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望 DQ 風波

2018/5/11 — 19:51

2018年5月11日,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及另外3名被告被控於2016年11月在立法會大樓內非法集結,法庭裁定所有被告非法集結罪罪名成立。案件押後至6月4日早上判刑。

2018年5月11日,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及另外3名被告被控於2016年11月在立法會大樓內非法集結,法庭裁定所有被告非法集結罪罪名成立。案件押後至6月4日早上判刑。

(編按:本文原於2017年11月29日發表)

不經不覺,又過了一年,以虛齡論已屬四字頭。回望過去,香港幾乎沒發生過一件好事。殖民者的打壓日趨猖狂,民眾雖有不滿,但身心俱疲,已有姑且接受現狀的心態。這一波的本土抗爭,更呈崩潰之態,與事者徘徊在失落與狂躁之間,找不到出路。

面對如此的大環境,沒有人能夠誇口、沒有人能覺得自己的做法乃必勝法。凡是為香港的自由、幸福和尊嚴奮鬥的,不論作風、路線和論述,都要面對相同的苦難。不論我們如何看待對方,事實上我們已經同屬一個反殖共同體。此刻強權壓境,若要尋找出路,也需要有各種不同的進路,因應時勢而調整策略。縱是做法未能相容,也無謂互相攻擊,唯有各自沈實作工,方為正途。

廣告

在大約一年前,本人寫了一篇措辭強硬的檄文批評游蕙禎和梁頌恆。文中對本土同道人之批評,雖是責之深、愛之切,但事後此文竟獲黨媒引用,如此高調的批評,明顯已過火位。那時候之所以如此光火,除了作風和策略的問題,也是因爲本人的朋友在團隊中與梁、游出現摩擦。本人不忍年輕朋友受辱,就自覺要為他們發聲,火山也爆發了。

然而冷靜回想,當事人縱有可議之處,畢竟也是缺乏政治經驗的年輕人。本人對他們再是失望,也應該給空間他們成長,而不應動輒就要他們切腹。雖然朋友在團隊中曾鬧得很不愉快,但始終有團隊就會有摩擦,他們亦早已放下,與梁、游重修舊好。本人既非首當其衝,又豈能繼續懷恨?得聞游蕙禎於去年的風波後,一直愧疚不已,行事為人變得穩重踏實。既然她能夠日漸成熟、能懂得自我反省,那本人去年揚言要令她在政治上永不超生,又是何等魯莽?如此嚴苛的要求,與虐待員工的慣老闆又有何區別?

廣告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寫了的話也無法收回,畢竟傷害已經造成。在此謹能為當日的莽撞懺悔,期望他朝能夠以仁愛彌補昔日的憤恨。

除了梁、游二人,本人過去的日子曾為路線之爭、為了替朋友強出頭,頂撞過本土派、自決派、民主派的各路人馬。在此謹為昔日造成的不快致歉。大家縱判斷不同,為了香港的自由、幸福和尊嚴,大家各自修行,最終仍殊途同歸。謹祝大家抗爭路上順風相送。


香港國人

徐承恩

2017年11月29日


(原文2017年11月29日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