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寶琴法官 — 當權派的代罪羔羊

2018/6/15 — 13:34

彭寶琴

彭寶琴

旺角騷亂案的主審法官彭官(彭寶琴法官)當上當權派的代罪羔羊了。

特區政府十多年來的「德政」,不是彭官搞出來的;旺角騷亂,也不是她激發的;把前線差人孤身推上去受靶的,亦不是她安排的;用幾十年來幾乎沒用過的暴動罪來告,也不是她決定得了的;至於選擇式執法,更不是她所能左右的。

畢竟,普通法下的法官,跟大家電視上看到的包青天不一樣,不是喜歡拉那個上公堂就拉那個。普通法下的刑事案中,法官十分被動,律政司告那個不告那個,又或者告什麼,通通由政府決定,法官不能話事,而且今次是陪審團審訊,就連有罪無罪,也不是她能主宰的。

廣告

之前跟大家聊過好幾次,再精細的法律,都不可能把每件事寫得清清楚楚,就算真的寫出來了,又有可能有不同的解讀,而每當有這種灰色地帶,怎樣取捨,就只得靠自己根據個人的經驗去的判斷了,無論你怎樣決定,總有人覺得你對,有人覺得你錯。正如英國最高法院法官 Lord Kerr 說,若果你以為自己一定是對的,你不是天才就是白癡(其實他想說的是只有白癡)。

因此,很多時兩個同樣資深同樣公正的法官,好可能會得出兩個相反的判決,美國最高法院就經常出現 5 比 4 的判決了。你大可批評,但只要判決是法律所容許的,你都很難說一定是對或錯。這種 uncertainty,做律師的每天都要面對,我以前就聽過一個笑話,說:「If you know the law, you are a good lawyer. But if you know the judge, you are a great lawyer.」

廣告

判刑很大程度上就是這樣的灰色地帶,法例案例只能給你一個範圍,以及告訴你有什麼因素應該考慮,但某個因素在某個個案 exactly 有多大份量,法律不可能告訴得了你,最終怎樣判,只得靠法官自己根據個人的經驗去的決斷了。

旺角騷亂一案,換作 liberal 一點的官,的確可能會多考慮被告沒有個人得益這點,判輕一點,但到時又會有「愛國愛港」份子跳出來,說「黃絲法官」怎樣怎樣了。 對,不管是香港還是英美澳加,法官很多都是出身中產,傾向保守,但這是另一個問題了,跟司法獨立不獨立沒有關係。

話說回來,以前港人都很尊重法官,尤其是上級的,但自從佔中以後就不一樣了。明明差人可以自己清場的,當權派卻找人向法庭申請禁制令,把黑鍋推給法官,令上街市的以為司法當了政府的工具,再加上「愛國愛港」份子的推波助瀾,香港司法在港人心目中的地位,大打折扣了。批評絕對可以,但辱罵法官的話,不是又中了計嗎?

如果特府真的要控制司法,就不會找現任英國跟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當終審庭的海外法官了。畢竟,今天的香港,球例任由當權派寫,賽程表又是由當權派訂,連那個球員可以出場那個要 DQ 也是由當權派話事,試問又何須干預球証獨立?何必賠上香港國際金融貿易中心而催毀司法?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