷被賦予新意義;民主女神像超越了紀念「六四」單一歷史事件,成為追求自由與公義的標記。學生曾為女神像披上彩虹裙,表達對同志運動的支持;去年多名學生領袖和社運人士被檢控入獄,女神像被圍上寫有百多個名字的黑白橫額,聲援香港新一代良心犯。

除了香港,「民主女神」的身影也見於全球各地,包括美國三藩市唐人街「花園角廣場」、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以及加拿大溫哥華卑詩大學、多倫多約克大學和卡加利卡加利大學等,以及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於澳洲悉尼揭幕,由陳維明製作的民主女神像。

「民主女神」的足跡愈走愈廣,但二零一二年進入台灣金門之時卻遇到阻礙。陳維明曾和金門政府簽訂協議,雙方合作投資在金門海岸線上建立一座高六十四米的民主女神像,以紀念「六四」並彰顯台灣作為中國「民主燈塔」的作用。然而合約生效不到一天就被喊停,當時馬英九政府被指屈從北京壓力而毀約。

不知何年何月,民主女神像才能重新屹立於北京天安門廣場?屆時你心目中的「民主女神」是何模樣?是重現一九八九年的民主女神像,還是女神一手高舉自由火炬,另一手擁着《零八憲章》?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