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科屠城

2018/5/24 — 11:57

特首林鄭月娥本周初出席「香港人工智能實驗室」成立儀式。(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特首林鄭月娥本周初出席「香港人工智能實驗室」成立儀式。(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最近政府的措施全都與創科有關,筆者感到心寒:這些表面上促進經濟發展的措施,實際上可能是高鐵的翻版,在上演現代版的木馬屠城,引創科屠掉兩制的香港。

政府做創科無心無力

筆者並不支持產業政策,因為官僚擅長的是按部就班跟足程序,要官僚為經濟發展規劃前路,既是強人所難,也是十分可笑。經濟發展是涉及很多人的思考與行為的事情,沒有一個人或政府可以完全預測和控制經濟運作。而且在一個自由的社會,一個創新者的意念,足以顛覆所有行業規劃,令行業規劃變得毫無意義。即使一個被政府重重控制的地方,只要有經濟誘因,就有人願意挺而走險。要規劃一個普通行業已很難,何況科技和創新行業,不多不少帶有一點顛覆現有生態的味道,難以預測,要規劃根本沒有可能。

廣告

以電動車為例,香港推動電動車經年毫無吋進,直到 Elon Musk 的 Tesla 來到,即時令香港街上全都是 Tesla,政府變成應付不來,甚至要取消原來鼓勵市民購買電動車的稅務優惠!這只是一個企業家而已。電動車這個例子,不但反映政府無力追上新發展,更遑論有遠見規劃未來。更甚者,這個例子更反映政府其實無心促進香港科技創新行業發展。政府多年來推廣電動車,其原意當然是為了環保,可是,當一項突破性技術誕生後,政府的反應,居然是限制這些產品落地,將原本的政策目標也抺掉了,而這不止見於 Tesla,還有 Uber、電動滑板和電動單車,這是那碼子的支持創新科技?

政府忽然能幹

廣告

可是現在林鄭推創科。一如子華神話齋:「董建華攪問責制,即係 Michael Jackson 開整容院…」。當林鄭是一個不懂用八達通、不懂什麼是社交媒體的人,和她那位只懂講「見過 Steve Jobs」的創科局局長推創科,你就要小心,因為這顯示攪創科並非他們自由意志下的產物,而且這幾個月的變化也實在是太快了,快得有點不合邏輯。

本來林鄭的科技政策本來就是左抄右抄一點濫芋充數。去年的施政報告主題仍然是一帶一路,創科的部份還相當虛:在「創新及科技」部份下,只有所謂「謀劃建立重點科技合作平台」(按:「謀劃」英文版是「Plan」)(註一),是一項講了也不知是什麼的措施。另一項比較重要的措施,就是所謂智慧城市。簡單來說,這就是當時林鄭所能想到的東西。

只不過幾個月,五月突然出現了幾項新措施。林鄭星期一主持「香港人工智能實驗室」成立的儀式,總結了這幾件「好事」:四月底,「香港聯合交易所推出新興及創新產業上市制度,便利創科公司來港上市集資」(註二)。五月初,政府突然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註三)。這是平空爆出來的措施!本來,人才自由流動很應該,但是香港醫生不足經年,政府從不做任何事情,卻突然快速引入科技外勞:學士學位畢業一年相關經驗便可,碩士或博士畢業,則毋須經驗——這明明是廉價勞工,哪裡是人才?個多星期後,習總「指示」「支持香港創科」,北國中央科技部和財政部,容許香港的大學和科研機構申請研究經費(註四)。

以香港政府的效率,幾個月是什麼都做不到,但在幾個月內,居然有幾項與創科相關的措施推出。不要以為楊偉雄忽然能幹,更大可能是香港的創新科技政策,已經改由北國掌管矣。

瘋推創科為屠城

為何北國如此重視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當然不是因為擔心香港落後新加坡。香港在全球根本無地位可言。北國的科技發展,說真的也不需要香港。北國的防火長城、網絡審查、人臉識別做得比誰都好,而且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它為何如此落力在香港推創科?筆者認為有幾個可能性。

「最好」的情況,是為了淘空香港庫房,令香港經濟上要倚賴北國。香港腰纏萬貫是原罪,經濟獨立,所以政治上萬萬不能放鬆。推動「科研」美其名是要香港不落後於人,但實際上令香港庫房不停丟錢進這黑洞。起一條高鐵再加一條港珠澳大橋用不完香港的錢嗎?再加一個河套區、創新基金什麼的!蘋果一家公司的資產也近三萬億元,而它只是做電話!做創科用香港一萬幾千億元不是難事。記著:即使北國公司落戶河套區不等於它們會交稅。立法會剛剛通過容許企業將科研開支三倍扣稅(見註二),而且香港的利得稅只收沿自香港的收入,在香港做研究沒有利潤,相信這批公司到執笠那天都不用繳半分利得稅。

當然,香港或許也有用得著的地方:香港還有一點點的國際聲譽。香港在經濟範圍現在還是頗獨立:如早前邱驣華局長所指,香港是獨立的經貿區。除了關稅等等之外,從美國進入高科技的戰略物品,進口香港和進口中國大陸,是被視為兩個不同的地區。很多戰略級物品進口香港後,除非取得准許證,否則不能出口到北國。不要以為戰略物品只限槍械武器,其實還包括電子電腦產品、軟件以及資訊保安的產品(註五)。這些產品不得進口北國的話,將那些公司出口至香港也一樣達到目的吧!

雖然北國近年技術進步,但是每個國家也有弱點,也需要從外進口某些原料生產,不知這是否美國制裁中興以後,北國希望避免受制於人,於是索性讓一些可能需要這些高技術產品的公司,扮成在香港出世,有什麼事情,就讓邱驣華去美國聲淚俱下求情指那些是香港公司呀,反正他們也必有身份證了。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同樣面對「土地問題」的深圳,這麼慷慨將河套區讓給香港:你建地我搵錢,何樂而不為?

可是,美國也不是傻仔,他們在香港也收集情報,若香港被用作大規模繞過了這些規定,美國說不定有一天,不再視香港與大陸不同,禁止出口高科技的戰略物品到香港也說不定,那時候,香港就是黑狗偷食白狗當災。而且,若香港不能取得重要的戰略物資,一些國際公司可能會離香港而去。

更令人憂慮的是,創科只是木馬旨在屠城。就像高鐵,本來包裝成為一個經濟項目,打通中港陸路交通的樽頸。可是現在大家知道,那什麼也不是,真的只是用來包裝,到了露出狼相連包裝紙也不要了,赤裸裸的,就是為了在香港土地引入大陸的法律。創科也一樣,為的只是建立一個讓大大亞哥式成天監視著你的城市。

看看今天政府還在做什麼:智慧燈柱,據說可以「收集各類實時城市數據,加強城市和交通管理」(註六)。政府會收集什麼數據?空氣污染抬頭就看得見何需燈柱,但政府沒打算改善空氣質素;交通擠塞嗎?我們有需要每五十米設一個監察交通的鏡頭?還是監察哪裡有人群聚集「鳩嗚」示威?而且,即使有塞車,運輸署都只能告訴市民「因為車多」,毫不打算找出原因。當政府根本無意慾改善施政,也不打算將收到的數據開放予民間,為什麼要建智慧燈柱?

還有用「個人數碼身份」使用網上服務,名稱很好聽不過太長了,叫「實名制」就簡單得多了(註六)。至於「人工智能」,今天這更是監控的代名詞,林鄭日前主持開幕的人工智能實驗室,到底在做什麼?說不定是將智慧燈柱收集到的影像資料,和各位家中使用北國牌子的智能家居產品所收集到的資料一併分析,研究誰有可能攪港獨吧!

習總「加持」有嫌疑

很陰謀論嗎?習總日理萬機:北國吃不飽的人以億計、跟美國打的貿易戰未完、中興快要斷氣了、達賴喇嘛還沒有死、藏有藏獨疆有疆獨,還要湊好金仔不要讓他亂來,不要說香港,中南海的空氣污染指數他都無暇管了,但習總有時間回廿四位香港科研人員的信,為小小的香港一項小小的民生政策加持?不要這麼天真,This is national security, stupid! 

當香港推動創科有習總加持,我們便不能輕視任何一項政府的創科措施,因為每一項都可能是為了屠掉兩制的香港的措施,市民實在應該不理三七廿一,全面反對政府所有的創科措施,因為一些措施一旦推行,就沒有回頭路!


———
註:

一、《施政綱領第三章 ——多元經濟優質就業》

二、《行政長官出席「香港人工智能實驗室」成立儀式致辭全文》。如果翻譯為常人明白的句子,就是准許同股不同權上市,以便小米來港集資。

三、《政府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

四、《科技部財政關予印發〈關於鼓勵香港特别行政區、澳門特别行政區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参與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組織實施的若干規定(試行)〉的通知》

五、工業貿易署

六、香港智慧城市藍圖

 

作者 Facebook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