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時刻都要抱最壞打算,尤其在香港

2019/6/11 — 18:28

特區政府依然故我,遊行的百萬之眾或憤怒,或失落,或傷心,或兼而有之。大家都在問,下一步怎辦?卻搜索枯腸,難覓一計。這並不是因為一百萬個腦袋加起來,也不敵林鄭一個腦袋,特首再自大和自豪,也不敢如此妄言。她只不過是擁有權力罷了,又或說實在她也沒有權力,只是她背後的阿爺擁有權力。

你發現今次即使很罕有地浸信會、宣道會、恩福堂都站在你這一邊,你也無法動搖大局。蘇穎智牧師不斷遊說政府官員和建制派議員,但他尚未遊說阿爺。而這次雖然我們明顯是大多數(你難以想像支持修例者發動遊行,可以行 8 小時並灌滿軒尼詩道,乃至駱克道和莊士敦道也要全面開放,並且須從炮台山站出發),但支持修例者畢竟仍然存在,儘管支持其實對他們也沒有多大好處,而阿爺仍借他們之力謊稱這是主流意見。另一方面,立法會為何仍然有舉手機器通過議案?就是這些支持者透過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選出了大量代理人,當然人口的不斷「溝淡」也有助建制派在直選攻城掠地。我們迄今動搖不了阿爺以及那些支持者,他們人數少,可是權力大。

有些人或者可以選擇杯葛,例如新鴻基地產執董郭基煇表示歡迎修例,你可拒絕光顧他的商場。但其實也是以卵擊石。因為新鴻基地產如反過來杯葛你,給你製造的問題可能更大。試想像如果你被禁止踏足新城市廣場,一時之間你幾乎想不到可以怎樣走進沙田車站,你要繞好遠的路。而你也沒有辦法不乘坐九巴,對很多新界居民來說那比不坐港鐵更難。

廣告

總體來說,很遺憾的是對方杯葛你,竟比你杯葛他容易,因為他們同時也是手執大量資源的一方。坊間發動罷市,但今天香港大部分商舖都是連鎖的,他們都不會參與,於是罷市的影響不會很大。員工發動罷工,但最財雄勢大的那些老闆不支持,他們僱用的人員最多,那就意味大部分員工都會有秋後算帳的代價,這是出於資源不對等。某些人的良心一向比你的良心更大,如果那也稱為良心。那情況就如某些人的選票一向比你的選票有分量一樣,如果那也配稱選票。

尤有甚者,今次反對修例的人是如此眾多,你不難想像就是警隊和政務主任,也肯定有不少人在內心深處是反對修例的。但他們不但不能表現出來,還要協助對方陣營阻撓你爭取擱置修例,並為特首刊登或撰寫拒絕撤回修例的新聞稿。這就是你的支持者也礙於權勢和資源,而被迫反對你。雖然我同情他們的遭遇,但這種現實的確令局面更難推翻。

廣告

現在預言的下一波運動是 6 月 12 日的包圍立法會,如果有百萬人包圍,那情況應該比百萬人遊行來得震撼,雖然我不肯定反對修例者怎樣看遊行和集會之別,他們似是參與遊行多於集會。

而到最後,有時我們會看不到終局,那是因為事件是流動的,是動態的,過了這一刻,才能知道下一刻怎樣發展,正如你不能預料當年會有田北俊挺身而出。但這不代表李天命式「神秘樂觀」,我們時刻都要抱最壞打算,尤其是很不幸基於前文所述因素,最壞結局在香港的出現機率,從來都是最高。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