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護照新身份證所為何事?

2019/2/4 — 8:44

政府2017年11月公佈新一代智能身份證的設計。

政府2017年11月公佈新一代智能身份證的設計。

繼無端端花巨資換新身份證後,入境處又在今年第二季推出新護照,究竟所為何事,令人費解。

每次官員出來解釋,總是以加強防偽為理由,奇就奇在每次換都話今次更可靠。本來我們不必從陰謀論推測是否收集更多個人數據,或要同內地系統互通,但若果政府冇充份理據,事情就變得古怪。首先,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任何聲稱「智能」的玩意,推出當日就已經過時,因為一定有最新技術取代,大家睇睇 iPhone 每年推出新版本就知。公眾判斷的基本原則係功能是否過時,而非技術是否過時,即使智能手機已經好平,但今日仍有國家用緊 Analog 手機。新身份證聲稱晶片容量更大,由現時 36KB 提高至 80KB,從而可儲存更高解像度的相片和指紋模板。資料保安加密方式會由以往的PKI密匙,提升為 BAC+PKI 密匙。另一更重要功能是拍卡即讀資料,可用 RFID 進行非接觸式讀寫資料功能。

但最基本問題係點解要在身份證儲存咁多數據?點解要用華強北出售的讀卡機就可盜取個人資料的 RFID 技術?政府唔可以只為追求新科技,背後必須有十分強烈的公眾理由,例如防偽被破解、四圍假證,又例如插卡技術有漏洞。如果只為追求快幾秒過關實在荒謬。至於新身份證可用於網上申請政府服務,這更是倒果為因,政府服務之所以落伍,唔係因為身份證,而係因為政策落伍、官僚主義或更根本是服務供不應求。淨係演唱會賣飛系統已經落後日本、台灣、大陸,唔通日本、台灣身份證科技特別先進?派4,000蚊用超過一年、五億行政費、唔可以上網申請,亦非因身份證技術,而是政府低能弱智的「針對性」派錢政策。

廣告

大數據或成監控工具

當今獨裁政府總會以「便民」作理由去採集大數據,索羅斯在世界經濟論壇上指習近平是開放自由社會大敵,亦係因為佢治下採用科技作大數據收集、監控的「社會信用體系」,學者稱之為「數碼列寧主義」。政府將亂過馬路、有錢唔還的社會敗類數據公開,甚至變成App的「老賴地圖」,由群眾檢舉,然後扣滿一定分就禁買機票、火車票。推出時理由當然是針對違法人士,但好快就可以移用到「罔議中央」、「尋釁滋事」等個人自由層面。而呢套以智能身份證為基礎建立的大數據系統,已經向世界輸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08年到訪大陸見識了先進的數碼監控系統,回國着手引入,推出由中興提供技術名為「祖國卡」(Carnet de la Patria)的身份證,當地物資極端缺乏的人民想要攞政府補助糧食、醫療和其他社會福利;更重要的是,政府可以藉由這張卡,掌握到人民的種種政治經濟行為,並且可以作出賞罰。

廣告

日前入境處長介紹新護照,表面睇最大變動是個人資料頁加上鮮紅國旗,背景由青馬橋變成金紫荊。處長回應外國記者會前副主席馬凱和台灣立委林昶佐未獲批工作簽證問題,強調處方是按相關政策和法例充份考慮,不涉及所謂政治考慮,亦不需和中央政府商討。處長的說法冇人會信,這樣的紀律部門,你會相信香港人出入境護照內紀錄的數據資料,不會同內地系統相通嗎?我擔心香港政府暗渡陳倉,已準備好進入數碼監控時代。


(文章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