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有反抗才有強權

2017/12/31 — 12:29

曾於2000年出版《帝國》的左翼學者Antonio Negri和Michael Hardt,今年10月發表新作《群集》(Assembly),為全球反霸權抗爭提點指路。書夠新夠貼地,從佔領華爾街到佔中都有提及。內文論點眾多,自然不能指望我千字概述,我亦無意如此,只想挑一點關於「權力」的討論來講。

Foucault在《性史》有句名言常被引用:「有權力就有反抗」,意思顯淺易明。這句話某程度上為抗爭提供了合理基礎:抗爭不是搞事,而是與權力共生共滅的產物。一如你打我一拳,你拳頭會痛;一如共產黨欺人太甚,香港人就反抗。只是,這話講多了,也常讓人忘記問,「權力」本身又為何存在?歸根究柢,為何你要打我一拳?為何共產黨能掌控中國?我們不問,漸漸就會有個錯覺,覺得權力是本來就存在的東西。於是,雖說有權力就有反抗,但當反抗撼動不了權力,便萬事皆休。唔好理咁多、移民、賺錢,我認為這是雨傘後不少香港人的心態。

故Negri與Hardt在《群集》中強調,我們要注視權力的來源。「關鍵是要明白,權力自身是虛弱不足的,它只能活在(施加權力的)關係中,從被統治者身上吸吮能量。」作者指出,我們一直忘記權力的誕生是因為它要面對一個強大的對手,即自由的大眾。權力之所以強橫,無非是因為其管治的大眾強橫。由此可知,抗爭不是依附權力衍生的。「有權力就有反抗」的意思不是「因為有權力所以反抗」,而是恰恰相反,「因為有反抗所以有權力」。既然權力依附的是大眾對自由的追求,那權力本身無堅不摧、千秋萬世,就是個大誤會了。

廣告

但你也許會問:「跟住點做?」實際上要怎樣才可以對付強權呢?《群集》最後數章確實指出一些道路,比如社運工會主義、重新創造屬於大眾的金錢等。那麼你再問:「咁係咪即係可以打倒共產黨?」很抱歉如果共產黨一本書就可以打爆,那香港人就唔使搞咁耐。一來如文首所述,此書講全球社運,而非針對中共特殊性,所以書中意念並非全部通用於香港;二來學者不是上帝,他們甚至不是政治家,不能夠告訴你實際操作如何的。你可以說他們離地,但考慮到後雨傘的香港連反抗意志都瀕臨崩潰邊緣,我覺得指出一條合理道路,已經很了不起。

原刊蘋果日報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