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權?怎用?

2018/1/28 — 15:32

周庭

周庭

2018/1/28    顯現期第四主日

(可一21~28)

一,甚麼是權柄?

廣告

福音書記載:「他們(迦伯農的人)對他(耶穌)的教導感到很驚奇,因為他教導他們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文士。」(可一22)

「權柄」,原文是exousia,這個名詞在新約聖經出現102次之多,中文聖經和合本譯作「權柄」外,還有譯作「掌權者」、「掌權的」、「權」、「能力」、「作主」、「權勢」等。

廣告

上主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他擁有「天上地下所有權柄」,他將之賜給耶穌(太二十八18)。約一12指出,凡相信耶穌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產帝的兒女。耶穌又賜他們宣講生命的道,使人作主門徒(太二十八19)。

上主創造人類,給予人尊嚴與自由,所以人也能「作主」(原文是權柄,參看林前七37)。當然人要為自己作主而要負上責任。為管理國家或社會,上主又賜與掌權者有權柄去管理國家或社會(羅十三1)。

雖然有人說:「權力(權柄)使人腐化。」但權力本身並無不妥,只是人怎樣運用權柄而已。

「權柄」的原文是來自ex和ousia這兩個字,意思是out-being,有「超於他人」或是「超然」的意思。當一個人在某學科上學有專長,他便有可能成為這學科上的權威人士。例如有醫生對某種醫學有專長的研究,人都會找他發表意見,他所說的,帶來權威,說起話來便人像一個有權柄的人。

聖經記載,耶穌的教訓「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文士」。在當時,文士是法律專家,人要了解法律問題,都會找他們。耶穌沒有受過文士的訓練,但耶穌的教導更超越他們,他在眾人心中更有權威。

二,權柄的誤用

不過,很多時候,人擁有權柄郤誤用。剛才說,「權柄」有「超然」的意思。這令我想起前特首梁振英所說的「特首超然論」,他的地位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之上。市民聽到這話,相信包括建制人士在內,口不說出來,心裏也會笑出來,飯也會從口噴出來。但梁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有權,所以收受UGL5000千萬不上報,不出席立法會建釋;自己女兒在機場遺留行李,要機場職員特別處理。這真是「面是人俾,架是自己丟。」

「有權用到盡」是今天不少有權有勢的人的行為。中共治理國家,專權情況不用多說。對於香港,本來承諾「一國兩制」,但已漸退色。按照基本法,人大有權釋法,理應按着清晰的條文作解釋,而不是我說《基本法》原意是甚麼就是甚麼。過去20年,人大多次釋法,都不是人可從字面能理解的。本承諾港人有普選,便被解釋為籂選式的假普選。最近「一地兩檢」的問題,更用「一言九鼎」一句說話,「我說了便是」來決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被放在次要甚至是可有可無的位置中。

特區政府利用立法會不公義和不公平的制度,要做甚麼也沒有甚麼人可以難阻了。選民被無理剝奪參選權;已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又透過釋法去DQ他們。立法會內建制議員趁非建制議員人數稀少,為確保立法會橡皮圖章的功能,又可確保他們領取薪津但不需出席會議的利益,利用這空間,運用他們的權柄,修改議事規則。本來可以20人便可成立呈請議案改為35人,基本法規定一半議員出席會議則改為20人,忽視立法會監察政府施政的功能。

當官的有權,但也應有責,包括守法和誠信。最近中央政府和特首委任的律政司司長,在上任的第一天便被人揭發所住之豪宅有僭建,後來更發現她甚他物業也有這情況出現。她是一個法律專家,也是工程師,也曾擔任違例建築的上訴工作,但對自己的物業竟然說「不知情」、「太忙」等。當然她也可合法地以首置名義購買物業,免去附加的600多萬稅款。但作為掌管香港司法的官員,她的行徑怎教人信任和接受呢?特首叫市民「包容」,但市民那有權去包容或不包容?只有中央和特首有委任的權柄,不過,他們認為無需更換,這只是刁民的意見而已。叫人「包容」這些不法之事,只是「縱容」而已。

三,權應怎樣運用?

經文記載耶穌有教導的權柄。這不在於他特殊身分(上帝的兒子)、學曆(他只是木匠的兒子)、專業訓練(相信他沒有進入拉比學校),而是在於他運用他的權柄和能力去確立人的尊嚴和價值。

經文沒有立刻記載耶穌教導的內容,反是記載他從一個人身上趕走污靈。人被污靈纏身,變得不能自主,受污靈所控。耶穌從人身上趕走污靈。使人恢復自主,這是人的尊嚴。

當污靈離開了那人,聖經便這樣記載:「眾人都驚訝,以致彼此對問:「這是甚麼事?是個新的教導啊!他用權柄命令污靈,連污靈也聽從了他!」(可一27~28)

耶穌運用他的權柄,重新確立人的尊嚴。

四,誤用權柄,剝奪人權

剛才說,很多人誤用權柄,目的是為鞏固自己的利益。要鞏固自己的利益,自然是對他人權利的剝削。

中共為鞏自己的政權,打壓異見者,人民的言論自由,宗教信仰的自由,均被剝奪。人民剩下來的就只是賺錢,所以養成今天不少中國人在海外時那種傲慢無禮的表現。

特區政府官員,為鞏固自己的權力,對中共政策只會奴才式的附和,近年來還學懂了中共那種卑劣的「政治審查」和「剝奪人政治權利」,無法無天的DQ市民參選權利。

立法會中的建制為鞏固自己的權力,附從中央的強權,要繼續維持現行不公義的制度,剝奪市民公平參政的權利。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要順服,因為沒有權柄不是來自上帝的。掌權的都是上帝所立的⋯⋯作官的原不是要使行善的懼怕,而是要使作惡的懼怕。」(羅十三1,3)

可惜的是,上述的掌權者所作的,正是「罰善賞惡」。收取5000萬UGL利益的,僭建的,互相包庇。對年青人參政,或作出些少不禮貌的行為,便要鎖要拉。這與上主給與權柄相違背。

特首上任時,指「天堂有位留給她」;不少高官政要也高舉自己是基督徒,當官是「上帝的呼召」。我敢問一問,今天無理DQ青年人參政,對於你們的良知和信仰,這是公義合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