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有美善力量:給被囚者的講章(腓四1-9)

2017/10/16 — 10:11

2017年10月15日,8號颱風日,講於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安素堂

監獄禁不住的人性之光

30年前,有一齣十分賣座的港產片《監獄風雲》,相信大家仍有深刻印象。不少人對監獄的印象,可能是從電影獲得。無疑,電影的監獄世界並不真實,但即使真實的監獄不像影片描述般暴力與黑暗,我想也沒有人想進去生活。因為,監獄是一個囚禁犯人的地方,代表失去自由。

廣告

《監獄風雲》的主題曲「友誼之光」,改編自「綠島小夜曲」(綠島是臺灣白色恐怖時代囚禁政治犯的監獄),更是燴灸人口的作品,傳誦至今: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多少友誼能長存,今日別離共你,相雙兩握手,友誼常在你我心裡,今天且有暫別,他朝也定能聚首,縱使不能會面始終也是朋友。縱隔萬里山,隔阻兩地遙,不需見面,心中也知曉,友誼改不了。

廣告

是的,電影的監獄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但主題曲又道出監獄中難能可貴的友情──友誼之光。在黑暗的地方,仍見到人性之光。

這只是電影虛構出來的溫情嗎?現實生活中,我們確實見到令人失去自由的監獄,卻不能奪去人性的尊嚴與價值。另一位在監獄中被囚者曾說:他是為了說該說的話而被牢,又說因著自己被牢,在監獄外的戰友們卻更無所懼怕地傳講所持守的信念。他是誰?聽聽他寫的獄中書信──「使我能按著所該說的話將這奧祕顯明出來,我為此而被捆鎖」(《歌羅西書》四4);「那在主裏的弟兄,多半都因我受的捆鎖而篤信不疑,越發放膽無所懼怕地傳道。」(《腓立比書》一14)是的,這位被囚者是保羅,他在新約聖經中給我們留下了四封「監獄書信」,是在羅馬被囚時寫的。即使在獄中,保羅沒有自怨自艾,而是記念著教會及及弟兄姊妹的需要。

我想起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1999年被囚時說:「生活在極權制度壓抑下的反抗者,儘管他的聲音封殺,他的身體被囚禁,但他的靈魂從未空白過,他的筆從未失語過,他的生活從未失去方向。」看來,古今中外,不少因著理想與良知而被囚者,都表現出相同的信念。

被囚者的喜樂

《腓立比書》是監獄書信之一,其中一個主題是「喜樂」(出現了十七次),真的很難想像,「喜樂」與「監獄」是如何結合起來?被囚禁的保羅,怎能夠作出「要喜樂」的教導?

如果我們把全書四章翻一遍,會發現促成保羅喜樂的來源有兩方面,第一,是教會的發展。保羅最大的喜樂是基督被傳開(一:18),他說:「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一:20)。他把教會的需要與發展,等同於自己的生命,以致他說自己「活著就是基督」(一:21)。基督的福音得以傳開,教會得以發展,成為保羅喜樂的主要源頭。第二個叫保羅喜樂的,是信徒的成長。是甚麼事可以滿足保羅的喜樂?就是信徒間的同心合一(二:2)。他毫不隱藏地說:「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四:1a)。獄中的保羅,仍然切切記掛著外面的戰友,他說:「我親愛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四1b)

雖然保羅被囚,但這不代表他對腓立比教會的情況一無所知。《腓》四章1至9節中,讓我們見到保羅如何回應教會的問題,並勸勉信徒站立得穩。我們更見到,正是保羅在獄中持守的美善力量,才讓這位被囚者仍能喜樂。

在紛爭中追求同心

腓立比教會面對的首個問題,是教會同工的不同心。「我勸友阿蝶和循都基要在主裏同心」(四2)兩人相信是教會具領導地位的同工,我們不知道兩人為何不和。但保羅選擇公開寫信並且點出兩人的名字,反映出兩人的不和,在教會內已是眾所周知的事。腓立比信徒對此亦已有所掌握,故保羅毋需再作說明。保羅在信中其沒有表達他支持誰人,這並不是說保羅退縮,更大的可能,是兩人的不和,並不涉及真理與是非黑白(否則保羅一定會嚴正指正),根本難以判斷。

保羅無法就兩人的不和作出仲裁,卻表達:「我勸友阿蝶和循都基要在主裏同心」。他也明白,單勸兩人「在主裏同心」,不一定收立杆見影之效。於是,他向另一位教會同道求助,「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要幫助這兩個女人」。保羅再次形容,兩人曾「在福音上曾與我、革利免和我其餘的同工一同勞苦」,甚至「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四3)。

我們不知道最終兩人是否和好。但我們也體會到,群體人際關係,或是涉及路線的分歧,往往是教人困擾甚至沮喪之事,保羅深明其中之苦。更嚴重的,是問題可能已經超出兩人,演變為派系不和,各自的追隨者(粉絲)甚至出現彼此批評的現象。無論如何,即使保羅公開寫信點名要求兩人「同心」,也不見得可以將問題解決。即或這次保羅成功令兩位女同工出於教會合一的大局,而握手言好。但長期積下來的心結可以解開嗎?難保將來不會再生嫌隙,再因小事而起紛爭。

這樣看來,當保羅說「靠主站立得穩」,不是因為問題得以化解,出現合一、同心的大團圓結局,所以可以站穩。相反,他要說的是,基督徒不要因著見到信仰群體的矛盾、紛爭而灰心動搖,認定教會也是江湖是非之地,一無是處。「在主裏同心」仍是面對紛爭中的信徒不能否定的信念。即使出現不和,千萬不要動輒將問題上綱上線,心結不能解開,不代表要全盤否定或抹黑對方,回想昔日曾經一起「在福音上……一同勞苦」,這是真實且寶貴的經驗,今天也許仍然不和,但不要否定對方,因為「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保羅不是判定誰人得救的裁判官,他所表達的,是上帝並沒有遺忘這些曾為福音擺上的人的名字,內裡包括那些與我們不和的昔日戰友。

針對同工的不和,保羅指出,在紛爭中仍要竭力相信及追求同心,這是信徒學習的一種美善力量。正是這種美善,才能讓信徒可以「站立得穩」。

在逼迫中追求喜樂平安

腓立比教會面對另一個真實問題是敵人的逼迫。保羅在第一章說:「知道你們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為福音的信仰齊心努力,絲毫不怕敵人的威脅;以此證明他們會沉淪,你們會得救,這是出於上帝。」(一27-28)腓立比信徒要勇敢地面對敵人的攻擊,不是靠自己的能力,而是出於上帝。敵人必定「沉淪」,因為敵人是與真理為敵。

不過,上帝最終得勝,是一個仍未實現的信念。即使真實持守,在無盡等待的當下,難免產生各種憂慮。針對這個過程,保羅提醒信徒,「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甚至再次強調,「我再說,你們要喜樂」(四4)。可能嗎?這種「喜樂」會否只阿Q式的自我麻醉?保羅接著說,「要讓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四5a)聖經學者指出,在面對敵人的逼迫中表現出「謙讓」,是指一種從容或慷慨的氣質,不因逼迫,甚至被囚而動搖。「謙謙」不是妥協退縮讓步,而是更堅定地表達自己的立場,藉此彰顯自己的價值。「主已經近了」(四5b),是再一次對身處逆境中的信徒的安慰,「近了」是「時間」,即主的時間一定會來;「近了」也是「空間」,即指向上主的同在,成為承受逼迫者的安慰與力量。

接著,保羅說:「應當一無掛慮」(四6a)。面對敵人當道,怎樣才是一無掛慮?基督徒的喜樂,是否定自己面對的逆境,把一切掛慮均拋諸腦後嗎?保羅指出,「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上帝所賜那超越人所能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四6-7)

「凡事」不是指「每一件事」,而是指在任何境況下。雖然面對教人不能承受的困難與憂慮,但保羅仍相信,千萬不能放棄向上主禱告。同時也為自己及其他戰友向上主呼求。而即或在困境中,仍懷著感恩的心。是的,面對外在困難,好像見不到出路,但保羅卻提醒信徒,要逆境中更維持與上主的關係,向上主禱告,繼續呼求,數算主恩。如此,便能經歷「平安」。我們一般所了解的平安,也許是禱告後問題與困難馬上解決,但保羅指出,上帝所賜的平安,卻是「超越人所能了解的平安」,重點在「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保守」是指這種平安,會看守、護衛我們,外在的逼迫仍在,敵人仍然當道,卻基於信徒與基督的關係,堅定自己的心思與意念,不因著外在不理想的環境而動搖。

針對腓立比教會面對敵人的逼迫,保羅說「靠主站立得穩」,不是說禱告後,馬上見到敵人沉淪。相反,面對黑暗的權勢,得逞的敵人時,仍要堅守自己的原則與信念,在各種惡劣處境下,藉著主的力量,追求在主內的喜樂與平安,這才是最大的美善力量。

在真實中生活

最後,保羅向腓立比信徒作出關乎日常生活的具體教導勸勉。在監獄中的保羅清楚知道,不論在牢獄內(小監獄)或是外面的世界(大監獄),面對著各種逆境與挑戰,很容易令人失去生活的方向,自覺或不自覺地習慣這個黑暗世界,甚至融入其中,隨波逐流。所以,保羅說:「末了,弟兄們,凡是真實的、凡是可敬的、凡是公義的、凡是清潔的、凡是可愛的、凡是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你們都要留意。」(四8)。保羅列出一張在生活中要持守的價值及原則的清單:「真實的」是要誠實無偽、「可敬的」是要嚴肅地面對生命、「公義的」是要追求公義、「清潔的」是在道德上純潔、「可愛的」乃使人見而可親生愛、「有美名的」指要維持良好聲譽。總之,要留意一切的德行與僅得嘉許的事。不僅是留意,保羅更以自己為例子,「你們從我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事,你們都要繼續去做,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四9)

保羅的意思實在清楚不過,就是黑暗之中仍要持守良知與信仰,真實地生活。這令我想起捷克前總理哈爾維(Václav Havel)。他是著名作家與異見人士。在共產政權下堅持良知與抗爭。他曾講述一個蔬菜水果店經理在他的櫥窗裏,在洋蔥和胡蘿蔔之間安放寫上「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標語。他不禁問:經理為什麽要這樣做?「個人不需要相信所有這些玄妙的東西,但是他們必須表現得好像深信不疑……」這就是他形容的「生活在一個謊言之中」的世界。因此,他提出要「在真實中生活」(Living in Truth),拒絕在極權世界中被恐懼與謊言將自己異化。人人憑自己的良心說真話,做實事,拒絕接受強權者加諸自己身上的謊言,拒絕讓自己參與在這個謊言的世界之中。

當保羅說「靠主站立得穩」,就是堅持持守真實的價值與信念,並將之落實到日常生活之中。這是最大的美善力量。

所有美善力量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首詩歌(這是動聽的德文獨唱版,配上中譯歌詞)。詩歌改編自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一首詩。他在1943 年 4 月因反納粹希特拉而被捕,潘霍華於獄中先後寫了九首詩並寄給他的好友。〈所有美善力量〉是他在 1944 年底從監獄寄給家人。1945 年 4 月 9 日年僅 39 歲的潘霍華牧師在集中營被處決。

所有美善力量默默圍繞,神奇美妙安慰保守。讓我與你們走過這些日子,並與你們踏入新的一年。

儘管過去年日折磨心靈,艱困時光重擔壓迫,讓飽受驚嚇靈魂得到拯救,那已為我們預備的救恩。

若你遞來沉重苦杯,杯緣滿溢痛苦汁液,從你良善慈愛聖手,毫不顫抖感謝領受。

若你願意再賜我們,世上歡樂陽光亮麗 。我們紀念如梭歲月,生命完全交托給你。 請讓燭火溫暖明亮燃燒,是你帶給黑暗中的我們。

或許引領我們再度相聚,明白你的光在黑夜照耀。

寂靜深深圍著我們展開,讓我們聽見那豐富響聲。從週遭無形的世界擴散,凡你兒女盡都高聲歌頌。

所有美善力量奇妙遮蓋,不論如何期盼安慰。在晚上早上每個新的一天,上帝都必將與我們同在。

基督徒如何能夠站立得穩?在監獄中的保羅,展現了美善的力量,就是在在紛爭中追求同心、在逼迫中追求喜樂平安,及在謊言世界中真實生活。在監獄中的潘霍華,展現了美善的力量。「所有美善力量奇妙遮蓋,不論如何期盼安慰。在晚上早上每個新的一天,上帝都必將與我們同在」。

今天,我們雖不是被囚禁在狹小的監倉內,卻也是被黑暗權勢包圍著的被囚者,同樣面對內部矛盾、外在壓迫與謊言世界,盼望我們可以學習並持守這美善力量。願一切美善力量與各位弟兄姊妹同在,特別與那些為著理想與信念而被囚的人同在。阿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