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南早》淪為政權宣傳機器 FCC 前主席:不再供稿

2018/11/14 — 20:30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資深政治評論記者和作家 Steve Vines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資深政治評論記者和作家 Steve Vines

(報道在晚上9時54分更新,補充《南華早報》回應)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資深政治評論記者和作家 Steve Vines 過去長期為《南華早報》撰寫時事評論專欄,他周二(13日)刊出文章,以《南華早報》早前刊出銅鑼灣書店東主桂民海的訪問為例,指《南華早報》已變質,甘願成為中國政權的宣傳機器,參與抹黑桂民海,決定以後不再為該報供稿。

《南華早報》回覆查詢時指出, Steve Vines 的指控沒有根據,認為有關桂民海訪問處理專業,早前已就事件公開回應。南早指出,該公司為獨立新聞的機構,堅持「真理和公平」的座右銘,即使受到包括 Vines 等未經證實攻擊,《南早》的可信度亦不會輕易受損。

廣告

南早:指控無根據   桂民海訪問處理專業

Vines 以「Why I will no longer write for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為何我不會再為《南華早報》寫文)為題,周二在《Hong Kong Free Press》撰文,指聲稱獨立的《南早》已變質,自願參與這次「荒謬的政治宣傳手段」(a grotesque propaganda ploy)去抹黑桂民海。

廣告

居港多年的Vines,任職傳媒工作 30 年,曾在英國《衛報》、《BBC》、《每日郵報》和《獨立報》工作,亦是《亞洲時報》顧問編輯,目前任香港電台電視部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主持人。他替《南華早報》撰寫時事評論專欄逾 25 年,三周前曾在該報撰寫有關「明日大嶼」和「土地大辯論」的文章。

替《南華早報》寫專欄25年     

他對《立場新聞》記者透露,早於今年二月,已萌生不想再為該報撰文的念頭。「當時我開始萌生這念頭,我其實也有怪自己,為何直到今日才下定決心。我不能再忍受為甘作政治宣傳工具的報章撰文,下了這決定後,終於感到安心(relieved)。」他續說。「我對香港的新聞自由和新聞多元化日漸受損,感到失望。」

二月時,《南早》刊出「被失踪」銅鑼灣書店東主桂民海,被重新扣押後的「道歉訪問」,標題是「Sweden‘using me as chess piece’ says detained Hong Kong bookseller Gui Minhai in government-arranged interview」。有關訪問由中國公安部安排,瑞典藉的桂民海在訪問中批評,瑞典「別有用心」,當他是「棋子」,出於政治目的教唆他離開中國。桂民海在訪問中提到,考慮放棄瑞典籍,對書店事件感到懊悔,呼籲瑞典不要再干涉他的事。訪問刊出後,外界普遍認為,桂民海是在大陸政府脅迫下,向傳媒讀出早定好的「對白」。

《南華早報》刊出的桂民海訪問截圖

《南華早報》刊出的桂民海訪問截圖

Vines:決定後感安心

Vines 在文章提到,如桂民海這種「被脅迫式自白」,常見於蘇共和文革的黑暗時期,對於那些甘願成為政治宣傳工具的所謂「獨立觀察者」,列寧曾稱之為「有用的笨蛋」(useful idiots),為可怕的事件作出合理化的解釋。

Vines 指,《南早》根本沒有必要參與這「恐佈的鬧劇」(gruesome farce),《南早》在報道中稱記者的提問沒有被審查,目的只是為增加訪問的可信性,「在一黨專政的國家,要在獨立報道和妥協下取得平衡,並不容易,但任何有尊嚴的記者和報章,都不會僭越這條底線  — 就是在政權的政治宣傳中扮演角色。」

他指,《南早》成立於過往擁有新聞自由的香港,這個有 115 年歷史的英文傳媒,在新主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大力注資下,寧為政治宣傳工具,替希望在世界舞台有更大話語權的北京服務。

Vines 在文末這樣說:「我在這行待得夠久,明白當記者身處差劣的傳媒環境,壞事就會發生,而且還會變得更差。我長期跟這報合作,但現在看來,繼續合作的話壞處會多過好處。」

早前在《立場新聞》專訪中,他指外國記者會第一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被逐一事遺下巨大陰影,反映香港自由的崩壞比想像中快,也有國際傳媒開始討論總部是否合適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