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生為港人注定仆街,就讓我們仆出一條新街

2019/6/11 — 17:26

【文:小能七九西】

人生總有一些很 #FML(編按:Fuck My Life)的時刻。

比如,我從沒有想過那麼熱的天返工返學那麼累,還要跑出去上街坐馬路;

廣告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要去罷工罷課罷市罷買;

我從來沒有想過認真會去考慮會去實行,那麼多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做的事……

廣告

真的,這樣的人生很 #FML,如果有的揀,誰不想舒舒服服在家嘆冷氣。

但你知道,在大陸法治社會之下的人,他們人生的 #FML 是怎樣的嗎?

武漢唐小姐: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是喜歡寫點耽美文,吸引不少粉絲和仇家,竟然有一天因為這個愛好而被刑事拘留一年,以非法經營罪被判刑四年。 

福州趙先生: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是樓下有醉漢毆打企圖性侵陌生女子,我聽到女子呼救下樓見義勇為,拉扯之中踹到醉漢腹部,竟然被警方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刑事拘留。 

浙江蔣小姐: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是被交警抄牌,心情不爽,發了微信朋友圈,罵了句「拍車狗」,竟然被警方找到,並且拘留三天。 

安徽陳小姐: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是像所有二十多歲女生一樣,希望約會拍拖,若感情不合便分手,但此後一直被前男友尾隨、騷擾、毆打,報警多次,警察卻不受理或幫助,最後一次,他把我綁架上車,點燃汽車,把我活活燒死。

北京董小姐: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是像普通人一樣,拍拖結婚,卻被丈夫時常毆打虐待,我多次報警求助無果,出逃躲避無果,在不到一年長期的殘酷毆打之後,我因「被他人打傷後繼發感染,致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而那個用了一年時間不斷持續地把我折磨致死的惡魔,只被判入獄六年六個月。 

北京低端人口: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是像所有的外來務工人員一樣,勉強有一席之地糊口,深秋一夜,忽然斷水斷電被警察驅趕出家門,或者像平常一樣放工回家,卻發現全副家當已經被扔在門外,就此流離失所。我們兢兢業業,遵紀守法,一夜之間被告知自己成了違章居住者。 

至少到今日,我們的 #FML 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要去做 XXX/XXX/XXX」這麼仆街的事,我們仆街,是因為我們做了一些我們自己選擇的事,是基於我們的自由意志。

但是大陸法治社會的 #FML 是:「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XXXXXXX」,這件事可以很荒謬很瘋狂很仆街,但事實上和他們做了什麼他們是誰他們的自由意志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們每一個人是普通人,不違法亂紀不反黨反國,但隨時隨地,某一件隨機的瘋狂仆街的事,就會隨機地降臨到某個人的頭上。

如果《逃犯條例》通過,如果中共法治可以名正言順蔓延到香港,這便會成為我們的日常,中共的法制理念其實很簡單,每一次讀悔罪文的時候都會溫習:「應做的不做,不應做的反倒去做」。

這根懷著惡意隨意揮舞的大棒,把社會打成了徹底原子化,每個人都活成了孤島,漂泊在汪洋之中。今天一個大浪打來,把你的島掀翻了,your life is fucked。周邊的人看到了,只有淡淡的一句,oh, shit happens everyday,然後轉過頭去,祈禱下一個不會是他們。

他們連共情的能力都喪失了,不是選擇了冷漠,而是被迫變得冷漠。在一個坐以待斃,毫無安全感的社會中,共情是太奢侈的情緒,如果為每一件不幸的事都要報以同情唇亡齒寒,再豐沛的情感都會枯乾,再強大的精神都會被恐懼和無望所擊潰。他們冷漠他們盲目他們自欺,只是免於瘋狂的一種自保機制。

港人有句俗語,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你難以想像這其實也是一種幸運和奢侈。是的,我仆街了,但至少,是仆在我自己揀的那條路上啊!

一旦《逃犯條例》通過,一旦香港一國一制化,你連自己揀一條路去仆的權利都沒有了,只有「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仆街的強國決定了你何時何地,以何種姿態仆街,不管你願不願意,更不會提前知會。

所以,從今天起,無論你的那句「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要去做 XXX/XXX/XXX」那部分的 XXX 是什麼,有多瘋狂,有多不合理,有多荒謬,有多仆街,不要猶豫,趕緊去做吧!因為,或許以後,你不會再有機會享受按自己的自由意志而行動,甚至為自己的選擇而仆街的自由了!

而今天,我們要做這些幾瘋狂,幾不合理,幾荒謬,幾仆街的事,正正就是為了捍衛和保守條路自己揀的權利,捍衛和保守我們可以繼續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要去做 XXX/XXX/XXX」的權利。

如果生為港人,注定仆街,我寧可主動地仆,創意地仆,仆自己的街,說不定,真能仆出一條新街。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