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沒有 Plan B

2018/3/17 — 10:37

姚松炎、馮檢基

姚松炎、馮檢基

「如果」一早肯聽人講,民協早就應該把補選這個機會讓予年輕一代。如果民協當初推出來參選的是莫嘉嫻,或者何啟明,姚松炎還會空降九龍西嗎?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但老實講,「如果」只是馮檢基出來選九西,就算姚松炎不空降,也極有可能會有其他人空降九西。

「如果」民協推莫嘉嫻或者何啟明出來,很可能他們就是 Plan A,根本就不會出現後來的Plan B 事件。到時整個選舉的遊戲玩法便完全不同了。就算姚松炎仍然選擇空降,就算令莫嘉嫻或何啟明做 Plan B 又如何。

廣告

政治沒有「如果」。「如果」唔啱聽,就當我發噏風好了。

廣告

早在傳出馮檢基可能要在九西出選,整個形勢已經很清楚,除了又一次扼殺民協年輕一代的機會之外,只會令九西的補選出現更大的變數。結果如何,大家有眼睇。莫嘉嫻退黨走人,民協那一些年輕成員心裏又會如何想。其實唔需要我估,大家自己去問一問,或者有少少想像力思考一下,都應該心裏有數。

當時已經寫了幾篇文章,指出民協不應如此步署。但民協那班核心點反應,也不用多說了。結果是民協繼續千秋萬代,結果是姚松炎空降,結果是出現 Plan B 爭議。

整個初選機制的目的就是要爭勝,「如果」真的由馮檢基做 Plan B。最開心的肯定是建制派及政府,一個是可能已被政府看透了的政治對手,也可能是一個再沒有多大殺傷力的民主派,政府可能真的會做個順水人情,就下重手把姚松炎 DQ掉。以為不會?看看周庭便知,今天這個特區政府要 DQ 一個人,需要理由的嗎?

初選本來是難得的嘗試,結果就因為這樣出來了 Plan B 爭議,造成民主派內部的撕裂。既傷感情,也傷元氣。也令部份較執着於不應更改遊戲規則的人心淡。這是支持民主派的人誰也不想見到的結果。

當今天大家批評姚松炎自視過高或選舉策略失誤之時,又或者有人今天要追殺朱凱廸之時,是否也應該想一想造成這個局面的源頭究竟在哪裏?

我只是塘邊鶴,也非西九選民,更沒有參與過整件事。但冷眼旁觀,實在為失去這個議席感到難過及憂心。也不是說姚松炎及朱凱廸他們沒有判斷失誤或策略錯誤,但他們在事後都已經認衰,也公開道歉了。現在還繼續追殺他們也於事無補。必須承認,他們都是有心人,姚松炎的品格及風度也值得肯定。事後他一句惡言都沒有出,也一力承擔,更為所有其他人講好話。我相信他自己也很傷。重可以點?

香港的政治問題不是打一場戰役,是一場持久戰。政治沒有「如果」,依家講乜都冇用。我日前寫的文章,只想指出大家都應該向前望。想要有民主的明天就要向前望。

每個人都有可能判斷錯誤,我也不敢說自己判斷一定準確。但事後孔明誰不會?作為前台的參與者,事後就更應思考如何吸取經驗,重定策略,重整隊形。

但現在竟然翻舊帳,也有乘機抽水之嫌,究竟想點?鄭宇碩教授點講我唔知道,但如果根據馮檢基的引述,在初選有結果後,他也可能有上述的分析,也可能知道背後的一些動態,才會跟馮檢基有那些對話。分別只是我公開表明了看法,而且是在初選之前,在民協作出了愚蠢決定之前已經公開寫了出來。

「如果」從一開始便選擇政治自殺,又已經把民協的新一代的機會犧牲掉了,今天正是急需重整旗鼓之時,又何必要把更多人拉落水陪葬。就算姚松炎今天決定從此退出政壇;就算朱凱廸議員引咎辭職,永遠唔使旨意再做票王;就算鄭宇碩教授從此退隱江湖;就算泛民主派以後都唔使旨意再有機會搞得成初選,難道民協就可以從此繼續在九西千秋萬代?馮檢基就有機會重返議會?瞓醒未?

本來覺得整個民主派現在更需要團結,更需要得到支持者的繼續支持和鼓勵,也不認為應該在這個時刻為民主派在西九的敗選獵巫。但實在看不過眼,也不吐不快。就算以後反面,這些話我都要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