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悲傷的人只顧吃穿 — 寫給香港所有不開心的人們〉

2017/9/11 — 17:17

資料圖片 l Mark Lehmkuhler @ flickr —Attribution-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D 2.0)

資料圖片 l Mark Lehmkuhler @ flickr —Attribution-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D 2.0)

【文:蝜蝂】

致Vivien:

前言,我希望我的背景有讓你覺得貼近,但並不表示以下內容會是你想讀到的。我嘗試"平和"一點吧⋯⋯

廣告

我出生自“內地”,我的人生一半在中國大陸,一半在香港。我曾經在廣州的大學就讀,也已在香港的大學畢業,現在我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仔。我與香港一同經歷過天災人禍包括SARS、倒董等,當然包括你所經歷的……其實這個城市的撕裂的開始並不是在你到來的那刻,應在再較早的時間,2003,2007,2008等等這些是一些重要的伏線,有時間可以多了解;若然你不想知道,你即永遠不可能知道,包括什麼正在撕裂香港。我也難過、甚至悲憤,我的上兩代是經歷1952,1962及1966~1976這些年份的逃港人士,承襲他們的基因,我也來到香港,或是宿命。

廣告

我不知道你對文革的了解有多少,或者那些在天安門事件死去的人又有多少認識;我自問除了這些大件事之外,對於1949年後的中國及整體香港的歷史,我的認知是淺薄的,一直都在努力。眾所周知,共產黨就是政治動物;常常聽到不管來自何方的人都說,中國大陸的人基本上政治意識比較淡薄,我雖從不同意,但是我大概理解他們所說的狀態就像你這樣。

在融入香港社會方面,我認為你還需要加把勁。你並不需要完全認同我的觀點,從你的行文而言,你並不是粵省人士,語言當是一道坎枉論文化;不過你修讀語言研究,這方面的疑難應該降低不少。亦因此你會更加明白語言在溝通上的重要性吧?其實香港幾個大學的同學已經在家裡,其實已不能退無法退,你會不會認為一個作客的人應該更需客人之儀嗎?簡單問你一個問題,就連日來的大陸學生而言,你認為他們此一系列的行為,在大陸有可能會發生嗎?他會跟團委支部說“團委不代表我嗎?”

在這裡跟你分享一個我在廣州的經歷,曾經大概在08奧運之前,廣州正選地方人大,作為“國家任務生”的我自動成為當區選民,而我們的校長是候選人之一(共兩名候選人)。對於一群滿腔熱血的青年人而言,那個年代的我們是會興奮討論的,宿舍與宿舍之間,班與班之間。午飯時間在飯堂論到宿舍,雖然中間還是以天馬行空為主,此時在宿舍正好一個系團委的共產黨員經過,我們那個室的當中一員說,“我們學校這麼多學生,校長肯定贏定了,要不投下對家看看,競爭一下?”…爾後,因下午空堂大家就隨即進入午睡時間。就當大家睡到正香的時候,班長一陣既有力又急促的拍門聲把大家都吵醒了,學校黨委支部召見我們;主題就是關切一下我們的選舉傾向,並向我們介紹另外一名候選人是一位有“精神病”的人。一行人“正襟危站”歷時30分鐘,宿舍長代表全體回應受責。然後我們不去投票(如香港的投白票行動或不參加不承認不民主選舉吧?)

關於你感情生活的部分描述,以我有限的理解能力大概是講需要人們給你或你們那一群多一點理解吧?單從你的文字及引文而論,撇開你們日常生活的其他細節,我看不到你男友的表達有也沒有不尊重,或有那種“優越感”,或者這三個字你們有不同的解釋或不同的理解,但是作為學過大陸語文的我,我的見解已與你不同。你所表達出的,你的觀點,你的“價值觀”,正是與我相同背景的人十分擔憂的事情,在此不贅述。

從你的行文,我個人認為,如果你願意,你還是需要多認識香港,包括不同階層、背景等等的香港人,至少你連廣東人也未必認識得多。若然只停留在觀察的階段,作為外來人,你將永遠是外人。的確,香港只會越來越不適合你。在香港這個城市,不論是難民城市,移民城市,若然你不去了解他的歷史背景或與地道文化緊密接觸,這樣融入以我的程度是辦不到了,希望你可以。不論移民也好,新移民也好,你們這些專才也好,擁抱的應該是與深圳河的對岸不同的價值,否則機會不是那邊的更多更大嗎?你要的“理解“,究竟要我如何理解?我這一代亦無法逃了,正選擇下來抵抗,你們能理解嗎?

我衷心祝愿你能如願成為一名作家,一名如你所崇拜的海明威、村上春樹等等一樣的作家。

 

PS: 對於你們困惑的問題,我也有些話說下。

Q內地學生真的不願意學廣東話嗎? 

E/ 這裡我一併加上所有內地人,不過我分化你們一下,“廣東(/福建)及非廣東(/福建)”這些人前者大部分根本就沒有語言方面的問題。他們大部分的人是無所謂,不想學,這些情景我在廣州、佛山、肇慶及四邑等地見識太多,在香港他們不會直接表達這樣的想法,但是在廣東他們可是盛氣凌人、理直氣壯地說,從十幾年前就是這樣。如果從當面問過的來說,有一兩個表示希望廣東話,只是比較難,有些就是沒時間說,大部分是不屑。

這些碩士生,博士生他們當中什麼樣的背景可能你們群體裡面大家都知道,什麼潛規則、背景等等具體不贅。

Q:大陸真的很多5毛嗎?你們真的被洗過腦嗎?/ 香港人都想獨立嗎?

E/ 我真心希望你能做一個獨立思考的人,我也時常跟在大陸的表弟妹說希望他們能獨立思考,不過情況令人擔憂,不同年齡階層的新一代80後90後的親戚,我個人覺得整體而言獨立思考的能力正持續下降。

順帶在這裡說一下這個“港獨”的見聞。我第一次聽到”港獨“不是在香港,是在深圳,時間大概在2009~2010這段時間。一個認識很多年住在深圳的朋友問我(他自己也有親戚在香港,有些是雙飛有些不是),“你們香港人想獨立嗎?”由於聽都沒聽過,當即沒有什麼可以回應,“沒聽過~誰說的”,“(國內)網上說的。如果獨立,請帶著廣東一起獨立……”。後來有幾次他也有這樣談過幾次,在梁振英加持之前基本上,我是沒有什麼時事資料可以與他討論。港獨——並不來源於香港。

Q:內地人都是怎樣的?真的有很多暴發戶,不文明的人嗎?

這些曾經也在珠三角。不必討論。沒有進步,直接退步了10年。人當然是進步,但是所謂“文明”與“不文明”的行為也是並駕齊驅吧?你應該很清楚,他們都是在國內沒權在外維權,你覺得這樣的心態畸形嗎?或者更多的時候是與共產黨之外的人維權,看誰拳頭大,看誰不要臉~~說畢,你說的所謂這些,以前的港人一直都有體諒。你要一個較小地域的人們去適應一個較大地域的較大人口的文化差異,如果是香港人進入大陸,這個沒有問題,我們一直是這樣做。反過來,大陸人進入大陸他們更加需要有作為客人的禮儀,去將自己文化上的差異盡量移動、貼近香港。香港人一直都有關注大陸人,這些年你甚至其中當然察覺不當他們的變化,身在外,香港人看得比世界任何地方更加清楚。

Q:請談一談簡體字和繁體字之爭/普通話與粵語教學之爭。

如果在這裡VIVIEN 你可以把你的學術理論用大眾語言寫出來會比較好一點。你似乎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足夠的了解。作為一個“學老人”,在這個問題是雙重傷害,第一第二母語正被侵蝕(既然你讀語言研究,那麼請你看看多點這方面的信息,為何我們用“侵蝕”兩字形容,或者“侵蝕”已算客氣。)

 

PS: 講這“普教中”的問題,也許日後有機會可以從自身的經驗另文附上,給予所有香港人看看事實。希望以後能夠有更多機會說出所歷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