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其實一開始就知道不會有意義

2018/7/5 — 13:29

「…無論有幾虛擬都好,原初土地大辯論係有種下放土地發展決策權嘅承諾,依家就係同你講我依家就係收番,你問我呢場土地大辯論依家重有冇實質意義,我會話已經冇,只係剩番土供組一群不願辭退嘅疆屍苟且偷安。」 — 陳劍青〈土地大辯論已變得毫無意義〉

政府的意圖,根本就不是要諮詢。從一開始,政府只是想透過這個小組,以各種所謂 Public Engagement 的策略,去引導市民套進政府的思路,然後再動員市民支持政府構想中的方案。

但直到今天,這個策略雖然似乎確實令更多人接受政府說法,希望加快開發土地,以為多些地多些樓,樓價租金就會跌,但對於覓地策略,卻始終不見得能夠形成主流的意見或較明顯的共識。

廣告

原因也不難理解,單是棕地開發及高爾夫場土地問題兩項,已經令必須填海或開發郊野公園的說法難以服眾。這兩個問題已經討論經年,公眾已經形成一個較明確的概念。在諮詢期間,相關利益人士的表態及表現,不但未能爭取到公眾的同情,而且可能是適得其反。

林鄭月娥最近幾天的明確表態,確實是越來越露骨,講到明希望土地小組可以透過大辯論產生政府想像中的結果。這與其說是她想架空土地小組,倒不如說是她看見小組難以完成任務,所以現在就以特首身份赤膊上陣,出口術來意圖扭轉劣勢。

廣告

不過,依現況推測,無論土地小組最後得出什麼結論和建議,看來都不會有太大的說服力。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