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共產黨,發動大罷工

2019/6/11 — 18:02

1922 年,香港爆發海員大罷工。(資料圖片)

1922 年,香港爆發海員大罷工。(資料圖片)

六月九日的反送中百萬行之後,終於有人建議罷工。這樣很好,因為熟讀歷史的人都知道,共產黨是抗爭的祖師爺,香港真是要搞抗爭的話,便一定要學共產黨。在這情況之下,罷工作為上世紀各國共產黨人的抗爭利器,香港人也應該學起來,而不是再搞那些行完一輪得個桔,只是肥了泛民荷包的所謂遊行集會。

有人或許會問,為何你時常嘲諷和平遊行,反對公民抗命,但又支持罷工呢?答案其實十分簡單,便是陳健民教授曾經講過的「管治成本」問題。你在上禮拜日搞一場遊行,大家搞完精神自慰一番,便回家睡大覺,明天準時返工返學返寫字樓,對於特區政府所帶來的「管治成本」,其實跟渣打搞馬拉松一樣。大家現在明白,六月九日搞完反送中百萬行之後,政府為何睬你都有味吧?

罷工則完全不同,因為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的社會裡,工人不過是財閥圈養的人力資源,是他們的生財工具,大家罷工的話,財閥的利潤便會減少。畢竟,不論一個地方有沒有所謂的民主選舉,財閥們在資本主義社會裡,永遠都是真正的統治階級,政府和政黨,則不過他們花錢養着的看門狗,所以你要增加「管治成本」,便只有動財閥們的奶酪。

廣告

動了財閥們的奶酪,嗜財如命的有錢佬,才會懂得呱呱叫,才會跑上北京告御狀,才有機會搞到北京叫林鄭煞停修例。當然,這個做法成功與否,還要看香港的大孖沙,究竟還有多少牙力,同時要看香港那班所謂的建制派,有多少靠著地產黨圈養。如果建制派的主要收入來源,都是靠着北京直接罩着的話,大孖沙即使嘈到拆天,都是一點屁用都沒有。

不過有一點大家不可忽略,那便是立法會現時的功能組別設定。這個設定本來是用來招安財閥的政治特權,但又同時給予他們所圈養的財閥鷹犬,能在此刻發揮關鍵少數作用,增加了財閥跟北京扭計的籌碼。在此情況下,只要上個禮拜參加反送中百萬行的人,自明日起全部肯去罷工的話,泛民便能像中共當年發動省港大罷工一樣,分分鐘搞到大孖沙跪低,指示立法會內的財閥鷹犬反水,最終成功扳倒修例。

廣告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又問,為什麼罷工比公民抗命好呢?所謂公民抗命,鼓吹者本身犯法不在講,參加者也要冒住犯法和坐監的風險,但是行動帶來的「管治成本」,頂多只能跟罷工一樣。相反,罷工是合法行為,《基本法》第 27 條列明,港人享有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風險去到最盡,都不過係炒魷魚而已。效果明明一樣,風險又比較低,為何不去主張罷工呢?

更重要的是,泛民過去搞的公民抗命顯示,他們根本不敢觸動大孖沙的奶酪。當年戴耀廷話要佔領中環,結果傘運搞了 79 日,大台都只是霸着了政總周圍、銅鑼灣和旺角,作為香港金融核心地段的中環,一日都沒佔領過,白領們繼續戴著狗帶一樣的領呔,天天準時上班下班。這種有主人不去圍,跑去圍一隻看門狗的做法,算是哪門子的抗爭先?

是故,泛民真是要跟中共鬥法,又不怕財閥從此不肯捐錢的話,罷工真的是撼動建制的最佳方式。當然,本人所說的罷工,是不打電話返公司,直接不去返工,或者是返到公司,但無論上司老闆點叫,你都不去做事。若是事先跑去請假,叫公司從 annaual leave 裡扣一日假,便不要話自己罷工,那只不過是請假。什麼?罷工的話,老闆炒魷怎麼辦?假如你連老闆炒魷都怕的話,便乖乖地做老闆的狗吧?仲講乜嘢抗爭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