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一個良心公安,真係咁難?董廣平逃亡之路

2017/11/15 — 11:39

董廣平與家人。

董廣平與家人。

還差一點點,董廣平一家三口便能夠在加拿大開展新生活。

然而兩年前的今天,董廣平被當局由泰國遣返中國,與妻女分離。

曾是公安,因紀念六四失去工作

廣告

來自河南省鄭州市的董廣平原是一名公安,1999年因為派發批評政府的文章及紀念六四事件失去工作,並在2001年被判入獄三年。出獄後繼續參與政治活動,2014年5 月至2015年2月,再次因為參與六四紀念活動而被拘禁。

董廣平太太谷書華說2014年警察來抄家,態度很差,說了很難聽的話,女兒目睹整個過程,心靈受創,有一段日子不能上學。

廣告

董廣平獲保釋後,因為不堪當局對家人的騷擾,亦害怕再次因政治活動被捕,在2015年9逃到泰國,妻子和女兒在同月抵達。一家三口在曼谷相聚的短暫日子裡,女兒的狀況也有改善,董太說,「董廣平也放心,終於獲得自由,沒有被警察騷擾。」三人在泰國申請聯合國難民署難民身份。

可惜安穩的日子總是太短。到了10月中,泰國政府以違反入境法為由,拘留董廣平。董太說有中國官員曾經親身到拘留所,另外更聽聞有陌生人付了一筆費用,這筆費用可能是與非法居留有關的罰款,是遣返中國前需要打通的行政關卡。

及後,聯合國難民署代表及加拿大外交人員到拘留所探望董廣平,並加快審批,批准他們一家三口以難民身分到加拿大。董太憶述2015年11月11日,加拿大的官員在曼谷的移民拘留所簽訂接收一家三口的文件,安排他們於11月18日離開泰國前往加拿大。

董太說董廣平當時看起來挺輕鬆,甚至在說笑。他以為情況已經穩定下來,很快就可以跟我們重聚。他甚至安慰董太叫她不要擔心,說回家後才詳談。

離加拿大一步之遙

三天後,妻子突然收到噩耗,指董廣平已被遣返中國。董太說:「沒想到會這樣,那時董廣平是樂觀的,以為待一段日子便可以到加拿大安定生活。」「白天我還帶著食物,買了點東西到拘留所探望他,想不到晚上他就被帶走了。」後來確定他在11月13日被帶回中國。

聯合國難民署、外交大使及人權組織紛紛譴責當局,泰國官員承認是應中國政府要求把他遣返,卻否認知悉他已獲批准以難民身分到加拿大。不過,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卻向我們機構確認,他們在董廣平被遣返前已經跟泰國當局接觸和進行溝通[1]。[1]

11月26日,董廣平出現在中央電視新聞,「承認罪行」。他現被拘留在重慶的看守所。政府指派律師以代替家人聘請的人權律師。政府委派的律師通知家人2017年4月會開庭審訊,後來卻無故取消了。同年7月該名律師請辭,家人再聘請律師,卻被告之董廣平選擇自辯,並不批准律師與董廣平見面

直到今天,家人還沒有收到任何關於拘留、訴訟和審判的正式通知。

在異國的不安

董廣平被遣返中國後,董太唯有帶著女兒來到加拿大,兩母女開始了在異鄉的生活。

「一直也在驚恐慌亂中,腦海一片空白,心裡害怕,沒有安全感。這裡生活比較艱苦,因為語言不通,沒法找工作,像傻子一樣甚麼事也辦不到。」來到陌生的國度,董太說也有一些當地的民運人士支援,「其實各有各的家庭,各自要過日子,也不能依靠別人的關心去過生活。財政方面很緊張,唯有依靠加拿大政府的支援。」被迫離鄉別井,不但沒法跟丈夫聯絡,自己的父母也沒法溝通,「已經有一年沒有跟在國內的父母聯絡,公安去父母家,說我跟西方反華勢力在一起,叫我回去,否則後果嚴重。」

滋擾豈止在國內,董太多次接到一個陌生人從柬埔寨打來的電話,「對方說認識重慶處理董廣平案子的話事人,告訴我董廣平的案件嚴重,叫我帶女兒回國,案件便容易解決,否則至少要關十年,可能一輩子見不到面,還播放了一段審問他的錄音片段,只得十數秒,雖然不太清楚,我仍認得是他的聲音。但我不相信這個人,我說可以自己一個回中國,但他說不能,一定要我跟女兒一起回去,他打了好幾次電話來騙我回去,於是我告訴加拿大一名官員,他說如果擔心可以報警。」

不安的感覺總是揮之不去,兩母女在異鄉過著簡單的生活。董太每天上英語課,一星期做一次義工,其餘的日子不敢四處走,頂多週末跟女兒到公園散散步。「女兒正值青少年期,但不交朋友,很少出外,除了上學,間中到圖書館找資料,其餘時間都在家裡,她覺得不安全,而且三年前看到爸爸被捕,心理受到影響。如今晚上睡覺時經常會驚醒,大哭大叫,還沒有從陰影中走出來。」

平靜的加拿大也沒法讓人釋懷,女兒的成長過程如此動盪。

「她八個月大時,爸爸被關了三年,所以自小欠缺父愛,一直比其他小孩成熟和敏感。我一直沒跟她說爸爸做的事,直至2014年她目擊抄家,才慢慢告訴她,當時她也不了解,為何爸爸總是為別人奔波。董廣平在泰國被拉走後,她經常一整天不說話,只偷偷流淚。現在別人說起爸爸的事她便會哭。她也不跟我說,甚至不讓我說。」

從不理解到參與抗議

從普通的家庭主婦到今天不停為丈夫發聲,董太最初也不太明白丈夫在做甚麼。「其實之前我也不太支持,追求民主自由的代價很大,也顧不了家庭,我們的經濟條件一直不好,我也跟他提出這方面的問題。他從來沒有跟我解釋,但就是一直沒有放棄。直至2014年,鄭州紀念六四事件,拉了十幾個人,我才慢慢理解。我也有很大的轉變,河南省委辦公室在我家附近,常常有人在門口抗議,我每次經過像看熱鬧,卻不關心。董廣平被捕後,我也到不同政府部門抗議舉牌,那時才知道,自己的權利被剝奪,被打壓,一步步看清楚中共如何破壞人權。」

兩年後,她們沒有放棄,大概在遠處的董廣平也在堅持。

「據知他最近被換到一個偏遠市郊的看守所,那裡關了很多吸毒的人,讓我很擔心,我知道他絕對不會認罪,他不是壞人,也沒有做壞事,現在只希望他身體健康,要堅強生活,有天能夠有尊嚴地,過著民主自由的生活。」董太坦言感到不安,唯有不去細想。「女兒的路還很長,盼望她能夠在自由的國度快樂生活,融入社會,很感謝加拿大政府的幫忙。因為言語不通,我卻沒法融入社會,只希望日後能找到工作,安穩生活。真心希望中國終有一天能有民主自由,我可以回去探望家人朋友。」

董廣平被控以「非法偷越國境」及「顛覆國家政權」罪名,但兩年來一直沒有開庭審判。董太太寄望外界,人權機構,還有加拿大政府繼續關注事件,迫使中國政府明確交代這件事情。

泰國三年来强行遣返百多名难民

董廣平被強迫帶回中國這件事,讓外界關注泰國的難民問題。由於泰國政府沒有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所以在境內申請庇護者的身份得不到 法律認同。然而即使泰國不是難民公約的締約國,也要遵守國際公約的「不驱回原則」,即是不得將難民驅逐或送返母國或任何可能嚴重侵害其人權的國家。董廣平事件就是違反了這個原則。

我們今年10月發表的報告《進退維穀》指出,过去3年间,泰國政府向外國政府屈服,強行遣返需要保護的難民,違背了「不遣返」的國際法原則。報告追查了4起強行遣返案,涉及百多名來自中國、土耳其和巴林的人,其中包括被遣送回中國的109名維吾爾尋求庇護者。這些被遣返者有些現時處境未明,有些則被拘捕或遭到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

董廣平事件也讓不少由中國往泰國尋求庇護的人士感到擔憂,兩年前逃到曼谷的宋志宇是法輪功學員,他說他目睹自軍政府上台的轉變,以前警察不理我們但2014年下半年,警察開始有目的地拉人,「我感到是當頭一棒,中共向海外輸出人權迫害,打壓尾隨而至。泰國的移民局受到中共壓力,利用泰國的法律捕捉我們,因為我們的身分存在灰色地帶。」宋志宇感到不安全,他開始營救被關的法輪功修練者,並決定離開泰國。他說當時得到一個機會,坐了一條船離開,雖然風險很大,也有生命危險。「但我沒想太多,至少我還活著,便有理由去做,用行動向世界發聲。」他說當時實在沒有其他方法讓世界知道在泰國申請難民身份人士的處境。

宋志宇一行數人結果在海上遇險,折返後被泰國當局拘禁。「律師說,泰國當局無論怎樣也會把我關起來,於是我決定逃離泰國。來到馬來西亞,因為已有難民身分不用再申請,這裡比較平靜,沒有被拉的風險。」

同樣在兩年前逃到泰國的一位少年,因為家人上訪,參與維權活動而被捕,沒辦法下只好逃亡。「來到泰國後,很少外出,因為沒有法律保護,且知道這裡有很多中國特務,不敢接觸其他人。由於難民身分在泰國不被承認,希望有一天能離開,到其他國家。」他認為泰國比起中國是稍為自由一點,「在泰國,就像在院子裡活動。而在國內,是徹底的被關在籠子裡。」

盼望籠裡的人自由,院裡的人安全,在看守所的董廣平一切安好。

 

參考資料:

[1]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Thailand: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p.28

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asa39/7031/2017/e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