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後世代.4】16 歲少女的自白:當年沒走上街頭 今慚愧後悔

2018/10/23 — 13:34

【文:心刻 Emblazon】

案例四: 年前的不參與,如今卻有點慚愧後悔?

1. 小怡的傘運

廣告

小怡的傘運與首三位受訪者截然不同。

2014 年傘運爆發時,小怡剛滿 12 歲,但是她當年對傘運的爆發並沒什麼深刻印象。12 歲的小怡正忙著其他事物:升中、新學校的朋友關係、新科目的成績⋯⋯ 這些都是普通中一生的優先考慮,當然也成為那時小怡認為最重要的東西。沒錯,2014 年的小怡就是這麼一個中一生。

廣告

可是這位普普通通的「Form One 仔」卻兜兜轉轉地去到了傘運的現場。那一次的探訪雖然沒有令小怡有多少改變,但是卻讓今天的小怡感觸良多,同時也是小怡對傘運最深刻的印象。

2. 天空中開滿了黃傘

小怡與她姐姐的關係親密,不僅在藝術上受到姐姐啟發,更因為姐姐去過傘運的現場。

「那一次去現場純粹是受到了姐姐的影響。記得應該是雨傘運動的中後期吧,當時 Facebook 盛傳『清場』,姐姐看到了就執意要帶我去中環現場目睹當時的情況。我自己也沒看過類似行動發生,對那邊發生的事情好奇,反正當時也很有空,就跟著姐姐去了。」

小怡回想當天景象,興致勃勃地談起了現場的藝術雕塑及圖畫。「至今我唯一還記得很清楚的是佔領區裡的藝術。我記得當天看到一個牆壁,上面粘滿了便利貼,我沒看清楚紙上的內容,但是那麼多張紙黏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很美麗的景象。還有,我記得佔領區裡帳篷與帳棚之間組成了很多通道,我記得走在那個通道抬頭一看,哇,是開滿了的黃傘,它們在我的頭頂上形成的景象非常漂亮,還能為這些佔領者遮蔭擋雨,令我感受到『和平佔中』的『和平』。」

金鐘佔領區的黃色雨傘

金鐘佔領區的黃色雨傘

小怡發覺:「今天回想了當年發生的事情,我才發覺自己對雨傘運動其實不是沒什麼感覺。」

對於天空中盛開的傘,小怡今天的看法與四年前有別:「當年的我只是想到天空中的傘有多麼美麗,今天我就有另一番見解了。我覺得掛起這些雨傘其實需要很多人力物力資源,這些雨傘好像象徵著香港人團結一致的力量。同時,佔中的現場也少不了帳篷的存在。那些帳篷排得整整齊齊,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那些人要遠離家庭,有些更是因為政見被家庭趕出來的。他們離開家中溫暖來為自己相信的價值奮鬥其實很有啟發性。可惜當年的我就是對這些事情不上心,我覺得自己也應該做得到這些事情,但是當年就是沒花心思嘗試了解⋯⋯」

小怡說完這番話沈默了一會,受困擾的眼神慢慢浮現,小怡坦白地說:「其實今天是我 4 年來第一次認真回想 2014 年的雨傘運動……, 想不到對我這個局外人的影響還滿多的。」她沉思一會繼續說:「我覺得雨傘運動其實是一個很獨特的運動,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發現香港人團結一致的力量,我一直對香港人的印象就每天忙著工作,沒想過有任何議題可以令港人這麼專注。現在好像也沒可能發生了⋯⋯」

3. 最憤怒的一件事

由於當年對傘運的關注度很低,再三追問下小怡也想不出什麽令自己憤怒的事情。

4. 當年事不關己,回看卻感到遺憾

傘運四年來小怡並沒有深入地想過雨傘運動:「傘運根本不是貼身的議題,自己甚少會想到,當身邊其他人都不講這件事,不覺得自己也會突然投入去講。」

雖然四年間不常思考雨傘運動,今天的訪問卻讓小怡反省了很多。當小怡嘗試代入佔領者的身份思考時,得出了一個結論:「如果代入他們的身份去想,想著當時他們面對那麼多擠壓、面對身邊的人都為同一個理想去拼命,露宿街頭這麽多天後政府一直拒絕與他們溝通,覺得當時的人一定憤怒絕望。」

小怡也評論了自己對當年傘運熱衷者的看法。小怡認為這些曾經的佔領者現在感受的不是成就或驕傲,而是受到了現實的狠狠打擊:「現在想回當年,記得傘運好像也是慢慢完結,人們愈來愈少,最後無聲無息地完結。感覺很無奈,始終沒有一個正式的解決,整個運動好像也沒有改變什麼。」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小怡認為當年政府是運動的最大贏家,對政府採取的手法感到反感:「感覺政府根本沒有反思過,79 天裡政府只是慢慢等傘運完結,感覺非常不負責任。政府應該是為人民服務為城市好,政府應該聆聽百姓意見,從而改善,但是政府在這 79 天裡視若無睹,採取得過且過的心態,沒有做好政府的責任。」

雖然小怡對傘運的爆發及結束並不了解,也認為自己的生活 4 年來其實沒有多大改變,但是卻覺得香港人的思維改變是明顯的:「反正沒有新的大事情發生,仍然對政治保持一樣的看法,也就是沒有看法。感覺 4 年以來香港的政府及民生沒什麼變化,但是人們好像對政治愈來愈冷感。經歷這個失敗的行動,好像如何逼政府,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也不出乎意料,這也只是人性。」

5. 傘運遲來的影響 – 身爲香港人都有責任去知道

然而經歷今天訪問,傘運對小怡的影響似乎於四年後終於顯現。小怡透露出自己個人的少許覺悟:「我當年沒有嘗試理解傘運不能歸咎於我的年齡上,因為印象中也有某些同學當年參與很多。現在回看當年對政治的冷漠,卻有點遺憾。今天之後我想了解多一點傘運期間的細節,當時政府和民眾想提倡的東西,想知道傘運裡發生的事件的時間表,想知道那些事的細節。我現在覺得有必要知道,身為香港人都有責任去知道,至少知道後會對香港的政治有自己的見解,沒這麼容易受到人云亦云的影響。」

小怡最後道謝:「感謝你今天的訪問,其實多多少少也啟發了我探究這段寶貴的歷史。」

2014年雨傘運動時金鐘佔領區出現的「加油」字體

2014年雨傘運動時金鐘佔領區出現的「加油」字體

【編按】

傘運四年,不少人開始擔心,隨著時間推移,運動的初衷、細節,將會被淡忘,甚至被官方的敘述所取代。

例如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早前便在論壇指出,傘運在新一代人眼中已漸成歷史,因此有必要處理傳承問題,防止傘運歷史被當權者任意詮釋:「這是我們必須要處理的危機。」

這個「危機」可如何處理?今年 16 歲的中五男生「心刻」,受傘運啟蒙關心香港時事。四年過去,眼見不少曾經「自信可改變未來」的同代人慢慢變灰,對政治不聞不問,加上主流媒體論述中甚少記載他這代人的想法,心刻於今年暑假展開一個企劃:訪問和自己年紀相約的「00 後」,記錄同代人對傘運有過的想法,從而喚醒人們對政治的關心:「想趁大家對這重要社會議題仍有記憶時,盡早記低他們。」

《立場新聞》特別刊出這 16 歲男生的訪問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