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的資源就是要保障思想及言論自由

2017/9/7 — 18:18

越來越多人把「香港不是中國」這一句話掛在口邊,甚至連出外旅遊都要找來一個這樣的牌子,掛在行李箱或背囊上。這可能會是一個很值得深入研究及探討的社會心理行為現象。不過,如果要放下學術探討要點裝的高深,理由其實也可以是很簡單易懂的,就是因為那一個要讓香港人歸類的大概念,包含了太多令人抗拒的元素及負面的感受。只要誠實一點都應該會知道,對很多香港人來說,「中國」也好,「中共」也好,就是代表了「強權」、「野蠻」、「專制」、「不講道理」、「反口覆舌」、「不守信用」、「政治打壓」、「獨裁」、「不文明」………

近幾年,有一些年輕人更加提出了「香港獨立」這個訴求。這當然不能不歸功於前特首梁振英先生的鼓吹、推波助瀾及小事化大,把一份沒有多少人會留意到的學生刊物帶到公共領域之中。這也無異是向年輕人提供了一種意念,作出了一個提示,讓大家清楚知道這是一個可以挑釁當權者的說法。

自從那一次之後,「香港獨立」雖然仍然都只是一個十去「虛」的觀念,既沒有行動鋼領,也沒有槍沒有炮。但每一次當這個觀念被提出來,看到那些當權者暴跳如雷的醜態,又看到那些皇帝未急便先急的太監爭相表忠的嘴臉,不斷暴露他們的虛偽與奴性,其產生的娛樂性便足以鼓勵更多人把這個說法都掛在口邊,偶爾要拿出來尋尋開心。

廣告

踏入九月,大中小學都開學,焦點都在學生身上。就在這個時候,由中大開始,接連出現在大學校園掛出了「香港獨立」的海報及橫額。只要明白上邊談到的原因,本來也不可以說是太令人以外的。情況就如同以後每年總有幾次有人會在山頭或高樓大廈掛出「我要真普選」大標語一樣。

上述的現象反映的問題很多。也有很多問題值得深入、具體、嚴肅地與所有人,特別是年輕一代探討。香港是否可以獨立?有沒有獨立的條件?把香港獨立提出來有什麼現實意義?這些都是可以很冷靜地與所有人分析的問題。

廣告

年輕人提出這樣的訴求有何用意?真的是要搞獨立運動嗎?還是只是借此來宣洩對現有秩序的不滿及挫敗感?只要冷靜一點,對這些問題都應該會有較合理的答案,從而也可以較合理地作出回應。

我始終覺得,「香港獨立」只是一個偽命題,只是寄托著年輕人那種抗爭精神、挫敗情緒和逆反意志的幌子。而且,對大部份人來說,可能只是要令當權者尷尬,是對那些威權咀臉及大家長姿態的逆反表現。如果北京對香港的政策合理一點,如果北京信守承諾,給予香港人被應許了的民主和高度自治,如果政府不是偏幫既得利益階層及建制勢力的利益,我相信大部份年輕人都不會認為「香港獨立」是一個值得花精神去追求的目標。當然,如果中國共產黨的行為可以文明一點,可以理性一點,少一點擺出大家長不容挑戰的惡形惡相,效果可能就會更好。

正因如此,政府及當權者越是要打壓「香港獨立」這個空洞的說法,只會令更多人提出這個訴求,只會令更多人年輕人刻意利用任何機會把這個訴求提出來,目的就是要刺激你,就是要令你尷尬憤怒,要讓當權者臉上無光,就是要表演給你看,「我們就是不服氣」!

只要明白這一點,便應該知道,越是緊張,越是要以權力來打壓,類似的行為只會更頻密。

作為大學管理層,今天已經越來越失去那些學術界應有的應有的崇高、尊嚴,與獨立性。有時利欲熏心,或是奴性發作起來,甚至可能連上面提到的冷靜及客觀都做不到。

向學生會會長發信,指民主牆上出現涉及「香港獨立」的單張及橫額,「已違反香港有關法律」,旣令人摸不著頭腦,也令所有人對那些所謂術機構的行政高層不得不另眼相看。動輒指人「違法」,但又說不出犯了那一條法律條文,這是典型的共幹官僚作風。今天不少香港的官員已經習染了這種歪風,想不到講求科學理性的學術圈人,也免不了沾染到同樣官僚習氣。「凶人犯法」,已經成為今天所有當權派的隨身武器,彷彿說了就是,就算完全沒有法律依據,連「以法治人」可能都做不到,但都要搞出一個「以法凶人」的旣荒謬又滑稽的效果出來。

學院的行政部門及高層,不想得失政府,不想冒犯當權的北京政府,因而不想學生經常把「香港獨立」這個命題帶出來,這是「識時務」,就算不接受也得理解,今天的世界就是一個講求識時務的世界,不要以為學術界很純潔,很多更污糟邋遢的,大家未必看得到吧了。如果張貼那些標語不符合程序規定,那就見一張除一張便足夠了,何需作出沒有理據的違法指控?

無論如何,是真也好,扮嘢也好,學術界始終應該要擺出一個講道理的姿態,不能靠惡靠大聲,也不能表現得太橫蠻。而且,掛得上學術界這個畫皮,也應該表現得更大度,更寛容。現在竟然扯下畫皮,要跟那些官僚和權勢同一鼻孔出氣,動不動說學生違法。這就真的是連賣相都不顧了。

如果還對學術自由有一點點的堅持,就應該知道,大學就是要維持一個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及開放的環境。對任何議題都不應該設禁區,不能自我設限,不能對不同意見動輒打壓。學術界更不應只站在有權有勢的一方,不應該成為政權的附庸,而應該有一個更超然獨立的定位。

中大的管理層說「校方一貫絕對不贊成港獨的立場」,但這就能夠成為不容許學生張貼不同意這說法的標語,就是無中生有指學生犯法的藉口嗎?中文大學管理層的立場,就必須所有中大同學都接受嗎?那何不在他們正式入學取得學生証之前要求他們每人都作出宣誓,否則便把他們的入學資格DQ掉。

我及很多當年在中大的同學,在80年代都支持過香港九七民主回歸,但我們從來沒有認為應該禁止有另一些人說英國應該繼續管治香港。我今天不認為香港有獨立的可能性,但如果有人認為這是一個他們的信念,又有什麼理由連他提出來的權利也否定掉。況且,上面都說了,我仍然相信很多提出這個說法的年輕人其實只是表達他們對現況的不滿,不去處理他們的不滿,只是千方百計去壓制他們表達不滿的方式,根本就不會產生實際作用。

大學管理層這一種作為,其實並不出奇。我自己便曾親眼見過大學高層如何威嚇學生,說如果借出學生會場地作民間公投便會受到紀律處分。說「資源是大學的」,只是以「一種信托形式供學生活動使用」,所以使用時「必須遵守大學整體的政策」,這是典型的公器私用了。大學是屬於社會的,不是屬於大學管理層的。大學的精神就是要思想開放,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有甚麼整體政策可以凌駕大學的精神?大學管理層的職責就是要保證大學的資源為自由與開放提供空間。大學的資源就是要用來維持一個獨立開放自由的空間,不受任何政治及俗世權力的干預。說大學撥出地方供學生活動使用,所以大學生的言論就不能違反大學行政官僚的意向,這種低級的邏輯竟然出自大學行政人員之手筆,足見香港今天的大學已經失去了學術機構應該有的精神和道德意識。

有中大學生貼海報說 「CUSU is not CU」,其實中大學生會同樣也可以貼海報說 「CU is not CUSU」。這一類說法背後的邏輯,跟說「香港不是中國」其實也是同出一轍的。但願「大學」尚不致於已經淪為代表了「強權」、「野蠻」、「專制」、「政治打壓」、「獨裁」、「不文明」………………的一部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