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年連是否悼念六四的討論也少了? 三大理由仍然悼念六四

2018/5/24 — 16:45

資料圖片:六四悼念晚會,維多利亞公園現場

資料圖片:六四悼念晚會,維多利亞公園現場

關於六四,上年花了很大心力與時間,寫了《重拾政治的道德:從六四晚會到學院在民間》、《行禮如儀何以成為批評 儀式於政治的意義與象徵重構》、《如何梳理遊行集會的「無用」感? 我們需要非政治的文化實踐》三篇系列文章,其實已經論述了我對六四,甚至香港公民社會未來的基本方向。

今年六四,我也沒什麼能再多說了,只能稍作分析。今年,多間大學已決定不參加支聯會活動,也不另辦悼念活動。據明報報道,中大外務副會長表示:「香港無義務承擔平反六四道德責任」、「我們對六四沒有太多情感,倒不如放更多心神在其他運動及人身上」。

悼念六四,向來不是必須要遵守的「義務」,而情感也無法強逼。只是我們不能不提一下歷史。大家還記得近十年青年人對六四態度的演變嗎?一開始人們多是責怪晚會行禮如儀,或是不信任支聯會本身,於是各大校院另起爐灶舉辦悼念活動;後來本土主義愈來愈興盛,漸漸演變成「如何將六四本土化」、「六四有可能本土化」的討論。那時我雖不同意本土化的立場,但都欣喜大家有這類有意義的公共討論。然而,現在大家連討論也不討論了,直接否定悼念六四於港人的意義。這是最令我惋惜的部分。

廣告

其中的轉變可能源於很多不同原因,譬如經歷過雨傘運動後,許多人已經對任何公民社會運動都心灰意冷,無力感壓倒一切;又可能是因為近年社會發生太多事件,六四確實與現今的年青人距離,所以大家已無心力放在與自己不太相關的活動上。

不參與六四晚會沒有問題、不對六四作任何悼念活動也沒有問題;關鍵是,大家必須問自己兩大問題:

廣告

(一)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態轉變?是因為想與中國人身份切割嗎?還是因為對任何社會運動都已感到無力?是情感上沒有任何投射?還是有務實的政治考量拒絕參與?這種心態轉變是否令自己失去了一些什麼?如果有所獲得,又獲得了什麼?

(二)由「六四如何本土化」到「六四事不關己」的轉折真能被合理化?悼念六四的意義何在?悼念六四一定要承認自己中國人身份嗎?六四對於香港人真的沒有意義嗎?有的話,又是什麼?悼念六四會不會產生什麼實質的政治效果?

我自己對這問題都有答案,但也有很多疑惑。我只是好奇,難道大家沒有了?大家覺得「六四與現今年青人無關」是先驗自明嗎?六四屠城時我還未出世,到我認識六四時,已經距離有十多年的光境,我也從沒有中國人身份認同,但我仍然認為六四對現在的港人仍然別具意義。以下是我的理由:

第一,是務實的政治意義。「六四」仍然是中共的最大顧忌之一。中共仍然刻意想抹去六四這段歷史。香港悼念六四活動能夠引起國際關注,道德感召力量強大。如果驀然放棄舉辦六四活動,就等同放棄了一個重要的抗爭工具。而且悼念活動才一年一度,只是坐一坐、悼念一下,比遊行更不費體力,為何就輕易放棄了?

第二,承接香港歷史的記憶。沒錯,現在的年青人與六四事件距離非常遙遠。但六四作為香港歷史的一部分,是絕不能缺少。歷史上六四確實觸動幾代港人的情感,造就了很多次大型的社會運動。這些本土歷史絕不應該被遺忘。幾年前談到「六四如何本土化」,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如果真有本土主義,最起碼也要守住本土歷史與紀錄。一個民族、一個社群,連自己的歷史都選擇遺忘,這還可能構成真正有共同體力量的社群、民族嗎?香港人本身已經是出名善忘歷史。教育界已逐漸淪陷、被禁聲,如果在六四當天也沒有人悼念六四,薪火相傳,再過多幾代,屆時年青人口中說的就不是「我們對六四沒有太多情感」,而是「六四到底是什麼回事」了。大家還記得前陣子歷史教科書要刪去「一黨專政」這四個字,每年喊這四個字喊得最聲勢浩大的日子,難道不是六四嗎?

第三,同一政治命運的連結。說句老實話,年代相距甚遠、沒有感情,這些是無法強迫的。但我一直疑惑,為什麼我們想像力與同理心一下子變得那麼低了?我還記得自己在初中第一次參與六四晚會,是因為看完了網上的六四紀錄片而深深感動。我不是因為「大家同是中國人」身份而感動(我比較好奇的是當初有多少人真的因為「大家都是中國人」而被感動或紀念六四),而是因為這是暴政所為,這是屠殺啊,那些與當時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年青人,他們都是為了民主自由平等生活而奮鬥的,最後卻被坦克輾過,被槍射殺。難道他們和我們真的那麼不一樣嗎?難道「他們是中國人、我們是香港人」,所以我們就不是面對同一命運嗎?

有人問,那你為什麼不悼念其他世界各地為民主自由理想而戰的人?對於這樣的質疑,我私人的答案是「會的」,每年我確實會特地找一晚點燃白燭,去悼念逝者,去為人類的苦難與生死而悲傷,不過這只是基於我個人的生死觀與(嗯,矯情的)情感。但即使是要一個公共的回應,答案也很明顯啊,因為六四死去的烈士面對的政權和我們現在面對的都是同一個政權,他們面對的政治命運和我們都是一樣的。「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這個夢難道一定要解讀為「中國夢」,而不是「自由之夢」嗎?這場會「打」人民的暴「雨」還不是仍未結束嗎?明明面對同一政治命運,為什麼我們就忽然失去了想像力,放棄了自己的同理心?

我不是要說服大家參與或舉辦六四悼念活動;只是,我一直認為,一個真正強大、受人尊敬的民族最需要的是道德氣度;如果香港真能構成一個民族,為什麼非要斤斤計較哪麼多身份認同,就不能鶴立於雞群之上,展露自己的高度,誠心默念一句:我雖沒見過你們,連你們的名字也不知道,但所有無名的、飄零的、孤苦的、無人紀念的,我紀念你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