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一地兩檢 不是販賣恐懼 而是認識政治

2018/5/11 — 21:2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天王慧麟有篇文章,叫〈衝出同溫層的困難〉,分析了一地兩檢作為一個議題,點解唔多「sell 得」,觀察大致是頗合理的。

即,會使用高鐵的巿民,會往返中國的巿民,從一開始已預期了要進入「中國模式」;另一端對中國或北上避之則吉的,則覺得一地兩檢與否,高壓統治都已經到來,李波事件已是例子。夾在中間的,則可能認為法律論述太離地,或至少離身,一於到時再算。

其實一地兩檢這個例子,從來不止法律問題,也不止基建超支問題,而是法律秩序的崩解,意味著一整套政治問題意識與「政治基建」,已從中國越過邊界,來到西九;那種對權力放棄規範、胡混真相的思路,已從李飛先生的大腦,播種到陳帆和馬時亨身上,乃至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

廣告

法案委員會去到最後階段,陳帆/運房局回覆委員會的文件中,十分坦白地說明,實名制購票,是會把乘客的資料傳送給中鐵的,不過是為了行政原因 abc,且中鐵也會適時刪除資料,云云。

這就是一地兩檢的政治要點︰有了這套「方便交通」的新法律,就有隨之而來的一系列監控——不但是陳淑莊所講的「隨意門」與「軍火庫」,還有實名制這種徹底漠視個人私穩收集法例的政治操作。乘客姓名在購票一刻傳到了中鐵,即係,港鐵把資料傳送到一個完全不受香港法例約束的機構,讓對方操作政治黑名單。這樣的權力,如果堂而皇之寫進《車票發出條件》,其實不是「只要你唔冇犯法」或「只要你唔坐高鐵」,就可以胡混嘻哈過去。

廣告

進而論之,中國科技部部長萬鋼年初很自豪講的「刷臉技術」已引入高鐵一事,相信亦離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不遠了。即人臉辨識的科技,還有背後那個瘋狂的「社會信用」制度,任何一天,將隨高鐵駛進香港。

到時新的口頭禪就要改為「只要你唔好『失信』咪得囉」「只要你唔好坐車」「只要你唔好做香港人」。

整件事並不是恐嚇,不是「真係會咁?」的瞎猜,而是這種估估下的 censorship/self censorship 如何運作,北京如何準確地操作他們的治港意識。

時間無多,唔 sell 得都要加把勁,請繼續密切留意一地兩檢的消息。而且,絕對唔係過左條 bill 就玩完,條例草案,只係佢第一道門。

 

【《關於在一定期限內適當限制特定嚴重失信人乘坐火車 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意見》】

王慧麟:衝出同溫層的困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