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初心應猶在 費盡心機論斷難

2017/6/18 — 15:51

有論指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資料圖片:六四維園晚會)

有論指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資料圖片:六四維園晚會)

筆者一向敬重練乙錚先生,視為筆力雄健、情理兼蓄的香港政論專家。 近年來練老顯得頗為「同情」、「袒護」以至「傾向」本土意識和港獨思想的年輕人,下筆立論往往有意識的帶幾分偏向,甚且為他們站台說項,疏理本土和港獨的論述,儼如這一代年輕人的思想啟蒙和理論建構的精神導師。  早前練老先後發表兩文(註一),論據脈絡實是一體兩面,有感而發的衝著支聯會,雖然已有多人在媒體回應駁辯(註二),筆者還是深感不安,按捺不住補上幾句。

筆者從良好的主觀意願猜想,認為練老出於排難解紛的苦心,一直試圖將六四活動策劃者的支聯會與本土/港獨的年輕人之間的「鴻溝」填補,想方設法的在意念上將兩者「揉合」,盡量減少衝突,收窄矛盾,達致「共識」,好讓六四議題得以在新變化的社會和政治形勢,以及針鋒相對的爭辯下有機會持續發展。  在這樣的善意動機下,練老不惜在文章中淡化以至扭曲八九六四的初心和支聯會的本義,把「民運」說成是「民眾運動」而並不必然是「民主運動」,更嘗試把「民主」的定義廣義地模糊化,「反貪腐反官倒」不過是倡議體制內的改革而並非「民主訴求」,更把香港人的「愛國情懷」說成極可能是出於恐懼而不得不自保求存的情緒反應,似乎要「取悅」和「迎合」那些年輕人與中國割裂的決絕心態,把說話包裝得婉轉委曲,看似「言之成理」而骨子裡卻是「砌詞造意」! 練老建議以「悼念六四死難人士,警惕中共血城屠城」的說法代取支聯會慣用的口號,並且定成六四為「一件抗爭者公共財(public good)」,以及「以強化六四這個珍貴抗爭資源的存在價值和功效」,「要求開放支聯會開放維園悼念晚會的幾個方面:場地、悼念綱領,以及組織該項活動的決策機關……」等等。   一貫落筆洋洋灑灑的行文特色不減,可是簡明來說,筆者以為練老兩篇文章的核心要旨豈只是企圖說服支聯會改變綱領的「修正主義」,卻是在於掘地挖土,拆掉支聯會的大台! 

支聯會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在意念上的「愛國」是肯定內地同胞熱愛國家的懷抱,「民主」是概括他們在政治現實格局中的抗爭方向,而具體行動只在於表態「支援」那一場在內地發生的「愛國民主運動」,由此引申的五個口號表達出不同訴求:「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針對的當然是當權主政的中國共產黨。 前三個訴求是希望中國政府從法理上解決六四問題,後兩者是促請中國共產黨進行政治改革,正是支聯會成立的「初衷」和「本意」。  二十八年來支聯會的綱領和口號始終如一,筆者認為一言以蔽之就是:「反對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  時移勢易的影響不應該動搖原來的信念和原則,就算因應時勢需要也只是適宜在策略上或戰術方面的考慮和調整,絕非「初衷」和「本意」的撤換甚至捨棄。  支聯會的「反共」立場是必須貫徹的,否則,這樣「見異思遷」的取態只會導致支聯會的分裂甚或全面崩解。

廣告

現實一點來說,不同背景、經歷和政治取向的人對於參加支聯會主辦的六四燭光悼念晚會與否,完全是個人的判斷和選擇。 有人為拒絕忘記六四這一段歷史慘案作見證而來;有人為譴責當年中國共產黨血腥暴行表態而來;有人懷抱著人道主義緬懷那些捨身追求理想而犧牲的年輕人而來;有人為繼續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和聲援維權抗爭而來;有人在並不完全認同支聯會的綱領下只是想追憶參與悼念儀式而來……不一而足,悉隨尊便。 這樣的平台已由支聯會搭建了廿八年,要批評要改善要痛定思痛的地方當然不少,可是,如果任由撰寫另類腳本在台上演出「貨不對辦」的劇目,那只是變相棄掉支聯會成立的「初衷」和「本意」,等同解散支聯會,那麼剩下來還有甚麼值得珍惜和保留呢?

筆者以為,支聯會的「反共」本質與本土/港獨年輕人的「與中國決絕割裂」意識並沒有融和的空間和達致共識的基礎。  練老費盡心機撰文鋪陳論述,旨在尋求擺平兩者的爭議,可是到頭來還是要問:是支聯會要改轅易轍而重新定位,還是本土/港獨年輕人必須革面洗心而重整旗鼓呢?  
 
----------------------------------------------------------------------------------------------------------------------------
註一:練乙錚〈從張文光的「六四決絕論」談起〉(7/6/2017刊於《蘋果日報》);練乙錚〈為了六四---談政治公共財的壟閉與開放〉(14/6/2017刊於《蘋果日報》)
註二:灰記客〈「顛覆」基地,你還能挺嗎?那些燭光為誰燃點?〉(7/6/2017刊於《立場新聞》);麥燕庭〈六四所為何事?〉(17/6/2017刊於《眾新聞》);羅永生〈淺評一種六四修正主義〉(17/6/2017刊於《明報》)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