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晨光隨感(一):刺殺公民社會

2018/4/4 — 10:41

... 他(村上春樹)能夠在書中把歷史事實以故事形式記錄下來,不為日本社會及政治上那種「歷史修正主義」所迷惑,這一種精神已經足以讓他成為一個當代最重要的作家。

由個人品格的洗練與提升、到個人的社會責任、對弱勢的同情和支持,對真理及事實的堅持;不因個人的族裔、膚色、血統來埋沒良知,對歷史的承擔,村上春樹不斷展示的正是一種不斷的超越 ... 

是否取得諾貝爾文學奬有什麼關係?〉鍾劍華 2017年4月4日

去年這個時候,他的那本新書「刺殺騎士團長」還未有中譯本,今天台灣及大陸都已經有譯本在市場出售了。去年寫這貼文的時候,是有感於村上春樹作為一個日本籍作家,有勇氣指出自己國家不應該否定及忘記歷史。這不單是道德勇氣,也是一種知識分子的使命感及責任,也是一種人民關懷的精神。但願有一天,中國也有作家可以自由地寫作文化大革命及六四事件,或者也可以公開寫作及發表「修憲讓領導人無限期連任這樣開歷史倒車有多荒謬」,也可以公開寫作及發表「全票當選」這個現象。

對於歷史,中國人過於拘泥於以漢民族為軸心的那幾千年。不斷回望及緬懷昔日的民族榮光,讓不少人都忽略了更應該在意的近幾百年的世界文明史。因此,所謂「歷史」便容易淪為統治集團的意識形態工具,也成為了民族主義幼稚病的懵仔針。

廣告

到今天,仍然不敢肯定在華語作家群中有沒有人能夠去到村上春樹的高度。本着「文以載道」的心來寫作的人當然也有不少,但能夠表現出村上春樹那一種豐富人民關懷精神的卻真的未有留意到。

剛看到一則不太起眼的報道,一個很有意思的中國作家閻連科,獲得了捷克世界文學一等獎。他在獲獎後的感言中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廣告

「最大的黑暗,是人們對黑暗的適應;最可怕的黑暗,是人們在黑暗中對光明的冷漠和淡忘」。

閻連科最近有一篇作品「為人民服務」,被批評為扭曲及醜化了毛澤東「為人民服務」這句話的意思而被禁。面對今天的中國,他這句獲獎感言也真有現實意義。

有研究發現,越來越多在中國大地生活的年輕人,就算知道防火牆內及防火牆外有兩個世界,他們現在都已經懶得去翻牆了。翻牆太費勁了,而且政府還要說要加強控制。反正牆內也有不少選擇,就由他吧。我也觀察到,就連不少長期在國內搵食的香港人,都出現了這一種心態。

這就是「對黑暗的適應」,這就是「在黑暗中對光明的冷漠和淡忘」。

在中國大陸,可能中共已經大致上做到這一點了。現在,就要把這一套在香港實現出來。有人曾經說,香港的「澳門化」,已經是無可避免了。如果單看政府,倒也說得不錯。今天香港這個特區政府,已經再沒有本錢以為比澳門那個特區政府優越了。但香港的公民社會就會束手待斃嗎?

發表意見