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林淳軒事件上,對眾志公道一點吧

2017/11/10 — 10:28

資料圖片:林淳軒,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facebook

資料圖片:林淳軒,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facebook

香港眾志昨天下午就其中堅成員林淳軒發表了以下聲明:

【香港眾志就林淳軒職務及黨籍之聲明】

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違反黨內財政處理程序,經確認並無財政損失。經黨內調查後,裁定林淳軒違反黨員之行為操守,即時免去常委職務。林淳軒亦已提出退黨申請,獲得批淮。

由即日起林淳軒已非香港眾志成員,其未來對外的任何行為均與本組織無關。

香港眾志

2017年11月9日

聲明一出,網民反應甚大。不少人批評眾志為何不讓長期戰友林淳軒悄悄地離黨,反而要為一些程序上的過失這樣公開,是無恥、無情、趕盡殺絕的行為。

廣告

當然,我不知道事件的內情。我不是眾志的支持者(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政見較接近老牌傳統泛民),亦與他們的領導層不熟絡。但看了這份聲明後,我覺得上述的聲明是一份很小心、很成熟、很恰當地處理事件的聲明。我會以問答形式來嘗試解釋為何有這看法。

(一)這份聲明是因人事或政治分歧而出的機會大嗎?

廣告

我不敢說林與眾志有或沒有人事或政治分歧,因為我真的不知。但非建制派政黨或團體(包括學民思潮)都曾經要處理過中堅成員因人事或政治分歧而離隊的情況。在這些情況,通常都只會是雙方各自宣布有關離隊的決定,然後說多謝大家、江湖再見等客氣話。眾志選擇不用這個語調去處理事件,而要說出林要離隊的整體情況,看來政治分歧不會是林要離隊的理由。

(二)聲明說林犯的只是「程序」失誤,亦沒有財政損失。既然如此,為何眾志需要「玩到咁大」?

「程序」失誤看來是一個刻意地模糊的字眼,因為小型的行政失手、大型的處理錢財混亂、至到含不誠實成分的處理錢財方式都會有「程序」失誤元素。試想想,如果只是小型的行政失手(例如簽錯幾個名),又怎會搞到要處分、要撤職、要劃清界線?眾志已經因DQ案、領導層被刑事檢控與要入獄等困境而陷入多事之秋,如果有關失誤只是小事,他們就林的情況還會「玩到咁大」的機會極低。所以,令他們這樣處理事件的,較大機會是大型的混亂或/及事件涉及不誠實因素。

(三)但就算是大件事,林是多年來與眾志人士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這份聲明有點兒是推他出來去「死」。為何要那麼無情不讓他辭去黨席就了事?

看到類似的批評,我就火都來了。

從政治道德來說,林是好兄弟,但近年來財政上鼎力支持眾志的「水喉」及廣大市民呢?他們又不是好兄弟姊妹?他們的不是血汗錢?如果在處理錢財上有重大失誤,他們沒有一點兒知情權嗎?還有,我們不是時常批評政權把不光彩的事隱瞞、用語言偽術遮掩的嗎?現在有一個政團願意就情況增加一點透明度,不是應該讚賞嗎,為何會變成要批評?

然後,從實際政治考慮上,要為兄弟情而完全不公開事件是不可行的。

首先,較重大的處理錢財失誤會被知情人放風給傳媒的風險不低。如果眾志讓林辭去黨席就了事,然後錢財失誤事件被傳媒發現,眾志就要背上包庇自己人之罪名。背上了這罪名,眾志還怎樣能給捐款者信心,所有捐款都會謹慎及無私地處理?背上了這罪名,眾志以後批評政權隱瞞真相時就會一句「林淳軒」就被親政權人士收聲,還怎樣「出來行」?相反,現在眾志把事件的整體情況說了一二,有些原本考慮放風的人較有可能會就眾志的處理方式「收貨」而決定不放風;就算現在再有進一步放風,眾志都不會那麼容易被批評為包庇自己人了。

第二,如果林是低調地被眾志「放走」,他最終會去其他政治或公民團體服務的機會不低。如果一切順利都還好,但如果又出問題,收納了林的團體一定會把矛頭指向眾志,問「他當年離隊是否已事有蹺蹊?為何你們不『早響』?」相反,現在眾志公開了情況,如果還有政治或公民團體願意用林,就會是在清楚存在的風險、但以「給年輕人一個機會」的心態去與他合作,這不是對眾志、對林、對願意用他的團體都公平一點嗎?

(四)如果真的是需要公開事件,為何要說得那麼模糊,不把整件事一五一十說出來?

當大家批評眾志的聲明對林涼薄時,大家有沒有想過,把事情說得模糊一點其實反而是道理與情義的平衡?如果眾志真的有心推林去「死」,他們大可以把事件全面公開。但倘若眾志這樣做,林又怎樣呢?如果公開了的東西牽涉重大處理錢財上的混亂,試問還有誰會願意再用林?更嚴重地如果公開了的東西牽涉不誠實,眾志在這情況下很難不去報警,這對林又是好嗎?相反,眾志現在的聲明一方面能某程度上處理「紙包不住火」的問題,但同時(縱使各方可能有些懷疑)留一點模糊空間給林、甚至能令某些人對林同情。

(五)換句話說,眾志的聲明是抵讚?

我認為絕對是!他們的聲明很小心地平衡了很多倫理、策略、情義上的考慮。這份成熟,真的是很多所謂「成年人」都不及,是一份充滿大將之風的聲明。當然,從新聞角度,這件事對眾志來說可能還有很多「地雷」要避,他們能否順利過關就看他們造化了。但至少到這一刻,他們昨天的聲明令我對眾志的尊重增加了(雖然我與他們在政見上的分歧仍在)。我呼籲大家在看昨天的聲明時能諒解眾志面對的複雜情況、對他們公道一點。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