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連年盈餘 不是政績是失誤

2017/12/4 — 11:45

資料圖片:政府總部下班時間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政府總部下班時間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政府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十月底今個財政年度首七個月,政府盈餘高達346億元(註1)。年初的預算案,只預算全年為約163億元(註2),現在七個月已獲預算的盈餘。政府的收入主要來自下半年,一般而言,十一月至一月都會有盈餘,但二月及三月則多有赤字,雖然赤字額非常飄忽,但筆者估計最終盈餘達千億元並不出奇。

稅收扭曲市場運作可免則免

政府有盈餘,市民不用擔心加稅,但是千萬別誤會,以為這是政績。政府連年盈餘,不止不是政績不應該讚賞,而且是政策失誤。

廣告

稅收是政府從民間取得的資源,會扭曲市場的運作。簡單而言,稅收令市民可以運用的錢少了,可以購買的物品便減少了。舉個極端例子,若薪俸稅率高達九成,市民所餘的收入,應付必需品可能已捉㩒見肘,沒有額外開支花費在娛樂、旅遊這類非必需品。於是這些提供非必需品的行業便發展不起來。稅收無可避免,因為一個地方總有些服務由政府提供比較有效率。但由於稅收干擾市場運作,所以政府只應該徵收「剛剛好」的稅收,即是足以提供所需的公共服務的水平而不要多收。

當然,什麼叫到「需要」的公共服務,可以因國家而異。美國和北歐的標準便很不同。到底市民想高稅多福利,還是低稅少福利,是很「民族自決」的事。但要判斷一個地方有沒有多收稅,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看政府是否收支平衡。如果政府盈餘連年,只有三個可能性:一是收稅太多、二是提供的服務太少、三是上述兩者皆是。香港政府既收太多稅,又提供太少服務,是雙重失誤。

廣告

政府應駛不駛

有些福利開支其實免不了。筆者認為醫療最需要由政府提供。我們對很多疾病的成因並不了解,因此也沒法預防。有些疾病的責任在於政府,例如空氣污染引起的呼吸系統疾病,所以不應該將醫療開支的責任完全放到個人或家庭身上。事實上,這些風險高的必需品,最佳的應付方法是所有人一起分擔風險,即是保險的概念。筆者認為,受保的人口越多,每個人分擔的風險越少,因此最佳的醫療政策,是由政府以公帑提供接近免費的服務,以及優良的基層醫療務和身體檢查。但是,政府的政策,似乎是透過限制服務供應,迫市民另購醫療保險(註3)。買了私人醫療保險的市民,難免認為交了稅但享受不到福利而不滿,但仍舊免不了在某些時候要使用質素欠佳的公共醫療服務。

第二類必須做得妥當的是長者福利。筆者認為,每個人都要退休,所以每個人都有責任預備自己的退休開支,而不是預期由社會承擔,而公帑應該用於照顧有困難的長者。因此強積金雖然執行得不理想,但不是很錯的政策。政府明知很多有需要的長者不願意領綜援卻沒有對症下藥,令左翼人士有機可乘,提出「全民退休保障」。提倡「全民退休保障」的人士,其實理據欠奉,常常以「執紙皮的長者」為樣版去合理化「全民」,但香港有很多公務員或大機構的中高層,其實有不錯的退休金,又或有很大筆資產,在退休後一段很長時間根本無需要政府資助生活。於是,為什麼這些左翼人士,不接受有入息或資產上限的長者福利呢?例如入息和資產上限是月入五萬元和五百萬元是否真的不能接受?為什麼納稅人要資助錢已很多的曾俊華、陳方安生、董建華和何志平,甚至霍建寧呢?

其實要解這個題不難:只要將長者的綜援分拆出來,改名為「長者乜乜金」之類,增加資助額,將資產和收入上限推高,令長者放下對領綜援的誤解,再配合生果金和長者生活津貼,便可以令有需要的長者有基本資金應付生活,「全民退休保障」的攪手可以收工。但政府沒有,而是將錢浪費在「研究」不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政策理據」!

第三項則是教育。教育明顯有扶貧的功能。政府錢很多,本來不該殺校,讓收生不足的學校繼續運作,老師便有多點時間照顧追不上的學生。一些家長說不定會選擇這些小班教學的學校令收生人數回升。而且沒有殺校壓力,有部份學校便不會瘋狂地迫小朋友變功課機器。先不說不殺校到底會令香港經濟增長快多少,最低限度少些人排隊看精神科吧。但政府不做,也不改變殺校的政策,以為這叫資源運用得當,其實是政策失誤。

政府做好上面那三部份,可能需要用好多錢,可能令政府盈餘少很多甚至赤字,但是至少真的可以改善民生吧,但沒有。

取消無需要稅收解「結構性盈餘」

當盈餘連年,就是政府無法駛掉稅收,其實已是出現「結構性盈餘」。而當政府已儲起了驚人的儲備,便應該取消無需要的稅收,確保政府維持在大約收支平衡的水平。但這個政府將一個擺在面前的大問題扮看不見,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英明神武。

政府有一些收入,並不是「稅收」而是按成本收取的服務費,或者政府以儲備投資所得的收入。但政府的收入絕大多數來自稅收,包括賣地收入、利得稅、薪俸稅、差餉、印花稅⋯⋯。在香港,土地是財富,也可以說是間接的稅收。有人將樓價貴歸咎於賣地和「高地價政策」。但價格不止與成本有關,也與需求有關,因此取消賣地不等於樓價會下跌。例如市區的公屋居屋,成本與私人樓宇不同,但價格差不多。又例如地鐵上蓋物業,是政府向地鐵批出用以資助鐵路營運。沒有地價的地鐵上蓋,不但沒有比其它物業平宜,而且因為交通便利,售價超級。再者,如果土地不以拍賣方式出售,換來可能是私相授受,例如貝沙灣,不見得會對市民更好。利得稅主要是公司除掉開支才繳交,對市場扭曲的程度很有限。股票印花稅沒有壓抑到市民買股票的意慾,而買賣樓宇的印花稅,用以「壓抑樓價」,此刻似乎難以取消。至於煙稅和汽油稅,並不是為了收錢,而是為了壓抑市民對香煙和汽車的需求,也不宜取消。

第一項應該取消的稅收,是薪俸稅。因為收取薪俸沒有政策目的,只是為了錢但卻最影響普羅市的收入以及消費決定,政府錢太多便不應徵收薪俸稅。差餉也應該取消,因為政府將推出固體廢物徵費,若不取消差餉,便是雙重徵費。筆者認為政府可以考慮鼓勵市民購買電動車取代汽油車,例如若市民購買一輛電動私家車而同時取消一輛汽油車的登記,電動車可以轄免首次登記稅(註4)。

政府企圖共市民產貢獻北國

過去政府瘋狂地收起儲備,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被金融風暴嚇怕了,於是認為儲備越多越好,要打起金融戰來也比較容易。但本屆政府的想法可能不一樣。任志剛和林鄭多番指要用錢,但用在什麼地方呢?交通津貼所費有限,醫療長者福利不見得有大躍進,最近政府連資助學童上網的計劃也終止了(註5)。另一邊廂,市民看見的是東江水與內地協議毫無改善,即使位於將軍澳的海水化淡廠用盡了,香港的食水遠遠不能自給自足(註6),北國知道你沒選擇,多辣的協議也要接受,難怪自九九年審計署批評東江水協議至今也毫無改善(註7)。

市民還看到高鐵不單興建期超支,割了的地興建的設施還要市民付鈔,而無底深潭卻是日後的營運虧損。高鐵似乎是「國營企業」,地鐵只會是收order營運,最終於虧損,很可能要由公帑支付,那麼,難怪政府要儲起這麼多儲備應付這個黑洞。還有是港珠澳大橋,日後若大橋間中飄移一下,不知香港又要負擔多少維修費用。

任志剛日前說考慮加入共產黨(註8),不知是否微言大義,暗示香港這個曾經富極一時的兄弟不要介懷與北國省市共富共窮。

 

註:

1. 本財政年度首七個月(即截至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的財務狀況

2. 二零一七/一八年度預算案

3. 根據衛生署的數據,自八九年至今,來自政府的醫療衛生融資增加了7.8倍,但來自私人保險的融資則增加了34.4倍

4. 政府今年將電動首次登記稅由完全豁免變成將豁免額定於97500元

5. 參考

6. 將軍澳海水化淡廠的容量最多為每日27萬立方米,即每年9855萬立方米。香港每年耗水費超過九億立方米,即化淡廠只可以應付約一成的耗水量。

7. 審計署報告:購自廣東省的食水

8. 《反思經濟模式 任志剛:係咪應該加入共產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