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按的聲援,難聽過粗口?

2018/11/12 — 17:14

本月初,我在一個民間團體主辦的座談會上討論香港文化獨立,之前之後都遇本地喉媒記者跟蹤,翌日見報,不在話下。其實,當晚最值得筆者一記的,並不是那些不速客的關注,而是出席座談會的一位有心朋友於會後提出的一個問題。原話記不清楚,容筆者以自己慣用的字眼覆述:

陳浩天創立的前香港民族黨遭特府取締,各民主派不少人予以聲援。一些聲援者因為在發言之始先講一句「我不支持港獨,但...」而受到非議,覺得委屈。另一方面,獨派覺得,如果要這樣加按才說得出口,那就不如不作聲算了。

本意良佳但效果不好,問題出在哪裡?顯然不在於基本政治立場。

廣告

支不支持港獨,是個人政治自由,旁人無庸置喙。問題在於場合。批評政府、發出聲援,是一種抗議場合。在那種場合裡,簡單一句抗議其實就夠;同時表白自己立場非XXX的話語,既不必亦不宜。具體言這次,原因有好幾個:

首先,香港政圈狹窄,誰是否港獨人、誰支不支持港獨理念,從一般留意政治的投票者到港中黨員幹部,皆知之甚詳,當事人不必時刻表白。雖然,當權派常常故意混淆,擴大打擊面,把明明不是港獨人、一向反對港獨的一些民主派也打成港獨,但聲援者若遇到這種茅招,則更說明表白既多餘也無效,何必費唇舌?

廣告

其次,抗爭場合、惡爺面前,先講那句按語,的確予人一種「帶頭盔」或者怕被冤枉的觀感。這種印象一旦形成,部分群眾對你的基本立場會有所懷疑: 你不支持港獨是因為怕被DQ嗎?若然,則你支持民主有多大程度是因為那是比較安全的反對立場?至於當權派,也會因此把你看扁,認為你不過是一個錫身派而已,以後你怎樣力竭聲嘶,睬你都傻。

第三,未聞聲援LGBT者事先聲明「我不是同性戀,但...」、「我不支持搞雙性變性,但...」。如果有一場支援痲瘋病人的權益抗爭,也很難想像聲援者事先按一句「我不是痲瘋病人,但...」。那麼,為什麼在聲援港獨的時候要加按呢?加按令人不解。

因為最後這個原因,獨派聽到那加按的聲援,會覺得「比粗口還難聽」。此時此地,各民主派應該努力修補關係,嘗試團結。陳浩天事件裡,泛民朋友為他發聲,當然是出於好意,但可惜效果相反,也許壞在心思不夠慎密。

「我不支持港獨」這句話,在一切討論政見、反對無理指控甚或寫文章打筆戰的時候都可以說,但在聲援別人的抗爭場合裡卻不太適宜。陳浩天被打壓,若有人說一句「我們都是陳浩天!」便最大方得體。沒有人會僅僅因為你說了這話就馬上以為你是港獨人或變了港獨人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