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組中策組吸納青年人 是否管治良策?

2017/11/10 — 12:52

政府總部

政府總部

【文:張樂芹】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以來,一直致力打造聆聽民意的形象,落區、親自接收請願信,到近來正式宣佈改組中央政策組以及開放委員會的自薦制度,都可見新一屆政府團隊有一定的努力。然而,亦有輿論認為政府今次只是提供政治酬庸,扶植建制內的年輕勢力。故此,如何真正做到廣納民意,有效地將不同階層、背景的聲音帶進政府,將是今次改組的一大考驗。

盼有所作為 避免成為政治花瓶

廣告

現時香港的青年發展政策主要針對 15 到 29 歲的青年,政策執行分屬不同的政策部門。當中民政事務局則與所屬的諮詢機構「香港青年事務委員會」就發揮著反映青年意見的角色。而中央政策組則以吸納社會賢達為主。不過兩者都面對著同樣的問題,就是在現有的政府架構下,權責分散,如此的諮詢機構難以跟各決策部門討價還價,推動政策的力度不足,所以如果今次改組後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最終只是成為另一個青年事務委員會,難免會讓人失望。

而自林鄭提出招攬年輕人進入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以來,坊間已有不少政團翹首以盼,希望可以佔一席位。猶記得林鄭選舉之時,一群年輕人陪伴上台,以T-shirt拼成競選口號「同行 we connect」,但此舉不但未能展示林鄭連繫各界的風範,更引來不少負評,可見有年輕人的參與,不等於能獲得主流青年的認同。如果是次30人的組成沿用選舉的陣容,恐怕觀感不佳之餘,亦會令市民質疑政府廣開言路的決心,惹來更大的非議。所以,如何能夠做到真正的廣開言路,吸納不同光譜、專業、背景的年輕人,避免成員組成單一化,是今次改組的第一大考驗。

廣告

推動社會創新 由年輕人做起

查看今次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的職位介紹,當中寫到要受聘的年青人要負責政策研究和創新、提升公眾參與、協助統籌由政府高層選定的跨局政策。要真正推動政策以至社會上的創新,走在前線的年輕人的視角和參與都是重要的一環。舉個例說,遠在愛沙尼亞,當地政府近來就正策劃以加密貨幣(ICO)來做國家信託基金,用來投資於研發政府部門的新技術或初創企業,繼續去打造自己成為數位強國 (Digital Nation)。可能你會為此而覺得香港近年發展停滯,但反觀香港,其實我們不缺擁有如此視野的年輕人,近年年輕人創業在國際層面上亦不乏佳績。在香港的層面,近年社企的概念流行,不少新型的組織應運而生,以創新的方法嘗試去解決不同的社會問題。例如早前參與青協創研庫會議的時候就認識到有朋友設計專為柏金遜症患者的智能配件,身邊亦有不少朋友在教育、義工旅遊、科技創近等不同範疇裡面努力。如能把這些新一代的聲吸納進去,不但可以解決上面提到人才組成單一化的問題,亦可為決策者帶來思想角度上的衝擊,繼而推動跨部門的政策改變,相信不但可以讓人感覺耳目一新,對於香港的創新發展亦十分重要。

長遠而言 還需推動民間政治人才庫發展

香港現時的管治團隊裡面,公務員為當中最主要的組成,高效的公務員系統,優秀的行政人才,是香港一直以來成功的基石之一。然而,從技術官僚制度下訓練出來的官員,往往未有看透全局的遠景,較為在意眼前的得失,避免出錯。

“In start ups, we ask for forgiveness, not permissions.”

要推動創新,我們就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接受,更要接受有機會實驗出錯。所以,今次30位的年輕人以非公務員的合約招聘,做對了第一步,但長遠而言,我們更需要建立一個民間的政治人才庫,集結各界的年輕專業人士,深化人才交流。事實上,參考外國的案例,不論美國哈佛大學的甘乃迪政府學院還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知名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都是政治精英的搖籃,行之有效。香港呢?暫時未有大學開辦相關的學院,但去年成立的香港政治及管治學院,就在嘗試提供一個新式的領袖培訓計劃,填充傳統的不足。今時今日的社會形勢變化急劇,在政府架構以外,我們也確實需要聚集更多民間有心的力量,為香港的未來出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