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閒人梁振英

2019/5/17 — 12:52

沒有想過,有些所謂「國家領導人」,竟然得閒到一個地步,一早起來,就遍看其它人的文章,然後急不及待去做「鍵盤戰士」,逐個找人「挑機」,很多評論界和報界朋友,都曾經成了他「挑機」對象,且涉及的甚至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例如,只是戲謔性質的廣告,卻以「報警」來恫嚇;又例如,質問別人為何沒有去遊行。我相信在中國所有國家領導人當中,能夠這麼得閒的,也只有這一位。不錯,我說的就是梁振英。

5 月 8 日我在《明報》筆陣寫了篇〈化作春泥更護花〉,不料還是早上,就有記者來電,說梁振英撰文質疑我:

(一)為何我和我的子女不去做春泥?

廣告

(二)4 月 28 日遊行當日,為何我不在遊行隊伍當中,是否「叫人衝,自己鬆」做醒目仔?

記者問我有何回應。

廣告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梁振英真的很得閒,而且難得我每篇文章他都會望眼欲穿、急不及待去看。(但對不起,我是不會因為有這位「國家領導人」作為忠實讀者而為榮的)

相反,他常常把文章電郵給我,抱歉,我覺得都不值得花時間看,且已經指示電腦以 junk mail 方式處理。每次他向我「挑機」,都是記者找我回應,我才知道。

我的回應如下:

(一)我沒有子女,就算有子女,我們這一班人都很開明,尊重子女是獨立的個體,不會要子女政治上做這樣做那樣。且我從來沒有「叫人衝」,你可以翻看我所有文章;

(二)他連最基本的事實都搞錯,4 月 28 日那天,我有參加反逃犯條例遊行,並且行到終點,當天很多朋友都可以做證。

從來沒有想過,只不過是,我有沒有參加某一次遊行這樣瑣碎的事,竟然要勞煩到這位所謂「國家領導人」來撰文關心和過問,大家說梁振英是否真的是香港頭號政治閒人?﹗希望他不是要用到這種方式來「刷存在感」。

如果他貫徹如終,每天都撰文去質問一下這人那人,為何沒有走去遊行,那麼他雖然已經下台,但也可繼續成為港人上街的重要推手,成了林鄭月娥的「豬隊友」。(但是,今天的林鄭是否視他為隊友也是一個問題)

順帶一提,他也喜歡斷章取義,上次他質疑我在《明報》筆陣發表的另一篇文章〈大學教育的初衷:該諄諄善誘還是殺雞儆猴呢?〉,文中一開始我明明有說:「幾位理大同學抗爭時手段或許有點魯莽和過激,言語粗鄙並阻撓教授離開,確是不對」,所以,我是有說這些行為是不對的,我只是反對「終生不予取錄」那一套,但他卻偏偏視若無睹,而繼續加以謾罵。

不少朋友都勸我,今天已淪為「鍵盤戰士」的梁振英,不值得我回應,有更多更重要的人,更重要的事,值得我去寫。

對此我會認真考慮。

 

(本文原先刊登於 5 月 8 日的《明報》,稍作修訂後再刊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