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5/24 - 8:23

新聞自由三個黑洞

LIGO 所觀測的合併黑洞 (記者會截圖)

LIGO 所觀測的合併黑洞 (記者會截圖)

(此文刊於香港記者協會五十周年特刊)

執筆之時,剛好霍金離世,想起黑洞。

黑洞引力龐大,吞噬一切,質量愈大,四周空間愈是扭曲變型,附近的大小星體和宇宙微塵,無力逃逸。

廣告

而香港新聞界眼前,有三個黑洞。

社會學家   Erik Neveu 曾以「黑洞」比喻媒介的市場規律,為了追逐利潤,為了公司生存,媒體扭曲內容,迎合觀眾眼球,想廣告商所想;媒體追求收視,廣告收益要交數,嚴肅新聞與深度調查從來不易賺錢,遂成為犧牲品。

市場規律的黑洞,於今猶烈。數碼時代,受眾喜惡在網絡上即時反饋,追求點擊率不幸成為新聞界顯學;網絡媒體冒起,缺乏金主者艱苦經營;敢於堅守第四權角色的主流媒體,廣告零落,縮版、停刊、裁員、外判;摸對門路者,則風山水起:一帶一路與大灣區題材,大唱贊歌,少有批判,廣告商冠名贊助滾滾來;記者心力投入主旋律,服膺市場規律與潛規則,既賺錢又政治正確。黑洞吞噬新聞理想,多少人粉身碎骨,仍然感覺良好。

第二個黑洞,乃權力操作的黑洞。當資本與權力結合,影響力透過媒體老闆與主事人層層滲透,神不知鬼不覺。資本主義商業機構,老闆操控公司之人事任免、資源調配與內容大方向;掌權者搶佔制高點,牽引老闆,就能操弄傳媒。香港記者協會早前統計,香港二十六家主流傳媒中,受中國政府直接控制或被中資企業入股的「染紅」傳媒有八間,其實若計算粉紅、淡紅、漂白,或有需要時才變紅的傳媒,只何止此數?

踏入香港的大型連鎖書店,琳琅滿目,書種繁多,知識的盛宴彷彿就在眼前。很多人未發覺,好些揭露中國黑暗與記錄社會運動的書籍,已悄然消失於書架上;很多人亦不知道,這些書店,名字縱使不同,都屬中聯辦控制。當掌權者緊握制高點以後,權力運作可以舉重若輕、可以書香撲鼻;再看看香港眾多主流媒體,權力透過資本直接管控,一一被納入黑洞引力範圍。一切看似平靜,一聲令下,就是收網時刻。

第三個黑洞,是人心的黑洞。

英國記者 Matthew D’ancona 在《後真相》一書中提到,1989 這一年,標誌極權的崩壞,從此世界不一樣;歷史將同樣記住   2016 年,這一年,假新聞充斥、以民粹製造恐懼,結果英國在全民投票中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2016 年,正是「後真相」時代的開端。

「後真相」時代,不只讓大家重新認識人性中憑直覺、非理性、不思考的一面,野心家更肆無忌憚,收割人性弱點。捷克詩人兼前總統哈維爾曾在其劇作中說過:民主制度有先天不利,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

自由亦如是,珍惜自由的人明白,言論自由意味着要負責任,說話要根據事實,推論對確,真相也許不易觸碰,但也要盡量去蕪存菁,接近真相。痛恨自由的人,肆意利用言論自由,散播謠言、古惑人心、煽動仇恨、宣揚國族主義;眾聲喧嘩中,大家在網絡上欣賞自己的回聲,很多人錯以為,真相未知等同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即代表我信甚麼都可以。

劍橋大學哲學教授   Simon Blackburn 認為,後真相時代中,這種「沒有事實,只有詮釋」的看法,就終令強者聲大就顯得有道理。

三個黑洞,三位一體,黑洞引力無邊,難以逃避,但被它扯得粉碎之前,最少有些事情可以做:體制之外,公民社會把握一息尚存的自由,緊密連繫,壯大力量;公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支持理性求真的媒體。每個人請張開耳目,看穿時局詭譎,洞悉隱密審查操控技法。如此這般,或能抗衡黑洞的引力,減慢墜落的速度。

霍金說過,黑洞不是那麼黑,物質有機會從黑洞逃逸,「所以當大家發覺自己身處黑洞時,不要放棄,總有出路。」

一切有待證實。

***       ***       ***

相關文章:
操控就在陽光空氣中
威權時代來臨,二十個歷史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