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城獨家:香港自決獨立具體計劃

2018/8/15 — 16:54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ATV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ATV片段截圖

陳浩天在外國記者協會的演說,備受國際關注,但關注並不等同支持,西方媒體的評論,對陳浩天口中的「香港民族運動」並不看好。以美國時代雜誌《TIME》的評論文章為例,提到香港民族黨只是一個只講不做的政黨(a statement party),更說陳浩天的主張宛如兒童去長征(Children's Crusade)。

綜觀評論,陳浩天的演說在香港獨立的命題上,有兩方面並沒有作出解說。第一,他提到中國殖民令香港無法實現真正民主,所以香港獨立是唯一令香港民主的方法,然則脫離中國管治才是主要目的,香港之後不一定要成為主權國家。;第二,他未有提及在可見的將來香港實現獨立的可能和建國的具體方案。

其實早於2015年5月,我當時所代表的香港民進黨,就香港如何達成自決以至獨立,都提出過具體的方案,現時難得關於港獨的討論重新變得熾熱,我亦趁機會向讀者重溫有關的論述。

廣告

關於香港自決的基礎條件

關於自決的計劃,當時的香港眾志及青年新政,均主張爭取一個有法定效力的公投機制,換句話說,就是在立法會通過「公投法」。然而,就算非建制派在立法會議席過半,「公投法」也會在分組點票的情況下被否決。除非中共放棄對本港的政治操控,否則「公投法」沒有可能在立法會得到通過。但到了中共主動放棄或無法對本港作出政治操控時,那很可能已經是中共即將倒台的時刻,情況一如晚清朝廷要等到辛亥革命爆發,才頒布將清帝作虛位國君的《十九信條》一樣。屆時本港所面對的,是中共政權即將解體之際,香港何去何從的問題,「公投法」訂立與否已無關宏旨。

廣告

只是,中共會在可見的將來倒台嗎?答案是可能的,而且機會不低。眾所周知,中國過去高速經濟增長的週期已經結束,而政府貪污腐敗,法治不彰,經濟衰退必然引發內地社會民生動盪不安。適逢這歷史關口,中共的領導人卻是習近平。他推翻集體領導,推行個人崇拜,使中共內部權鬥嚴重。現在更有兩年前無法想像的情況出現,就是中美發生貿易戰,中國經濟崩潰社會動亂,今時今日已非危言聳聽,中共重蹈蘇共覆徹一夜解體,不再是天方夜譚。

當預期中共面臨劇變,香港人就可以伺機成立臨時政府,在沒有中國主權的影響之下,成為一獨立的政治實體;臨時政府用一至兩年時間,籌備自決公投,羅列選項讓港人自決前途。

成立臨時政府與自決選項倡議

一旦中國出現內戰、政權不穩甚至解體的情況,可由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出任臨時政府主席。在緊急的情況下,在沒有全體市民民意而有公信力者,相信只有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能夠升任,此舉亦有助香港的普通法系統過渡到新政體。

另一方面,由立法會所有直選議員組成臨時人民議會,推舉臨時政府官員,與臨時政府主席接收特區政府權力。所有公務員及法定機構員工繼續留任。在推舉臨時政府的財相時,可考慮由熟識本港金融體系的前官員出任,以保證臨時政府能繼續管理本港的財政儲備及外匯基金。

組成臨時政府後,人民議會即負責與全體港人協商並制定自決公投的執行細節和自決選項,準備自決公投的時間不多於兩年。至於公投的選項,香港立國當然可以作為選項之一,但建立軍隊,購置軍備,甚至面對中國動亂漫延香港時港人必須投軍衛國,都是港人從未有過之想像,其代價之大,港人未必有足夠準備願意承擔。只要保證香港能夠完全自治,香港實可考慮托庇其他國家或政治實體之下。基於政治現實的考慮,現階段有以下三個港獨以外的選項可供參考:

一、香港加入中華民國/台灣

台灣與香港同受中國欺壓,在對抗中共的陣線上,最多誘因去奧援香港的地區就是台灣。台灣作為獨立的國家,發展出華人社會唯一完備的民主體制,如果結合香港的經濟實力和法治經驗,兩地的人民可以有更進一步建立永續而自主的民主生活。香港就算作為台灣的一個市,所能享有的政治權利,也比現時作為一個特區為多;台北市民可以直選市長和市議會,也可以直選總統和國會,但特區港人卻只能直選半個立法會。

二、香港成為美國的海外屬地

美國近年「重返亞洲」,希望確保自身在遠東的利益。中國一旦內亂,香港將發揮避險作用,而且香港實行聯繫匯率,加上戰略的地理位置,無論軍事和經濟方面,香港對於美國皆有重要的戰略價值。美國的海外屬地如關島,皆已發展出一套完善的自治體制,也有參與美國本土事務的權利。香港成為美國的海外屬地,港人即擁有美國公民權,香港更能名乎其實成為國際大都會。

三、香港支持廣東或兩廣立國並與之實行聯邦/邦聯制

世界潮流趨向分治而非統一,而中國在經歷動亂過後,也有長期分治的傳統。自古以來,粵人都有獨特而強烈的身份認同,而在統一政權之下,南方也經常被北方欺壓。如果中國因內亂而進入分裂狀態,一個以粵語人口為主,以嶺南之地為國土的國家,將發揮屏障香港的重要作用,也同時解決了香港糧食和食水的供應問題。作為回報,香港則利用本身的經濟實力,支援廣東或兩廣立國,待大陸局勢明朗,新的嶺南之國站穩陣腳,則再行商討以何種型式與香港連結、聯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