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五月的惡毒陽光下苦行 …!

2018/5/26 — 12:48

這段一日子本港天氣實在酷熱難耐,氣溫高達攝氏33度以上的猛烈陽光照耀下,人們就算慵懶賴也汗流浹背,如果在烈日炙烤的街道上遊行,體力不勝的恐怕要中暑昏倒。 天氣條件如此惡劣,社會政治環境更為不堪。 筆者與好幾位朋友談起27/5(星期日)「六四」29周年民主大遊行的呼籲,恐怕響應參與的絕不理想。 事實上今年五月以來,除了早前大學學生會代表的幾則訪問報道,以及立法會陳淑莊議員的「毋忘六四」動議外,傳媒和社交網絡提及「六四」議題的討論和爭議並不多,社會上可說水不興波,相對地沉寂平靜。 筆者為此深感悵惘。

說真的,筆者的「生理時鐘」每年進入五月便會自自然然響鬧起來,就像在睡夢中驚醒,觸動起「六四」前奏的五月哀歌。 筆者明白,這只是年邁如筆者這一輩人的切身感受,對年輕一代來說恐怕愈來愈淡薄,以至不少人已無動於衷了。 世道人情從來都會被時間不斷沖洗,逐漸消磨,甚至泯滅,這是記憶變化的常態。 因此,筆者對於「六四」這一段慘痛歷史能否保留下來實在不存過分的幻想,只是身體力行,拒絕遺忘,並且一直想方設法讓追尋「六四」真相的堅持得以傳承,更希望年輕人可以延續下去!

筆者一廂情願的想法當然十分脆弱。 面對著魔的內地政權,以及病態的特區政府,筆者明白年輕一代近年來對政治現實所感受到的厭倦,冷漠以至深惡痛絕,也當然絕不應該責難他們因而對中國產生的強烈疏離感,以及全心全意擁抱香港的自主意識。 事實上在一定程度上筆者也深有同感! 說實話,年輕人心態上的隔閡和意識上的割裂完全是這些年來內地專制威權政府所造成的! 不過,儘管如此,筆者還是認為不必以斷然決絕的態度一刀切地檢看中國所有問題。 一來中國問題並不只是局限於政權方面的單一議題,更多的是涉及較遙遠的傳統文化和歷史的牽連,以及十分貼地的社會經濟和民生影響。 況且,中國政治在現實上無孔不入,無遠弗屆,香港從來不是,而將來也不會是絕緣體,何以能夠以孤島式心態獨善其身呢?

廣告

回看二十九年前的五月,其中5月23日那一天格外詭異,當天下午「北京上空突然烏雲密佈,狂風大作……然後便是傾盆大雨,其中竟有冰雹!但不多久,又雨過天晴,西斜的太陽放出桔黃的光芒,射在人們臉上發燙。」(註一) 也就是在同一天,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巨型畫像被來自湖南的喻東嶽等三人用顏彩染污了! 二十九年後的五月依然並沒有「雨過天晴」,況且赤燄的陽光還是如此惡毒! 筆者必須承認,前路並沒有即時看到的一線曙光,遠處亦一片迷濛,並沒有盡頭出路的承諾,也許正是政治的冷酷無情寫照! 筆者與不少年輕人的代溝其實超過一輩兩代,區隔重重,絕不宜說甚麼大道理嘗試說服他們,只希望他們的思維雖然拒絕作縱向的求索,也可以放開懷抱作橫向的遠看,從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苦難和抗爭中燃亮起人性光輝!  捍衛人權,爭取自由,追求民主和踐行公義的呼聲並不一定只是響自中國內地,只要他們坐言起行的有所回應,筆者已深感欣慰!

歷史上的那個五月動盪不安,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悶熱和昏亂,回頭看來:

廣告

5月4日趙紫陽發表溫和講話。十萬大學生遊行……

5月13日數百學生到天安門絕食……

5月14日統戰部長閻復明等與學生對話……

5月15日絕食團指揮部成立……戈爾巴喬夫抵京

5月16日趙紫陽會見戈爾巴喬夫

5月17日百萬市民大遊行

5月18日絕食第六天……

5月20日李鵬宣布戒嚴。北京市民開始阻截軍車

5月22日吾爾開希喊撤遭「罷免」

5月24日廣場指揮部成立

5月25日廣場學生聯席會議通過「主動出擊」方案

5月27日首都各界聯席會議建議三十日撤,未獲廣場學生聯席會議通過

5月28日柴玲作錄像談話。全球華人大遊行 (註二)

二十九年後在毒日下從灣仔修頓球場走到西環中聯辦仍然是一條看不到盡處的苦路。 筆者快七十歲了,體力愈來愈難硬撐,而且背負著的良知十字架從來都是如此沉重,不過,筆者還是誠摯的邀請所有本著赤子心的年輕人同行,不是害怕形單或者恐懼孤獨,卻是對年輕一代人一直懷有莫名的期許和盼望!

-------

註一:封從德《六四日記:廣場上的共和國》(2009)香港晨鐘書局出版 第377頁

註二:封從德《六四日記:廣場上的共和國》(2009)香港晨鐘書局出版 第565-566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