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將民主派選民 當作初選風波的旁觀者

2018/1/23 — 11:54

2018年1月15日,民主動力公布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結果。

2018年1月15日,民主動力公布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結果。

民主派初選結束,不料最多人關心的,竟然不是當選者,而是一旦參選人被DQ的替補人選,真是意料之外。馮檢基在壓力底下退出初選,放棄plan B位置,有人指責為破壞民主運動,甚至令民主派自此失去道德高地。

假如參與協議的人出爾反爾,明知有替補機制,卻事後拒絕「認賬」,那就自然是涉及「違約」及「誠信」問題。但這是否等同破壞民主?這便要回到初選機制與民主的關係之上,再作討論。

如果只看參加初選機制之前,參選人所簽署的備忘錄,內容如何規定?有彈性還是沒彈性?到底有沒有「被違反」?那便是將初選機制單純地視作參選人或不同政黨之間簽訂的協議。這明顯與我理解的初選機制原意不符。因為,初選機制應該不單是參選人之間的協議,而且也是有意取得民主派選民廣泛授權的一份契約。

廣告

作為一份契約,參選人付出的,是由自己決定是否參選的權利,換來的,卻是跟建制派候選人對陣時,取得更大的勝算;但作為民主派選民,他們其實也參加了立約,他們付出的,會是完全根據自己意願投票的權利(例如依據過往的投票取向或心儀的候選人),換來的,會是由泛民主派取得議席的更高勝算。

假設沒有民主派支持者的認同,即使有初選機制,大量選民仍然只願投票給自己一向認同的候選人,或情願不出來投票,那初選機制便會失去意義。

廣告

因此,除了民主動力和初選參選人,民主派的選民雖則沒有逐一簽署白紙黑字的協議文件,但也理應被視作立約者的其中一方。

在這個前提之下,有很多選民(包括我本人)都不禁會質疑,為什麼不是一開始宣佈初選機制的時候,最少在初選投票之前,便已清楚向公眾交代替補機制?好讓作為立約者一方——民主派選民,例如那二萬多前往票站投票的選民,也可以清楚決定是否認同及參與如此安排的初選機制。

據說,有好些人去投票,不是因為支持姚松炎,而是不希望馮檢基出線。甚至有人表示,如果有此安排,為什麼不讓選民投票時排列次序?再講,如此Plan B安排是否與「選出最強候選人」的初衷有所違背?如果有這種Plan B及Plan C安排,主辦單位是否應該引入最低的入閘門檻,例如在民調中起碼能獲得一定比例支持度方可入閘,而不是予人本身民意基礎薄弱、純粹「執死雞」也可當候選人的印象。

以上說法,絕對無意抺殺民主動力為協調所作的種種努力,亦無心針對個別候選人。民主派首次成功推行初選,當中有很多值得檢討的地方,與其一窩蜂「負評」過失,不如痛定思痛,檢視當中不足之處。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要認清初選機制的民主基礎和權力來源,而不是將民主派支持者視作旁觀者甚或投票工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