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這十五人的下場看歷史成就了些甚麼

2017/11/6 — 15:22

當時出席1921年中共第一屆代表大會的15人

當時出席1921年中共第一屆代表大會的15人

中共第十九屆代表大會閉幕之後,新選出來的領導班子一行前往上海的中共第一屆代十表大會的紀念館參觀,順道還去看了在嘉興南湖的紅船。當年會議途中因為洩漏了風聲,參與會議的代表便匆忙分頭離開上海,再去到那隻在湖中的小船繼續他們的會議。

關於1921年中共第一屆代表大會的出席人數,直到60年代後期仍然有一些不同的說法。當時主要是靠毛澤東及董必武兩個仍然在世的一大代表的記憶,但都有一些歧異。後來經過一些比較嚴謹的考證及散落於不同地方的文章,才搞清楚了輪廓。

當時出席的,除了相片中的12人之外,還有另一位湖北的代表包惠僧,又有來自共產國際的兩個代表馬林及尼柯爾斯基。總共是15人。而當時一南一北,主導着中國共產黨發端的李大釗及陳獨秀反而沒有出席。

廣告

這十五人中有九個在1949年中共立國之前已經死亡。餘下的六人,只有毛澤東及董必武兩個人可以在開國大典中站立於天安門城樓之上。15人之中,其實嚴格講只得毛澤東一人可以算是得到善終。其他的都分別遇上了悽慘的下場,就算能夠老死,也是經歷了種種磨難。

王盡美年輕而且多才多藝,但在1926年便以27之齡死於肺病。

廣告

1927年蔣介石進行「清黨」、「分黨」,大舉拘捕和處決不少在國共合作框架下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的共產黨員。李漢俊是中共一大代表中最早被殺的人。不過他在1927年12月被處決之前,其實早於1922年,即中共第一大之後的翌年,已經被中共開除出黨。被逐出黨的原因,是因為他與黨中央的意見有分歧,反對共產黨人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也不贊成黨內的民主集中制。但他卻是國民黨清黨之後第一個被殺的中共第一屆代表,這是不是很有諷刺性?他當時是37歲。

鄧恩銘出席第一大的時候只有20歲,是15人中第二個最年輕。他以「紅匪」之罪在1931年被國民黨捕獲槍決,十五人中是第二個落得如此下場。

何叔衡是出席一大15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當時已經45歲。1935年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個體弱多病的老頭。中共當局決定把他與其他人疏散,安排逃往香港。一行人在途中路經福建的時候,被當地地主的義勇軍發現,何叔衡在逃避追捕時被那些義勇軍槍殺。同行的另一位中共元老瞿秋白也被捕獲,最後也是被槍決。

另一名第一大代表陳潭秋,曾經有一段長時間作為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成員的身份,留在莫斯科。1939年奉召回國之後,被派往新疆工作。當地的情況複雜,最後他就是於1943年被新疆的軍閥盛世才秘密處決。中共中央對事件也不知情。到兩年後的1945年,中共舉行第七屆大會的時候,還把陳潭秋選進當時的中共中央委員會。

上述幾人,除了李漢俊死時已經是被開除出黨之外,其餘幾個都可以算是以共產黨員的身份,死於中國的共產主義運動。跟着死亡的幾人,情況便比較複雜了。

陳公博在第一屆大會之後不多久回到廣州,便退出了中共。但他是第一個以「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寫成論文,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取得碩士學位的人。當時是1924年。學成回國後,他便加入了國民黨,1927年之後追隨汪精衛。汪精衛在1940年在南京另立中央,陳公博擔任了立法院院長一職。1944年11月汪精衛病死於日本名古屋,死前也指定陳公博為繼承人。不過他那個「代理主席」只當了一年,便匆忙坐飛機逃亡日本,但最終於戰後還是被押回中國。當時是頭號漢奸了。如果說汪精衛與日本人合作,出發點可能不是為了個人的權位,陳公博則顯然不同。從現存的文章及其他人的記載可見,他確實是一個一直汲汲於富貴的人。他於1946年中以「漢奸」之名被槍決,死不足惜了。

周佛海也是另一個由「中共第一大代表」變成「漢奸」的人物。這一個人的品德,就更有問題。他原本已經有妻室,但在出席第一大之後不多久,便與另一名女子私奔往日本。到了1924先加入國民黨出任宣傳部秘書一職,然後才脫離中國共產黨。很快便成為國民黨內最積極的反共官員之一。後來也追隨汪精衛,叛離重慶國民黨政權,另立南京政府。他曾經在國民黨的活動中發表公開演說,對自己曾經參與中共第一屆代表大會深感追悔。周佛海這人善於投機鑽營,1945年南京政府解散的當晚,他便又轉軚宣布效忠蔣介石。連另一漢奸陳公博也指罵他「賣友求榮」。其政治投機及看風駛舵之快,不知痰餵豬及犯婦人之流是否能夠靑出於藍。後來周佛海也終於被拘押判刑,但蔣介石還是赦免了他,改為無期徒刑。但他只是坐了兩年監,1948年初便以51歲之齡死於監獄。但總算是保住頭皮了。

李達是其中少數能夠活到了中共立國的第一屆代表大會出席者。1922年的中共第二屆黨代表大會便是在他家中召開的。但他在1923年便因為與中央的意見不合決定脫黨。他與毛澤東的關係比較好,所以在1949年又獲得中共批准重新加入中共。雖然有「第一屆代表」這一個「元老」的身份,但也只能扮演一個邊緣人的角色,主要從事教育工作,也寫了不少歌功頌德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文章和書刊。不過,他仍然劫數難逃,在文革開始之後,又被打成黨內的「叛徒」。雖然已經76歲高齡,仍然被連翻批鬥。1966年8月在批鬥大會中終於挺不過來,血壓急降,大小便失禁而死。

除了毛澤東之外,董必武是唯一能夠在1949年中共立國時站上天安門城樓上的中共第一大代表。他能夠保住條命,主要原因是自1932年後便長期與毛澤東共事,也一直支持毛澤東,與主席保持住很好的友情關係。但到了文革,他仍然免不了受到迫害。1968年被迫遷出中南海,後來更被疏散到廣州避難。林彪死後他的情況才稍為改善。1975年還被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但當時他已經90歲,當選後兩個多月便病死了。但他始終是15人中,能夠長期保持黨內的位置,最後也算較為得以善終的少數一人。

毛澤東於1976年9月逝世,詳情就不用說了。他可算是出席中共第一大那15人中,「最好死」的一人了。但他的「好死」,卻導致中共1949年建國之後超過8000萬中國人「枉死」。歷史對中國人開的這個玩笑,代價真的太大了!

1927年國民黨清黨之後,拘捕及處決不少共產黨員。包惠僧當時覺得事無可為,宣告退出中共。1931年他借助曾經與蔣介石在黃埔軍校共事這個背景,在國民黨內謀得一個小官,之後便一直協助蔣介石。到了1948年,國民黨部署偏安台灣,南京國民政府遣散,包惠僧便帶着家眷去到澳門。後來得到董必武及周恩來的幫助,返回華北人民革命大學重新學習、反省及改造自己的思想。以這樣的經歷,其實已經是十分凶險的了,他還在1957年誤信「大鳴大放」的號召,發表一些談話,之後便受到衝擊,直到文革自然受到嚴厲的批鬥了。那幾年,他的腿被打斷,身體被打跨,心臟病不時發作,後來更患上了腫瘤。但他一直捱到1979年才病死,死時已經85歲。雖然說是活到老年,但人生最後那二十多年其實是頗為悽慘的。

另一個一大代表張國燾,早年表現積極,但也是在1923年反對國共合作而受到尖銳的批評。他作為一大代表,其一個最重要的污點是1924年當他被北洋軍閥的警察廳捕獲之後,向刑訊人員透露了當時中共在華北的首領李大釗的行蹤。這最終導致李大釗被捕然後被殺。後來他被救出,但對招供一事,一直隻字不提,直到1949年之後事件才被發現。張國燾出獄之後繼續留在中共,但卻與周恩來毛澤東等人不和。1935年便曾經因為講唔掂數,他另立「中國共產黨中央」、「中央政府」,還自立為主席。失敗後不得不向毛澤東投誠寫悔過書,也受到嚴厲的批判。但到了1938年,他還是決定脫離中共,之後還加入了國民黨的特務組織。1948年舉家逃往台北,但在當地也混不下去,唯有回到香港。到了1961年,去到美國堪薩斯大學,為當地的教授提供研究中國共產黨的第一手資料,寫成回憶錄。雖然算是過了幾年較安穩的日子,但最終還是床頭金盡,1968年前往加拿大,入住當地安老院,以救濟金維持生活,也因為中風而長期臥床。到1979年底,因為翻身時把毛毯掉到地上,無力撿起,凍僵死在病床上才被發現,當時他已經是82歲。

劉仁靜死於1987年。他出席中共第一大的時候只有19歲,是15人中最年輕的一個,也是死到最後的一個。但他卻是死於非命。第一大之後,他曾經處理共青團的刊物,在共青團內工作,又曾經被派往蘇聯共產國際的黨校學習,精通俄語。留蘇期間,經歷了史大林與托洛茨基的鬥爭。後來當陳獨秀被罷免之後,他與陳獨秀一起建立了中共黨內的托派組織,成為了中共的反對派,後來更正式脫離了中共。1930年,他被國民黨拘捕關了幾年,寫了一些悔過及反省的文章刊登了出來。出獄之後,中共當然不再理他,托派也把他驅逐。中共建國之後,他向新政府懺悔承認錯誤。中共也利用他的悔過文章作政治宣傳。之後他改名換姓,被安排當一些零散的工作,例如在大學講講課,為當時留在中國的蘇聯專家及顧問當翻譯。有這樣的一份履歷,就算是出席第一屆中共黨大會的代表又如何?在整肅運動中,他自然是受到嚴厲的衝擊,因此而患上了精神病。到了文革,他更長期被批鬥拘留,由1966年至1978年間,基本上都是關押在秦城監獄。四人幫倒台之後,劉仁靜終於可以回到家中,但已經76歲,總算可以過了幾年較安穩的晚年生活。當張國燾於1979年凍死於加拿大之後,他便成為唯一仍在生的中共第一大代表。不過,他仍然免不了死於非命。1987年8月某日清晨,他往公園晨運途中,慘被一輛公共巴士撞死,當時他是85歲。

出席中共第一大的兩位「共產國際」代表也是死於非命。馬林本身是荷蘭人,但長期參與共產主義運動。作為共產國際派駐中國的代表,他對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及早期的發展,都有重要的參與。「國共合作」、「統一戰線」,這些策略也是出於他的手筆。1923年他被調離中國,曾經回到莫斯科工作,後來因為反對史大林,而返回荷蘭。他一度支持托派組織,後來又與托派反目。二次大戰之後,他參與了荷蘭反抗納粹入侵的地下抗爭,最後被納粹黨捕獲,1942年被槍斃。當時是52歲。

另一個出席了中共第一大的共產國際代表尼柯爾斯基,由1921年到1937年長期參與蘇聯在中國及遠東地區的地下工作。但他在1938年初被控以間諜罪,同年被槍決。當時應該未足50歲。到了1956年底,又獲得蘇聯當局平反。共產政權就是這樣,先殺了,然後又平反,共產黨永遠都是每一天都是最正確。

除了這15人之外,1921年中共召開第一屆代表大會的時候,陳獨秀及李大釗都是當然代表,但都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出席。李大釗的下場上面已經說了,陳獨秀在第一屆大會之後,被缺席選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局書記,從此當了五屆中共總書記,比毛澤東的四屆還要多出一屆,當然按年期計就沒有毛澤東那麼長。作為中共的創始人之一,他的下場可以說是悲慘。他堅持中國共產黨自主的道路,因而與共產國際長期不和,直到1927被罷黜。他之後曾經成立托派,成為共產黨內的反對組織。1932年又被國民黨拘捕,判刑八年,後來因為七七事變提早出獄。但他仍然逃不過當時由蘇聯共產國際操控、毛澤東領導的中共連番打擊。生活清苦貧困,百病纏身。子女不是身死,便是受到連番迫害。1942年時他64歲,病逝於小城江津,死的時候一身簫條。

回顧這一班中共創黨代表的經歷,可說是落荒的人多,憤進的人少;信念堅定的多被淘汰被害。他們如果都死而有知,有幾多人夠膽說無悔此生?他們的早年革命激情及共產主義理想,能夠始終堅持而不致早死的可以說是一個都沒有。

中共先是倚仗蘇聯的支持及控制,造就了黨的根基,後來又藉着抗日之機壯大了實力,剽竊了抗日救國之功。國民黨之失敗,固然有其因素,其腐敗與獨裁也是難以抵賴。但中共建國之後,完全推翻了在抗戰及推動共產主義運動過程中的所有承諾,成為另一個的極權專制封建的統治集團。立國這幾十年間,被中共直接或間接害死的人數是抗日死亡人數的四倍以上。

至於承諾過的憲政、民主、自由,基本上已經是投諸九天雲外,或者是被「專政」、「國家安全」、「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些理由埋葬掉了。

到了今天,體制的問題如果不解決,所謂「打貪反腐」、「從嚴治黨」也只會是再一次在浮沙上建堡壘,難以寄予厚望。至於所謂兩個百周年大計,及總書記在工作報告中談及的美好圖像,恐怕仍然最終只會淪為另一個歷史笑談。

這15人在九十六年前參與了那一個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會議,究竟成就了些甚麼?是成就了個人?成就了一個國家?成就了一段足以承先啓後的歷史?還是成就了一個政權?或成就了一個權力集圑?

這一段歷史中,被犧牲掉的又是什麼?是多少人的生命與人生?是幾多個家庭?是誰的理想?是那一種幻夢?今天口口聲聲說要復興的民族,是進步了多少?在那些地方又彷彿是倒退了?今天所說要打擊的腐敗,與百多年前滿清王朝的腐敗、與北洋軍閥時期的腐敗、與國民黨當政時的腐敗,在本質上有什麼分別?在規模上是減輕了還是更嚴重了?

當時時都要把「中國夢」掛在口邊的時候,有沒有反省一下,今天這個所謂「中國夢」,與百多年前的「船堅炮利」夢、「共和」夢、「憲政」夢、「民主」夢比較,夢想是多了還是少了?是變得更虛幻了?還是更堅實了?而所謂「富強」之夢,所指的究竟是「國富民強」,還是「官富黨強」?如果從歷史經驗中總結,所謂的「中國夢」,要麼只能由當權的政治集團來定義,或者只能寄託永恆或不知何時何日才算適合的時機。

當中共新一屆領導班子去到中共一大紀念館參觀的時候,看着那班人的相片,究竟有沒有從中反省一下上面談到的問題?或者留在記念館裏面供奉著的人物和場景,只是另一個與古老的政治集團一樣必須供奉的政治圖騰。其背後的故事及足堪吸取的教訓,對這個新一代的政治集團來說,其實都不再是最重要,或者甚至是完全沒有現實意義的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