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恭喜蔡匪若蓮之子魂歸西天

2017/9/10 — 10:5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教大民主牆上現「恭喜蔡匪若蓮之子魂歸西天」標語,一切關於言論自由、香港獨立的討論,都不重要了。若問人性是什麼?人性是,在大是大非之前,我們都只求做個大家期望的好人,僅此而已。

我身邊有很多好人。

上班時間的巴士是寧靜的,塞滿了渴睡的靈魂,我總把身子擱在椅上,半合著眼,由頭的一邊碰到玻璃窗,來回又折返,貪婪地吮吸著最後的美好時光。無數次,總在某站,總有堆大媽有堆大陸人,上車秒速閃到我旁:「欸,這裡有位子。」再一句:「那裡也有位子惹。」擾攘一輪,好不容易一行人才在我前後左右安頓下來,卻開始隔住我高聲談話。

廣告

我討厭他們,我覺得我連僅有的空間,也被壓縮。

告訴朋友,朋友都教我什麼是同理心。可能他們生活在農村,可能他們習慣了大聲說話,可能這是他們社會文化背景帶來的表現。

廣告

朋友還教我,仇恨的對象要正確。我城讓我喘不過氣來,是因為制度不公義。放眼中國,他們的產品沒有保障、教育沒有保障、人權沒有保障,才有那麼多遊客和移民湧來香港;聚焦香港,官員和商家,才是奪民空間者。

對準政權,不要把個人的不幸加諸在另一位薄命人身上。

但今天,他們紛紛冒出頭來責備恭喜俠滅盡人性、涼薄無情,戴著「好人」襟章聯署、撰文、在Facebook發帖,盡情地鞭韃,把握著這大好機會展示世人何為善。道德遊戲的玩法是,每當你說別人是法西斯,你就顯得不法西斯。

朋友卻不曾問,是誰恭喜蔡若蓮兒子魂歸西天?

是的,標語擺明就是政治矛盾,擺明就是在人家傷口撒鹽——恭喜俠經歷了什麼,才忿怒至為母喪子而稱快?中國殖民霸權壓在我城的年輕軀體上,是何等重量?

我不解,為什麼朋友大概能明白藏人憎恨漢人,甚至ISIS炸毀城市、難民強姦女人,但旺角有市民掟磚、陳雲提出大陸陰道論、梁游宣誓以「支那」稱呼中國,他們就沒法同情共感一番?彷彿香港年輕人的命就是賤些,特別是本土派的信徒,配不上社會賢達、知識分子以同等的視角端看。

總之暴力就是不對,總之性別政治必需政治正確,總之不應該消費別人的傷痛。

做個「好人」吧。本土派年輕人言行背後的吶喊不值我們展現半分「人性」,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們選擇大部分人最輕易認可的「道德」,而那亦是最廉價的。
我們幾乎不用掙扎,幾乎不用承受站錯邊的風險。

民主牆上的「香港獨立」與「爱国」、「法治」,誰要討論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