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過期眼鏡

2018/6/15 — 14:35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隱形眼鏡會過期,戴上過期五年的隱形眼鏡,有什麼感覺?

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值得記念的日子。因為,抽屜裏放了十年,近兩百對 one-day 隱形眼鏡,還未壞掉的最後一對,終於給我用完了。

每次見到這堆令我有點不知所措的過期隱形眼鏡,就想起一段往事。

廣告

剛好十年前,我還是《新聞透視》主持,我平日不用隱形眼鏡,但因為上鏡需要(錄影廠內,要戴隱形眼鏡再戴平光鏡,能減少眼鏡鏡片光線折射致臉光不均勻,係,真係好麻煩),一星期用一小時,又碰着眼鏡舖游說大特價,買十盒送四盒之類,沒有細想就買了好多盒。

回到公司,就收到消息告訴我說:你不用做主持了,即時生效。

廣告

理由?當然不需要告訴你真正的理由。

我感到詫異,很突然,這回事比我想像中早來;訊號很清晰,告訴我可以死開,本來就不準備在 TVB 待一世,現在更沒有什麼羈絆,也不需要掙扎是去是留。然後我猛然想起:那堆隱形眼鏡怎麼辦?如何用得完?

還有新買的領呔。

我出鏡的戲服,只有一兩套同色西裝,每星期只換領呔就足以令人感覺有不同,我不逛商場,懶購物,每次買領呔一買就買很多;平日飲宴也不結領呔,這堆戲服,以後也不知什麼場合用了。

我唯一惱怒、也未能釋懷的是,為何不早點通知?若我早點知道,就不會買下整堆隱形眼鏡與領呔,花錢無所謂,浪費就是罪過了。

後來,我離開了工作近二十年的公司,那堆隱形眼鏡一直散落抽屜裏。

2008 年買的隱形眼鏡,2012/13 年到期,頭數年,除了客串主持一些節目用得着二三十對,基本上沒碰過。沒有用,也不想浪費,這堆隱形眼鏡,就擠在抽屜中篤眼篤鼻。

近年,開始浮潛與「泳綑」,需要上山下海,隱形眼鏡終於有用,卻發現都已經過期。

抱着用得唔好嘥的冒險精神,我成為使用過期隱形眼鏡的專家,目擊隱形眼鏡死亡的全過程。

經驗之談,過期一兩年的隱形眼鏡,完全無問題,可正常使用;再過一年半載,慢慢發覺,隱形眼鏡開封後有點「嗱」眼,看來是眼鏡盒內少量水分蒸發了,生理鹽水濃度較高;戴上去,眼球有點不舒服,但過半分鐘就習慣;有時實在太「嗱」,當然不要勉強,換一對,總有仍然合用的。(高危動作,大小朋友請勿模仿)

所有事情變壞,都有一個過程。慢慢地,一些隱形眼鏡開始零星乾死在盒內,看來封口不佳,鹽水都揮發乾了,自然不能再用。

近月,過期近五年的時刻,隱形眼鏡大規模集體死亡,一排五隻全部乾枯,con 屍緊緊黏住透明膠盒,一望就知無得救。生有時,死有時,原來已經十年。

千挑萬選最後只剩下一對完好的,這天終於給我用掉。這是歷史時刻。

還有那堆領帶。

有朋友最近脫離傳媒行業,轉戰金融,出入中環高貴辦公室,我急忙送上這盤冰封十年、幾近全新、無走樣、無變形的領呔。

事情總算有個了結。

前幾天,我配了新的隱形眼鏡,感謝各位提醒我「生命誠可貴,視力價更高」的朋友。視光師為我驗過眼,一切安好,至少表面上無問題。

新配的隱形眼鏡,我只配了兩盒,2022 年到期。

剩下一堆壞死的 con 屍,全部給我丟進垃圾箱。

***   ***   ***
然後:
〈六年〉
〈下一站天國〉
 

原刊於潮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