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插手書業文化的「焚書」和打壓言論自由的「坑儒」

2018/6/1 — 14:26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近不同渠道的傳媒分別報道有關中聯辦是香港三聯書店、中華書店和商務印書館(簡稱為「三中商」)的幕後老闆,而且三中商母公司的聯合出版社及其業務網絡覆蓋範圍甚廣,早已佔有香港的書業文化市場逾七成以上,影響可謂十分深遠。

筆者細讀區家麟先生一文,其中關於中國共產黨官方機構中聯辦插手香港出版文化事業的論述和分析十分精闢,再憶及這些年來絕大多數傳媒已「被收編」,相當克制以至自我審查的風氣日盛,以及特區政府明裡暗招的打壓言論自由勾當層出不窮,不禁聯想起「焚書坑儒」這四個字!

專制帝國的秦始皇為了維護中央集權的政權,以及掌控統一思想的言論,焚燒經書和坑殺儒生的惡行令人髮指。雖然康有為所言的「秦焚書,六經未因此而亡;秦坑儒,儒生未因此而絕」,而暴政始終未能得逞也是事實。但是,如此殘暴作為正正反映出獨裁君主一貫行事為人的心態和作風,當前紅色王朝習帝的凶狠手法相對而言亦不遑多讓!

廣告

現實上來說,所謂「焚書」當然並非指書籍刊物已在煙飛灰滅中化為烏有,所謂「坑儒」也不是說在土掩塵揚中已深深埋葬了幾許讀書人和學者!當今時代畢竟與封建年代當然不同,中共政權也「文明」和「進步」得多,手段再不必放火燒館或者亮劍封喉,因為高明的現代技倆所產生的震懾和拑制影響,客觀上已令香港特區有著寒蟬效應,這就是筆者所說現代政治「焚書坑儒」的修訂版,本質無異,演繹不同而已!

書業市場涉及書籍的出版、推廣和銷售,是社會文化事業,在極權國度主政者的眼中更是意識形態的上層建設重要工程,必須設法引導和控制國民所讀、所寫、所思和所想,政策上滴水不漏,戰略上絕對不容有失。

廣告

如今中聯辦動用龐大國家資源得以大規模進駐香港書業市場,大搞出版和營銷事業,難道香港人真的相信這只是基於市場上的需要、競爭和發展嗎?黨國機器透過三中商等機構明顯涉足特區的書業文化市場,現階段擁有的逾百分之七十營運實力雖然暫時難言「壟斷」,可是,這樣的趨勢豈只是一盤生意的拓展,卻是策略性的掀起一張大網,伺機收緊香港人有關意識形態方面的空間,影響所及香港人實在豈能掉以輕心?!

如果香港人還是過分天真的以為這只是「政治陰謀論」的臆測,筆者以為必須放眼回看這幾年來社會上傳統紙媒和影視傳播的「大陸化」演變現象:紅色資本和建制財源直接或間接供養著的機構已不斷蠶食新聞界,嚴重削弱過去堅持監察政府和報道真相的第四權力量,模糊了不少讀者和觀眾的鑒賞品味和批判能力,甚至有人認為,如今香港只是剩餘一張《蘋果日報》和半份《明報》仍然在為社會公義而力抗建制政治的干預!

事實上,銅鑼灣書店劉榮基等人的「被失蹤」事件觸發噤聲的白色恐怖,香港大學戴耀廷和陳文敏飽受的惡毒攻擊和無形壓力令人喘不過氣來,最近教育局課程教科書審訂和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也隱隱然暴露出「政治正確」凌駕專業識見的種種痕跡。他朝一日,甚麼書籍可以印製,何種刊物可以上架,哪些教材可以使用,怎樣議題可以公開討論,哪個研究題目可以在大學進行,以至甚麼人才可以自由地發言撰文,恐怕也必須經過當權者的「政治正確」檢視和審查,筆者相信不一定是空穴來風!

歷史事件其實不斷重演,只不過在形態上或會有點異樣。筆者無意嘩眾誇張,以「焚書坑儒」這四個字來過分形容當前的惡劣政治形勢,可是因為實在深深感受到香港的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空間愈來愈狹窄,面對的衝擊更愈來愈嚴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