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作惡絕不平庸

2018/11/9 — 13:17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特首林鄭月娥面對眾多批評,不撫心自問,何以她上台後反對聲音與日俱增,卻只懂反唇相向,甚至亂扣帽子,以示強政厲治,看來是故意捉錯用神,從而另闢話題,以轉移視綫。

林鄭的《施政報告》,沒有規劃論證、沒有公眾諮詢、沒有財政計劃便一錘定音,而且背信棄義,一腳踢走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全力硬推 1,700 公頃填海計劃。接着遭網民非議,便說成是網絡欺凌,仿似受害人上身,滿腔冤屈。當給人批評得無法招架,便指責對手空喊口號,不着邊際,不值一哂,總之是她對你錯,沒有斟酌商量的餘地。

林鄭反守為攻,而且態度決絕,不外是要擺明大規模填海事在必行,不容討論。當然,決絕代表無意討論,絕非沒有討論的價值。例如,政府動用三十多年來的儲備孤注一擲是否值得,得了甚麼又失了甚麼?一萬億元是否有更好用途?除了填海,是否沒有成本效益更高的造地建屋、發展香港的方案?當這些問題都沒有答案,林鄭憑甚麼作出決策?

廣告

即使退一萬步,暫且不反對填海,也該先拿出各項證據,釋除每點疑慮,再說服大家支持。現在無須論證,單憑長官意志拍板,林鄭是否時空錯置,誤以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目空一切的極權領導人,還是誤以為自己是全民選出萬眾歸心的民眾領袖,所以無須討論?

林鄭自以為一人可以興邦,自我感覺良好,是她個人的偏好,卻不能罔顧現實,任意妄為。一是社會有強烈反對聲音,必須理性回應,耐性討論。二是不能把反對意見貶視為民粹口號,把民眾看作阿斗可以不理。兩者均假定,林鄭雖然並非民選產生,不代表港人,卻肯定超凡入聖,德才兼備,掌握真理,因此民眾理解要跟從,不理解也要跟從,絕對不容質疑,否則是冒犯聖賢,離經叛道。

廣告

為官三十多年,林鄭有何德政並不多聞,反而她推行社會服務機構一筆過撥款計劃,卻導致肥上瘦下,天怒人怨。她主張用政府收地發展新界東北,結果出爾反爾,使人質疑官商勾結,也引發強烈反對。她曾經堅持一部法律通行市區和鄉郊,不容新界丁屋僭建叢生,結果亦不了了之。其智仁勇有何過人之處,又如何攀比聖人,不辯自明。

林鄭的光環,也許只來自她經常標榜自己是高材生,因為她中小學大致上每試都例必考第一。這種邏輯顯然不知所謂,成績好不一定品行佳,即使兩者皆好也得取信於民,才能政通人和,擔當一地之首,為民服務。即使用她狹隘的眼光看,以成績為標準,特區之首也該是當年會考十優狀元的教育局政治助理施俊輝,加上林鄭當年大學畢業也拿不到一級榮譽成績,是否早該退位讓賢?

她的目中無人和不知所謂,可以賤視民意又胡亂指責,自吹自擂又自把自為,反映出她根本有恃無恐,不怕衝撞民意,是因為她施政的通行證在於北京的關照和支持,不是民意的認受和授權。

港英當年興建新機場十大核心工程計劃,計劃周詳,動用不到一半財政儲備,北京已經暴跳如雷,指責英方有意耗盡儲備,甚至立心不良,要搞到香港「車毁人亡」。今趟推出一萬億元大計,近乎一舖清袋,而且計劃內容不詳,北京卻一直支持,如非利之所至,金石為開,又如何解釋?

很簡單,他日填海工程若如港珠澳大橋般,由大陸公司取得主要的承辦權,便既有助解決產能過剩的國策要求,又可讓國家企業從中獲利,那麼北京大可不管林鄭此舉是有意逢迎爭取中央信任,還是偏執己見以實現其春秋大業,或者其他偉大不偉大的原因,都會樂見其成,並且希望盡早動工,把餘下問題局限於工程規劃和執行工作了。因此,林鄭急中央所急,港人的反對就只能是「阻頭阻勢」(礙手礙腳),又不可理喻的龐大噪音。

有說林鄭近期連番作惡,由取消劉小麗參選資格、驅逐《金融時報》編輯馬凱出境到孤注一擲的「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只是一個官員不問究竟行事如儀的「平庸之惡」。但從上觀之,當作惡者是握有行政大權的特首,有自由意志,只因有恃無恐而貶斥民意,但求盡快推行填海而不容公眾討論,其行為表現根本是蓄意挑戰基本政治倫理,罔顧港人利益。劣行如斯,為惡不甘後人,又豈是平庸可以形容呢?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