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仍未能圈上句號的六四悼辭

2018/6/2 — 18:54

2015年維園六四集會

2015年維園六四集會

八九六四始於對胡耀邦逝世的追悼,當年四月二十二日時任總書記的趙紫陽在人民大會堂追悼會上讀出中央定調的悼辭。 不過,其實早於官方的正式悼念活動,學生和民眾已經自發的前往天安門廣場紀念碑表達哀思,北大學生便拉起「中國魂」巨幅遊行,周遭滿貼的輓聯和大字報盡是沉痛悼念的句語、正面評價的強烈訴求和指桑罵槐的怨憤:「一人為天下憂,天下為一人悼」;「民主先驅社稷為先千秋耀;開明公僕天下為公興華邦」;「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從追悼活動引發起「反官倒,反腐敗」和「爭取民主」運動,最後以鎗火鎮壓作結,從此追悼活動必須重新開始,再動筆撰寫悼辭,對象卻是民運的死難者。 封從德的《六四日記:廣場上的共和國》在大事記附錄中六月份只記寫了三段的短短幾句話(註一):

6月2日劉曉波等「四君子」絕食

廣告

6月3日晚上軍隊強行進城,屠殺開始

6月4日凌晨五時,紀念碑上最後數千學生撤離廣場

廣告

這是最慘烈和悲壯的終局,不僅撼動華夏大地,餘波更輻射向世界各地,而蘸血的歷史痕跡就是這樣深刻的烙印下來,刺青在心底拭抹不掉。 此後每年六月,香港人在維園揮動著搖曳的燭光,為八九六四亡魂繼續書寫悼詞,喃喃唸著,至今還沒有圈上一個句號。

二十九年以來,八九六四是官方視為被詛咒的一個禁忌密碼,無所不用其極的試圖磨擦洗掉人民沉澱心底的記憶。 可是,人民英雄紀念碑石階前、長安大街上和木樨地一帶的遇害者死不瞑目,沉冤未昭雪,在世仍然活著的人們又怎能輕易忘卻這一切呢?

二十九年以來,當權者的逼迫施壓手段從未鬆懈,抗爭者卻還是前仆後繼的挺立起來,不惜以身試法。 難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一直堅持公開六四真相、追究責任和追討賠償……六年前「砍頭也不回頭」的李旺陽前後被關廿二年,慘遭酷刑致殘,仍強烈指控六四暴行,最終「被自殺」;三年前陳雲飛和友人遠赴成都為六四死難學生掃墓被捕,控以「尋釁滋事罪」判囚四載;兩年前符海陸等四人釀製取名「銘記八酒六四」的紀念白酒而被羈押,一直不審未判;一年前李小玲和朋友在六四期間前往天安門廣場進行「六四光明行」被捕起訴,可是至今仍未正式開庭審訊……。(註二)

二十九年以來,六四悼辭是話未完意未盡的篇章,意志強韌的人們仍堅持一字一句的寫下去,不會退縮,絕不沉默! 如今所謂盛世的粉飾依然無法遮掩當年的彈孔與傷痕;此刻天空煙火的喧嘩還是不能蓋過那夜的鎗聲和呼喊! 一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固然是一次哀傷肅穆的儀式,也是一次義正詞嚴直指六四屠夫的控訴,更重要的是為六四死難者追尋真相和討回公義的莊嚴承諾!

六四悼辭仍未能畫上句號,今年的那夜裡,香港人還是必須繼續在維園守護著這一片波瀾壯闊的燭海。 六月四日晚上,維園見!

----

註一:封從德《六四日記:廣場上的共和國》(2009)香港晨鐘書局出版 第566頁

註二:參閱「支聯會」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