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將會宣判他們無罪

2018/11/20 — 16:34

佔中九子的政治審判本周一開始,載耀廷等九人分別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以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防擾罪,不單荒謬絕倫,名副其實「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是變相提前二十三條立法,甚至比廿三條更嚴厲,因為一旦罪成,成為案例,以後任何政治集會,倘若出現任何事故,引致社會動盪,都可構成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而激進言論,亦可構成煽惑他人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無一倖免。

因此,那絕不是九子個人的事,跟過去因佔中或旺角事件被控非法集會或所謂暴動罪的案件全然不同,因為前者涉及言論和集會自由,即使和理非非,亦要為社會後果負上刑責,客觀上就是取消了法律賦予港人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後者個別行為的確涉及暴力,法官依法裁決,不作政治考量,無可厚非,所有民主法治國家都是一樣。當然,從批判角度出發,法律屬於上層建築,永遠為統治階級服務,但那已是另一個議題,當作別論。

佔中九子沒有逃避政治責任,他們自首,完全是按照原來的公民抗命初衷,明知觸犯非法集會條例,亦願意承擔法律責任,目的就是希望迫使中共和特區政府就範,履行承諾,讓香港真正實現雙普選。

廣告

我們可以完全不同意戴耀廷等人書生論政式的主張,批評他們天真幼稚,是典型現代東郭先生,不知對手是中共和 689 政權,絕非善男信女,而是不擇手段的豺狼,失敗早己注定,寫在牆上,但決不能將所有責任推到他們身上,袖手旁觀,甚至落井下石,冷嘲熱諷。

事實上,佔領運動從一開始已經失控,並非原來的構思,而直接促成佔領港九各區(最多時候包括金鐘、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咀,最後一區由所為勇武本土派號召,期間並無任何警黑打壓,不知何故,自動棄守)的主因,其實是梁振英下令發放的催涙彈(甚至開槍鎮壓)激起滿腔義憤的群眾自發行動。真正製造公眾妨擾,正是喪心病狂的 689 政權,而非手無寸鐵的書生、議員和學生。

廣告

最值得令人敬重的地方,是戴耀廷等人堅持自己的信念,篤守承諾,不改初衷,明知自辯在法律上對自己不利,也寧願選擇利用今次機會公開重申佔領中環的政治理念,光明磊落,從容就義,為香港樹立文明理性的政治典範。

我們都欠了他們一個公道,不管審判結果如何,歷史都將會宣判他們無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